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奥运马术赛在香港举行

由于中国没有向国际兽疫局定期报告中国马匹传染病情况,所以2008年奥运马术比赛的各国马匹如在北京参赛,比赛后须在中国经过数月隔离才能返回原地。对于马术运动员和马匹来说,这是难以承受的额外负担,所以国际奥委会把马术比赛改在具备条件的香港举行。德国历来是马术比赛金牌霸主,所以南德意志报尤为关注这一赛事在香港的准备情况:

default

马术是德国传统的强项

“200名骑手和225匹马将前往香港,人和马都将得到最佳照顾。年收入130亿欧元、香港最大的纳税单位香港赛马会负责场馆等外部设施,如马术体育场、13个训练场、一个马术体育馆和若干马厩。为奥运这项比赛,香港赛马会要花费一亿美元。紧靠赛马场就有一座现代化的马匹医院和在世界上享有极高声誉的兴奋剂测试中心。香港赛马会的专家们不怕与其它任何地方比高低,必要时他们还可以从欧洲获取技术。

比赛取得好成绩的最大敌人是八月份的湿热天气,这正是八月份香港通常不赛马的原因,也是马术参赛人员对在香港举办奥运马术赛提出批评的重点。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时也有过类似的担忧,不过最后马匹对气候的承受能力超过了人们的想象。为防止台风登陆打乱计划,这次比赛的组织者留下了三天后备时间。奥运马术委员会主席说,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不过,谁也不能保证不发生。”


中国筹备奥运和杜绝兴奋剂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做北京奥运的其它准备工作,其中也加强了反兴奋剂的工作。每日镜报列举了中国体育监管部门打击使用兴奋剂行为的事例后写道: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相信中国检测体系取得了进步。该机构负责人庞德说:‘中国做了很好的工作。等到参加2008奥运的国家队组成并集中后,就更容易进行控制了。’

但问题是无法纵观全局。中央政府无法控制省里的事情,兴奋剂的问题也是这样。不久前,反兴奋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赵健也承认,他面临难以完成的任务。现在使用违禁药物不只是尖子运动员,鞍山丑闻就是证明。那里服用兴奋剂的小青年并非精英,他们只是省级田径运动会的后备力量。

另一个问题是中国继续大量生产兴奋剂。科隆预防兴奋剂研究中心的加伊尔注意到世界市场上充满了来自中国的廉价兴奋药物,仅新疆就有数千名工人在一座高度现代化的工厂中生产各种兴奋剂的原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