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失独者:我们遵纪守法 请你兑现诺言

5日至6日,上千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在北京卫计委门口静坐请愿,要求政府兑现“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的承诺。中国失独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浪微博多名用户发表配图博文称,5月5日,各地上千失独者到北京国家卫生计生委集会,要求政府兑现"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的承诺,要求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不少相关微博已遭遇删除。记者致电国家卫生计生委,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在电话里回应此事。

"失独者"是指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记者联系到了解活动详情的刘女士。她证实,自己认识的不少失独者都参与了5月5日的请愿活动,而她本人因为是在职老师,所以无法征得单位同意请假前往。

她透露:"全国各地的失独者携带给国家各个部门包括国务院和人大以及习、李两位领导人的呼吁信前往北京卫计委门口请愿,希望卫计委可以向上级传达我们的诉求。"她继续介绍,根据参与者反馈,5日有上千人到场静坐,合唱《失独者之歌》,有个别情绪失控的人和警察发生肢体冲突,其中两人被警方带走,经过集会代表和警方交涉,两人已获得释放。6日,静坐活动继续,直到下午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邀请5名失独者代表座谈,至于具体座谈内容,刘女士表示暂时还不清楚。

今年52岁的刘女士分别于2004年和2009年失去了丈夫和26岁的儿子,她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我们真的是非常爱国,也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都乖乖响应了国家当年要求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现在面临着生存的困境和无人赡养的问题,我们不怕死,因为那是瞬间的事,我们更害怕没有尊严的活着。"她还说,"政府总是担心我们这群人被境外势力所利用,其实这种担心毫无必要,我们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政府兑现诺言,这已经是我们这个群体第五次上京了。"

尚无法律保障

China Symbolbild Ein Kind Politik Peking 2013

只生一个的风险由谁承担?

"'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只是当时政府宣传的口号,"关注计划生育、了解失独者人群的律师吴有水向德国之声介绍,这一点在法律上的依据比较薄弱,《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仅规定:"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给予必要的帮助",但是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何种程度的帮助,也就是说,失独者权益没有受到法律层面的保障。

刘女士也证实,2012年,就有她在内的三千多名失独者向国家人口计生委递交了《关于要求给予失独父母国家补偿的申请》,之后向法院起诉,法院给予的回应也是"没有法律依据"。

对于失独者去卫计委门前请愿的行为,吴有水认为作用不大,在他看来,卫计委只会管超生现象,不会解决失独者的养老问题。"这个问题只能通过立法的方式解决,所以通过人大代表帮助他们提出草案会更有作用一点,但是这条途径的难度也很大,因为中国的人大代表多是荣誉头衔,站出来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少之又少。"

吴有水表示,他去年联名多名学者和律师向人大和国务院寄过呼吁书,其他群体也有类似动作,但是均无任何回应。他无奈地坦言,面对向他咨询的失独者,他其实也无能为力,只能希望媒体的报道可以引起更多的关注。

弱势群体不受重视

据中国媒体《法制日报》4月底报道,截至2012年,全国范围内的"失独家庭"至少有100万个,目前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1.9亿,该年龄段人口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即全国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吴有水指出,中国的失独家庭数量很难统计,尤其在农村,另外,许多失独者都认为自己晦气而不愿说出亲身遭遇,目前估计有四五百万的失独人口,相对于13亿人口,这当然是微乎其微,所以不受政府的重视。

吴有水分析失独不受足够重视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些人大多都已上年纪,而且是个比较封闭的群体,政府可能认为他们对社会的稳定不会带来太大影响。

实际问题亟待解决

Alte Menschen in China

在中国,大部分人养老基本还是依靠儿女

逢年过节,中国媒体上也会报道一些地方居委会、计生协会走访慰问失独家庭。 中国青年报近日报道,湖南省怀化市失独家庭自发建立协会,当地政府计生部门对这种民间协会,持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中立态度。

刘女士承认,随着媒体和舆论的关注,失独问题确实在部分省市受到一定的关注,但是很多实际问题依然亟待解决,她列举失独者遇到的困难说:"养老院拒绝接受失独老人,因为无人为他们担保,动手术也没有直系亲属签字,我们希望政府落实一些具体措施,如发放证件为我们看拨病提供绿色通道等等。我们中还有不少人为给孩子治病变卖了房子,居无定所,希望政府可以降低救助这些人的门槛。"

中国当局去年宣布,2014年起,将独生子女死亡家庭特别扶助金标准分别提高到城镇每人每月340 元,农村每人每月170元。然而这些扶助金对于失独家庭而言是杯水车薪。刘女士继续说,实际上,各地失独者的辅助金从最低340百到上千不等,失独人群对此意见很大,因为当初计划生育时全国统一政策,所以希望现在政府也能发放统一的辅助金。

辅助金是一方面,吴有水律师同时建议政府通过自己出钱、民间集资,为失独老人专门办养老院,这些人因为觉得"断后"会比较自卑和封闭。"政府如果自己不愿意干,至少应该许可民间来做,但实际上政府又不允许民间组织失独家庭,因为他们可能会形成一种力量,被认为可能会威胁到地方政府。"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