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女权五女”案情新进展

被捕的5名中国女权人士的命运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她们组织的活动充满创意并不激进,美国和欧盟均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她们。现在,案件发生了新的变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

妇女节前夕被警方带走的多名中国女权人士

已被拘留超过一个月。根据《纽约时报》援引两名代理律师周四(4月9日)表示,北京警方已经向检方提出申请,要求对5名女权活动人士进行正式批捕,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律师王秋实表示,警方最初是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调查这些活动人士的。

据悉,启动的报捕程序允许警方再将她们拘留七天。检方将决定是否对她们提出正式指控。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王秋实表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与两个行动有关:她们五人上月曾组织的一次全国范围反对公交车上性骚扰的活动;另外一个行动是,她们组织过旨在反对家庭暴力的女性穿"带血的婚纱"活动。

另一名代理律师梁小军表示,指控罪名还跟更早的“占领男厕所”活动有关,这个活动呼吁为女性修建更多厕所。

两名律师均认为,新的指控和最先警方提出的“寻畔滋事”在严重程度上相似,最多都可被判5年徒刑。王秋实补充表示,具体被控哪个罪名通常都取决于警察收集到何种针对嫌犯的证据。

Russland Pussy Riot verurteilt

“Pussy Riot”在莫斯科一座教堂以一首"朋克祷告曲"抗议总统普京。对这些年轻女子的审判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指责。

李婷婷、韦婷婷、王曼、郑楚然和武嵘嵘两年前就因为组织公共抗议活动受到当局的注意。多家中国国家媒体对"带血的婚纱" 、“占领男厕所”等活动均发表过报道。她们原本计划在今年的3月8日在三个城市发传单,反对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不过在妇女节前夕,她们被警方带走。涉嫌的罪名是"寻衅滋事"。代理律师之一燕薪接受德广联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她们是无罪的,从律师的角度的认知来看,这个行为显然是不构成任何寻衅滋事的,而且实际上,这个行为并没有发生。”

这些年轻的女性遭到逮捕也引起了国际关注和谴责。一些人已经把她们比作中国的“Pussy Riot”。“Pussy Riot”是由三名年轻女子组成的俄罗斯朋克乐队,因在俄罗斯一座大教堂内进行反对普京的演出活动而受到审判。

美国和欧盟都发出呼吁,希望这些女权活动人士可以得到释放。希拉里·克林顿也表达了对她们的支持,这引起了中国当局的不快。

希拉里·克林顿发推特表示,中国必须结束对女权人士的拘留,"这不可原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是中国的内政。中国是法制国家,有关部门会依法处理有关案件,我们希望其他国家的人士能够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和独立。”

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 也发出尽快释放女权五女的呼吁,本周五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每个人都有表达反对性骚扰的权利,有权反对那些在全球各地每天都在发生的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和女孩所遭受的不公。…… 我们十分支持这些活跃分子在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上所作出的努力,我相信中国当局应该支持她们,而不是让她们噤声。”

“女权五女”是新一代的年轻妇女运动人士,她们表达诉求的方式十分新颖而充满创意,并不激进极端。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中国研究院威廉·倪(William Nee)接受采访时认为,有鉴于此,她们遭到逮捕尤其令人震惊。他还表示:“她们的活动方式对当局来说具有建设性,并且寻求与政府的共同点。她们的活动与政府保障妇女权利的政策是相符合的。”

习近平上台后,独立民间团体的处境尤为困难。非政府组织受到压力,其中一些机构已经关闭。人权组织把“女权五女”的遭遇看作是中国当局反对独立民间团体浪潮中的行动之一。北京的劳工权益律师王江松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维稳的思路来讲,他不在乎你的诉求本身是什么,而在于你在于是否有组织,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公开的活动,公民之间是否形成一种联系,这是最敏感的。”

中国境内对这5名女权人士表达支持的人士因此要特别小心。网上的一份公开呼吁释放她们的请愿书已经被删除,现在这份请愿书只能以私人邮件的形式继续传播。一些支持者发起了“面具快闪”行动,戴着“五姐妹”的面具,每天拍照上传网络。面具既代表声援,也是对自我身份的保护。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