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奥运期间色情业屡禁不衰

为了在奥运会期间避免丢脸,北京政府在奥运会之前就采取了各种改善形象的措施。例如清查了一些涉嫌性交易的场所。尽管如此,奥运会前期间北京的暗娼仍然难以杜绝。尤其是在外国人集中的北京三里屯地区,游客和运动员经常受到妓女的纠缠。

default

灯红酒绿夜生活

两名前来观看奥运的外国游客在北京三里屯的街头漫步时,突然从路旁冒出来一位年轻女性。她一上来直接就问“sex” “要多少钱?” 其中一位老外随便问了一句。“500元” 女孩子回答时露出妩媚动人的微笑。“你们俩人总共这些钱”女孩子又补充说。500元人民币,约合50欧元。妩媚的中国女孩看上去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似乎已经很有经验。她抓住外国人的手,很自然大方地说,“走吧,去旅馆或者到我那里都可以。”

虽然在奥运会召开前,北京的夜生活已经受到清洗,关闭了相关的酒吧,但是奥运会期间,卖淫这一世界上最古老的交易仍然在继续,只不过不象以往那样引人注意而已。通常,到三里屯酒吧街去的所有外国人,刚一下出租汽车就会遇到妓女或者皮条客的纠缠。她们用英文直接拉客“Lady Bar”, “Massage” 或者“Sex”。

“夜晚你一个人在大街上,不害怕吗?有没有人保护你?” 外国人问。“我就自己一个人。”“300元” 话说完毕她主动降低了价格。“现在奥运会期间,警察不是管得更严吗?” 外国人还想知道更多一些。“他们只管中国人,不管外国人”她回答,始终没有放开老外的手。而在20米外,就是一家外交官公寓的大门,门口站立着2名士兵。他们目视前方,只负责守卫外交公寓大门,不管妓女。

在附近的工人体育场进行的足球赛,阿根廷以3:0战胜巴西。比赛结束散场之后,成群的球迷行走在酒吧街上。酒吧里传出乐队演奏的音乐,在门前则可以听到啤酒瓶的碰撞和球迷们的叫喊声。一位胖胖的外国人站在酒吧的门口,把许多富人和漂亮的女性挡在酒吧的外面。“200元一位”一名女服务员和善地让等候入内的男人们购买门票。每张门票约合20欧元。到了周末,酒吧的门票会涨到500元人民币一张。

美女和奥运会获奖者进酒吧免费。许多客人脖子上挂着黄色的奥运会入场证,有几人甚至挂着奖牌。酒吧里演奏着音乐,女服务员为客人们递送着饮料,青岛啤酒50元,(5欧元)这个价钱只能供富裕阶层的人享受,对妓女们来说价格太贵。但是对于那些中国大款们携带的情人或者女友来说,昂贵的价格则体现了她们所重视的市场价值。

在中国,卖淫本是严格禁止的。一旦被抓,无论是妓女还是嫖娼者甚至有被判劳改的危险。如果警察搜查色情场所或者按摩屋时也抓到外国人,有时也会对外国人进行几天拘留。对于外国嫖客来说,危险的并不是警察,而是艾滋病。由于中国长时间否认中国有艾滋病,直至今天许多人对这一免疫系统疾病还很无知。由于频繁更换性伙伴,艾滋病在中国迅速蔓延。

“请问去苏兹翁(音译)怎么走?” 一位奥运会游客在问路。这家较昂贵的酒吧同时也提供色情服务。一位知情者笑着说:“你在那里同3位女性搭话,其中肯定有一个是妓女。”或许那里漂亮的卖淫女白天从事着完全正常的职业。晚上则到酒吧卖身赚钱,以支付购买名牌衣服的昂贵费用。或者纯粹是想碰运气钓大鱼,找到富有的中国男人或者外国人。然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如今中国已经有70万人感染艾滋病。如果2年内中国能够将艾滋病人数控制到不超过一倍就已经算是成功。然而,根据联合国的估计,今后2年中国艾滋病人数可能会增加到几百万人。

为了防止艾滋病蔓延,中国免费为居住在亚运村的1万多名田径运动员和各旅馆的奥运会游客提供几十万个避孕套,但是仍供不应求。如果不采取预防措施,在北京感染艾滋病的机率可达50%。一家外国诊所的医生说,经常有一些外国留学生或者商人因没有采取预防措施在中国染上了艾滋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