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奥巴马面临灾难性失败?

美国政府似乎已放弃库尔德人在叙利亚的飞地科巴尼。奥巴马的空袭战略失败了?前总统卡特也指责奥巴马过于迟疑不决。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日前(10月8日)报道称,奥巴马总统幕僚中一名高官确信,位于叙利亚北部的边境城市—库尔德人重镇科巴尼早晚会落入恐怖主义民兵武装“伊斯兰国”手中。美军最高级别军官—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Martin Dempsey)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次采访中坦承,他担心科巴尼会

陷落

。美国国务卿克里昨天更声称,保卫科巴尼不是美国的战略目标,不论科巴尼局面如何令人揪心,“我们的真正目标是伊斯兰国的指挥中心及

基础设施

”。

Syrien US Kampfjet Jet US Air Force F-15E IS Luftangriff

美国战机出动,轰炸“伊斯兰国”在叙利亚阵地(2014.9.28)

尽管数天来美国部队依然与盟军一起扩大了对科巴尼周围地区的空袭行动,但未能阻止“伊斯兰国”的推进。《华生顿邮报》以前所未有的尖锐语气指出,美国“正濒临一场战争中的灾难性失败”,而“奥巴马以过度小心、控制以及莫名其妙的自我限制”发动了这场战争。

错误战略?

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军事问题专家奥汉隆(Mike O´Hanlan)不认为,科巴尼争夺战迄今的战况和美国空袭无显著效果是美方战略错误的证据。他指出,尽管又一座城市陷落是又一悲剧,但不能作为战略错误的证据。

持保守立场的另一著名智库—华盛顿企业基金会中东问题专家菲利普斯在接受德国之声的一次采访中则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奥巴马总统的战略正走向失败。虽然他强调,还可以再等着看看,尤其是在进一步强化后,空袭是否会有明显效果。不过,这位专家相信,现在就已非常清楚,仅凭空袭无法取得所希望的结果:痛击并摧毁“伊斯兰国”。

他强调,与伊拉克的情况不同,美国在叙利亚缺乏类似条件,因为地面上迄今不存在真正的盟军,叙境内的行动在战略上难度更大。他指出,即使伊拉克绝对居于白宫目前战略的最优先地位,美军方的这一分析依然有效:切断“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后方基地对在伊拉克获胜具有决定性意义,“这两大战略性战场密切相关”。

路阻且长

布鲁金斯研究所专家奥汉隆认为,白宫目前尚无成熟的叙利亚战略。他指出,美方最具体的一项计划不过是在12个月内训练一支5000人规模的叙利亚反对派战斗部队,而面对过于强大的“伊斯兰国”以及依然强大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军队,这“充其量只能是一个开始”。因此,他认为,相关战略有着明显的临时色彩,“在叙利亚,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USA Präsident Barack Obama 23.9.2014 Ansprache Luftangriffe Syrien IS

奥巴马总统在白宫南草坪宣布将对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武装实施空袭(2014.9.23)

虽一再否认,奥巴马总统仍非常担心美国可能又会卷入一场新战争。《纽约时报》近日在一篇涉及许多美国人相关忧虑的社论中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叙利亚会否成为奥巴马的越南?”社论鼓励奥巴马总统,尽管面对各种令人痛苦的失利和军方的不同建议,继续持小心谨慎立场。

前总统卡特提出批评

不过,奥巴马迄今的谨慎立场在麦凯恩参议员等共和党人士以及菲利普斯这样的中东问题专家那里遭致批评。他们认为,这一过于谨慎的态度束缚了总统作为三军统帅的行动能力。菲利普斯指出,白宫仍拒绝评估派遣美国地面部队作战的可能性,理由是,叙利亚持温和立场的反对派武装终归能够填补空白。他就此批评说,科巴尼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单靠轰炸无法阻止“伊斯兰国”势力的坐大。

前总统杰米·卡特也加入了对奥巴马的批评大合唱。卡特指责说,正是因为奥巴马的犹豫不决才使“伊斯兰国”的推进成为可能。美国媒体不无讥讽地指出,鉴于曾以“犹豫不决”闻名的这位前总统也要求有更多作为,奥巴马现在已不能不重新考虑其战争战略。

责任在他人

奥巴马的幕僚们迄今把空袭效果不彰这一责任推诿给其他国家。布鲁金斯研究所专家奥汉隆也批评说,“美国基本上不得不独自承担战斗重担,多数北约国家和阿拉伯国家显然不准备做更多的事情”。他也提到了德国。柏林政府新近刚表示,未来愿意承担更多外交责任。

Syrien Kobane IS Terror Grenze Türkei 08.10.2014

土、叙边界的土耳其坦克(2014.10.8)

不仅是德国,

土耳其

及其总统埃尔多安目前也处于批评的焦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白宫认为,“伊斯兰国”之所以能在叙利亚如此“卓有成效地”行动,责任在于“土耳其的无所作为”,埃尔多安总统既未有效阻止外国战斗人员经由土—叙边界进入叙利亚,也不阻止“伊斯兰国”在土耳其境内的石油生意。菲利普斯这样解释土耳其政府的立场:“很不幸,埃尔多安总统认为,与在土耳其遭禁的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是比‘伊斯兰国’更大的威胁”。

奥巴马注定失败

菲利普斯猜测,就如何有效解决科巴尼问题,华盛顿和安卡拉之间正在幕后谈判,而埃尔多安总统则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他相信,土耳其方面在谈判中不仅要求在叙境内设置禁飞区,而且要求也对阿萨德军队实施空袭,而白宫不愿意走得这么远,美国虽愿意与土耳其军事合作,但不愿将军事行动的对象扩展至阿萨德军队。菲利普斯指出,埃尔多安成了奥巴马的批评者,“埃尔多安似乎是要说,奥巴马的战略注定失败”。不过,菲利普斯称,据他得到的信息,白宫对此的回答很不客气:“科巴尼与华盛顿的距离远大于安卡拉,若土耳其不在乎,那么美国也无所谓”。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