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女权主义者苏珊娜·贝尔就任德国宪法法官

在德国宪法法院任法官被视为最高的职业荣誉。他们中大多是知名人士以及大学教授。 从2011年1月起,46岁的法学家,女权主义者苏珊娜·贝尔(Susanne Baer)成为了德国宪法法院16名法官中的一员。

default

苏珊娜·贝尔

苏珊娜·贝尔是德国最著名的关注男女平等及反歧视问题的法学家。随着她的就任,德国最高法院中首次有了一名公开的女权主义法官。德国法学家联合会主席尤塔·瓦格纳(Jutta Wagner)对这项任命表示欢迎:"首先,我认为她专业水平很高。第二,苏珊娜·贝尔是我认识的人中少数懂得辩论并能够说服他人的人。在宪法法院中,不可能一个人说了算, 必需要争取大多数。因此必须非常聪明,有学识,善于辩论、善于将人拉到自己一边。如果让我说觉得谁很有才能的话,那就是苏珊娜·贝尔。"

应重视人的本身而不是性取向

德国宪法法院60年的历史上只出现过一位女主席,女法官的人数从来没有超过三分之一,而且仍在不断减少。苏珊娜·贝尔教授就任后,宪法法院委员会16人中也才两名女性。在第一判决委员会中,她是唯一的女性。第一判决委员会的任务之一是负责有关触犯基本法的宪法申诉,其中包括反对性别歧视。苏珊娜·贝尔认为,在这一领域,宪法法院的作用还应该加强。 她说:"宪法法院本来有可能提供有意义的、合理的基本权利保护。但目前却没有做到这一点。我想说,宪法法院现在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但还应该做得更多。"

苏珊娜·贝尔对奉行西方观念的国家进行比较后得出的结论是,加拿大在宪法保护方面起到了榜样作用:"在加拿大,宪法中没有关于性取向的条款,但是,同性恋、双性恋和异性恋者的权利都得到保障。目前,加拿大社会在很多方面都达到了一种境界,人们不再重视某个人的性取向,而是重视这个人的本身。"

性别定额的捍卫者

这正是这位反歧视法官的信念。自然,她也是性别定额的捍卫者。在不久前举行的德国法学家日上,苏珊娜·贝尔说,妇女虽然不一定作出更聪明的决定,但是, 混合委员会肯定有好处。因为这样一来,会从不同角度去做决定。

"很有意思的是去看看那些反对性别定额的偏见是怎么来的,看看为什么有人说,不要偏向妇女,这是不公平的,这个可怜的女性只是定额制的产物。这些说法其实都是神话而已。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到处都有不同的提拔女性措施, 在那些通常不会出现变化的领域也确实出现了变化。可以说,这就仿佛是通向目标的最后的途径。"

苏珊娜·贝尔本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没有帮助她取得教授资格的提拔女性措施,苏珊娜·贝尔今天不会成为一名成功的法学家。 因为她的专业领域-保护妇女在就业岗位上不受性骚扰或者保护人们不受侵犯尊严的色情制品侵害在德国属于司法界的边缘范围。更不要说,她本人还是第一位毫不隐瞒性取向的宪法法院法官。在社交场合,她常在其女性伴侣的陪伴下出现。

作者:Henriette Wrege 译者:乐然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