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奥斯陆颁奖日纪实

诺贝尔和平奖证书放在空椅子上。这个朴实无华的景象反映了奥斯陆这一天的全部信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在颁奖典礼上说,没有任何一名评委成员见到过刘晓波,"但我们的感觉是,我们对他很熟悉,我们很久以来就在研究着他。"

default

颁奖大厅里

" 假如这个强权失控 "

刘晓波通过他的夫人转达:他愿意把这个奖献给"1989年天安门六四运动的亡灵。"诺贝尔奖委员会乐于满足这一愿望。该委员会没有被北京强权者从宣布得奖人以来对各国政府施加的前所未有的压力吓倒,委员会把颁奖仪式化入一篇讲话之中,其政治上的清晰性达到了极限。

亚格兰说:"刘只不过实施了他的公民权益。他没有做任何错事。他必须获得释放。"他说,委员会把得奖人定为刘,因为刘是一个实施"我们所有人的"权利的人,因为一个崛起的国家,一个注定要变得非常强大的国家,需要由它的公民在内部实施控制;假如这个强权失控,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这是人类历史上足够地证明了的。

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10万欧元)的奖金将暂时保留在奥斯陆,直到刘能够亲手领取。作家刘晓波于2009年被以颠覆国家罪被判处了11年监禁。

对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大厅,北京政府从美学上是无从挑剔的。这个大理石大厅为大幅的壁画所包围。彩色的图画显示着工作中的农民、手工业者和官员。持人道主义思想的挪威画家索伦森斯(Henrik Sorensens)在30年代晚期完全是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风格画下这些人物的,就象中国当权者至今仍然奉行的艺术风格那样。

鲁迅和老舍也曾要求人权

空椅子让人们想起,中国政府完全不去寻找共同点与连接点。相反,北京的当权者激烈地拒绝了由奥斯陆发出的人权普世价值的信息。

国际笔会主席索尔(John Ralston Saul)在大赦国际周五举行的一个活动上说,颁奖前中国政府不断指责说,授奖给刘晓波是对中国的攻击,这表明,这些政治当权者对他们自己的精神历史传统了解得是多么的少。

他指出,中国文学里有足够的源泉可提供刘晓波以灵感。比如伟大的中国作家鲁迅,或者社会批判家老舍。二者在他们的著作里都以要求正义,要求尊重个人的社会责任为主题。索尔说,因此,把对人权的要求描述成仅仅是西方的愿望,是错误的。

他和其他一些人见过刘晓波和他的夫人刘霞。他们报导道,文学教授刘晓波多年来已经为他面临的艰难生活作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对夫妇一直非常清楚,他们的要求是得罪政府的。比如,刘晓波多年前在一些诗里就已经写道,他将必须忍受黑暗的所在,这将会持续很长时间,直到在长时间的寂寞之后有人为他打开门。

" 你的爱是不会消失的 "

也许,刘晓波写这些诗时还没有预感到,中国政府会在2009年12月由于他的民主宣言的300句话把他关入牢狱11年。刘晓波的朋友和熟人说,他和他的夫人要为他们启蒙性的信仰付出昂贵的代价,这是他们始终明白的。他寂寞的生活伴侣刘霞从10月8日奥斯陆宣布刘晓波得奖以来就在她的北京住宅里处在软禁状态。

中国独立笔会德国主席廖天琪叙述道,刘霞是在20年前,当刘晓波首次被关进监狱之时与刘结婚的。现在她又要再次等待他出狱了。也许要等10年。她只能每隔几个月在中国东北的锦州监狱里探访他一次。探监时只允许谈家庭琐事。

刘晓波夫妇缺席,不仅仅在今天。由格里克的音乐在奥斯陆市政厅典礼开始时制造的忧郁的气氛,让人们感觉到,一旦刘晓波获得自由,他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刘晓波在给他夫人的信里写道:"我希望我是中国压制的最后一人。我最亲爱的,我知道,你的爱是不会消失的,在所有的岁月流逝过程中,你是我的力量所在。"

作者: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 编译:平心

责编: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