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奥运五环亦是爱之环

奥运不仅是体育盛会。对有些人来说,奥运也是爱情盛会。

default

有多少“对儿”走在其中?

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上,当时的德国奥委会主席Willi Daume把奥运服务员西尔维娅(Silvia Sommerlath)悄悄叫到一边说:“瑞典王储想认识您一下。”随后的约会,最后演变成那届奥运会最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四年后的1976年,家住海德堡的德国平民西尔维娅和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十六世喜结童话般的良缘。

另一个童话般的奥运浪漫故事发生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当时,热衷帆船运动的丹麦王储腓特烈在悉尼港口酒吧Slip Inn结识了澳大利亚灰姑娘玛丽.唐纳森。也是四年后,他们在哥本哈根大教堂举行了神圣的婚礼。

德国运动员中,奥运五环下的爱情故事也比比皆是。2000年悉尼奥运期间,德国手球运动员Stefan Kretzschmar和游泳明星Franziska van Almsick坠入爱河,一时成为佳话。不过,这段恋情并未天长日久,2004年雅典奥运时,这对丽人宣告分道扬镳。今年,德国队最知名的一对儿恋人是Antje Buschschulte和Helge Meeuw,双双都为游泳健将,但两人都强调,他们双双到北京不是为了度假,而是为了竞技。

毕竟,奥运村不是爱情鸟巢。一般来说,体育项目不同、性别不同,运动员的住处也不同。“可以说,我们是在一块儿参加奥运,但不时还是会有互不搭界的感觉。”德国曲棍球女选手Martina Heinlein如是说。她的那一半儿Sebastian Biederlack也在北京为德国队效力。游泳选手Buschschulte对《南德意志报》表示:“能和男友一起体验奥运氛围,还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但因为是和队友在一起,所以和两人世界的感受绝对不一样。”她的男友Meeuw身高1.78米,比她矮8公分,因而往往得仰视她。Meeuw对这个问题看得没那么浪漫,他指出:“我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我们要尽力游得快,这是我们的任务。”

德国其他成双结队赴北京的运动员还有:飞碟射击手Christine Brinker和Tino Wenzel;跳远选手Sebastian Bayer和百米跨栏选手Carolin Nytra;跳高女将Ariane Friedrich和游泳健将Lukasc Wojit,只不过Lukasc Wojit是波兰国家队队员。

但在奥运前的选拔赛中,也有几对儿佳人被无情“拆散”,未能实现双双飞北京的梦想。手球运动员Dominik Klein和Isabell Nagel、划船运动员Nicole Zimmermann和Philipp Stueer、排球运动员Stefan Hübner和Angelina Gruen都是在最后一刻,梦想破灭:前者幸运参赛、后者倒霉留守。

运动员的人生也和常人的一样,有时也会起伏不定、翻云覆雨。乒乓球选手Elke Schall和丈夫Torben Wosik曾同甘共苦,多次获得德国男女混合双打冠军。但后来Elke Schall情移Torben Wosik的队友Christian Sueß,并和后者合作夺得2006年世乒锦标赛铜牌,Torben Wosik不再是德国国家队队员,使他倍感受骗。今年,Elke Schall正式提出离婚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