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失而复得的一段德国电影历史

1927年弗里茨-朗格的电影“大都会”在柏林首映时,有一点是人们确信无疑的,这是当时制作成本最高的一部德国电影。人们也把它视为向好莱坞发起的一次重大挑战。但是,批评家和公众对这部电影却并没有流露出特别的好感。此后,“大都会”在美国上映的版本大幅缩短。在八十年的时间内,这部大手笔制作的四分之一内容几乎湮灭。但是,在阿根廷的一家小博物馆里,竟然发现了一部完整版的“大都会”。在这家博物馆的馆长向女记者瑙恩多夫展示这个秘密之前,人们都不敢相信。

default

弗里茨-朗格的大作

这是南半球的冬季,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电影博物馆却没有钱来支付取暖费用。六万多件电影拷贝,老旧的放映机和道具服装被对方在一个当年的纺织厂里,这就是现在的"电影博物馆"。直到上个星期,布宜诺斯艾利斯人对这里还几乎一无所知。而今天,由于电影"大都会",这里成了尽人皆知的地方。这部德国电影巨作被妥善保管在这家博物馆的收藏室里。但如果没有电影收藏家费尔南多-佩纳的话,它也许早就不知流落何方。早在二十年前,就有迹象显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这部电影拷贝意义非凡。一名电影研究者曾经抱怨拷贝的质量太差,"他对我说,自己记得很清楚,这部电影有两个多小时。由于拷贝已经非常破旧,他不得不在两个小时里都用手指按住胶片,免得它们丛盒子里蹦出来。"

两个多小时?佩纳不禁暗自纳闷,也许被剪掉的那些片断会在这个拷贝里?但是,他没有接触电影资料库的许可。直到佩纳的前女友在几个月前接任这家博物馆馆长职位后,他才有机会一睹庐山真面目。当佩纳在灯光下展开胶片时,他已经确信无疑,在世间消失了八十年之久的镜头重现了。"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总是想,可能这部拷贝里有一些错误的镜头,但是推测和了解毕竟是两码事。"

新上任的博物馆女馆长知道该做些什么。她必须让那些真正的行家来甄别这些材料。带着一个秘密的任务,女馆长前往柏林,谁也不能否认,她的小小博物馆内出了一个大宝贝。当她抵达柏林时,三名著名电影专家已经在德国电影资料馆内守候。

费利克斯-迪迪埃嘴唇紧闭,非常紧张。如果这些专家说,胶片的质量太差,那该怎么办?紧张情绪一直持续到五分钟后,银幕上出现了第一个老版本没有的镜头:一个化装师在给一名女士涂口红。1927年的美国电影审片官认为这个镜头让人不太舒服,于是就把它剪掉了。现在,它终于重见天日。

德国电影资料馆馆长罗特先生坐在第一排。他膝盖上的一部手提电脑上展示着一项关于电影"大都会"中被删减镜头的研究报告。这些专家眼前的镜头,是在德国消失了八十年的影像记忆。

在此之后,德国电影资料馆馆长第一个对这些失而复得的资料发表了感想,"人们得到消息后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晚上都睡不好觉,因为会对自己说,明天我们将一起看到那些本以为永远也看不到的东西。我们费劲心思,到处搜寻,从来就没指望会有这么一天。但现在我们还是能看到这些镜头。人们能感觉到,不管这些胶片的质量如何,都能让人深受感动。"

电影专家们对于那些描写劳工城市被水淹没,上百名儿童几乎被淹死的镜头感受犹深,"看到深埋于我们记忆中的那些熟悉片断,是一件让人激动不已的事情。人们可以看到,抢救儿童的场景充满动感,紧张情绪也随之延伸发展,我们根本做不到这点。正因如此,人们才会说:这是一部弗里茨-郎格的作品。弗里茨-郎格总是在他的电影里加入一些惊悚的元素。而以前的"大都会"删减版中根本没体现出这一点。"

尽管由于胶片损伤,这些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宝贵镜头上经常出现毛刺,但是女博物馆长也不必为此过于难过。正是这些小瑕疵,即将让她的小小博物馆举世扬名。因为,人们计划制作一部完整版本的"大都会",将那些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发现的删节镜头添加进去,而那些镜头里的瑕疵也将随之一起流传后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