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学业职场

如何在德国做个好房客?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沈凌回到中国后从曾经的租客变成了房东,其儿子如今在德国租房的经历更让其有感而发。

(德国之声中文网)儿子在德国差不多一年了。这几天预科结业考试结束,马上就要读大学了,正计划着从预科学校提供的宿舍里搬出来。结果却收到一个预科学校管理方的邮件,说:你们在搬出去之前要先交500欧元的押金,等搬空之后检查合格才会退还给大家。

这个邮件似乎在儿子的同学群里炸开了锅。不少同学纷纷表示诧异:怎么?都快搬走了才要我们交押金,我们不交赶快闪。我很奇怪问为什么?儿子告诉我,因为没有交押金,入住的时候也没有仔细检查室内设备好不好用,现在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用坏了的,还是当初就是坏的,这押金交上去,十有八九是拿不回来了!

我有点儿不以为然。我回国十年了,这十年在国内换了身份,不再当租客,却当起了包租公。作为房东,我最讨厌的就是不负责任的租客。最早我把房子租给三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满以为大学生素质高。结果呢?退租的时候我开门一看,以为自己进了垃圾场。地上一堆堆的全是丢弃的废物没有清理,油烟机煤气灶上油腻厚厚地积了一层。没想到租房子的小帅哥还向我抱怨:这个油烟机不会转了!是的啊,你从来不清理这么厚的油层,它怎么转的动呢?幸好我不像德国的预科大学那么迟钝,早就叫他们交了押金在我手里。于是我不慌不忙地说:这样子我是不能全部退还押金的,除非你们打扫干净,如果不打扫我扣300元清洁费。我故意把清洁费说得高高的,实际上他们自己哪怕不肯干,雇个钟点工干一天也要不了300元啊!我满以为在我的价格杠杆调节下,小伙子会乖乖滴开始大扫除。没想到负责和我结算的那家伙一听,想都没想就说:好吧,房东你扣300好了,反正三个人均摊这个成本,我只要出100。我听的差点儿眼镜片都掉下来!这家伙活生生地给我这个经济学海归老师上了一堂生动的博弈论课啊!!

三个和尚没水吃,是因为大家都想搭便车,不愿意自己单独付出努力而大家均分好处。三个合租的大学生也没有人愿意打扫卫生,因为自己努力了,获得的300元回报需要大家均分。那么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在合租长达一年的时间内,设计出一个内部的合作机制,谁不打扫就惩罚谁呢?我知道,大学生宿舍卫生一直是一个中国大学管理方非常重视的问题,我们学校每年都要花大力气检查寝室卫生,甚至于把检查结果和考评奖学金挂起钩来。但是为什么这样严格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一旦走出校门,还是不能处理好这么小(三个人)的社会协作呢?难道大学辅导员就像是摆脱不掉的奶嘴吗?

Studentenwohnheime in Bonn Wicheslhof (Studierendenwerk Bonn)

德国学生宿舍的公用厨房

最近有教授在大学毕业典礼上大讲自由是责任,结果帖子被删除了。自由是基于法治的,法治是基于契约精神的,契约是需要大家投入时间精力,也需要通过掌握基本的博弈论原理去构建的一个公共物品,并不是没有成本的天外来物。如果我有机会给毕业生做演讲,我宁愿老老实实教大家学会订立一个好合同,既用于和房东谈判,也用于和合租者共存,维护自己的利益。十年来,我自己一点点改善我的租赁合同,慢慢地,中介看到我这个房东,都不再出示他们的标准化合同了,因为他们觉得,我写的比他们老板给的,好多了!

昨天,有个家长飞到德国,实地探访了他们的学生宿舍。不出所料,这个妈妈在微信群里说:我算是理解学校为啥要收这个押金了,我为他们打扫了一整天,手都洗掉了一层皮!我儿子和他们的同学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想一想:如果交上去的押金被校方扣掉,是因为学校不近人情贪得无厌呢?还是因为自己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都不能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合作机制?或者是因为自己和自己的室友实际上在破坏着可能建立起来的公共卫生打扫机制,从而造成了大家的损失?如果我们这一次不赔偿人家的损失侥幸逃脱,是会让预科学校对未来的中国学生更加尊重而善待呢,还是慢慢向我这样的房东学习,带着有色眼镜审视每一位潜在的租客,并且把租赁条例订立地严格不近人情?甚至于最后索性不再提供宿舍??

本文作者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