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失望加绝望:年轻难民的皮肉生意

越来越多的在德难民被迫走上卖淫的道路,其中以年轻的男性难民为主。救援组织称,他们之所以选择卖淫,是出于对遣返的担忧或者心理压力过重。

(德国之声中文网)阿赫迈德(化名)16岁时从叙利亚逃难到柏林。在此之前,他和他的家人是生活在大马士革的巴勒斯坦难民。阿赫迈德2015年到德国之后,还曾期望能把父母以及八岁的妹妹也接到德国团聚。但事与愿违,家人至今仍滞留在大马士革。

阿赫迈德现在已经18岁了,按照规定,他不能再领取青少年救济,也不能继续生活在青年之家。他不得不同其他一些难民搬到体育馆改建的临时难民营去住。在这里,他常常受到其他年轻人的虐待:殴打,威胁和刁难都是家常便饭。这里并没有社会义工和保安。

除了虐待之外,遣返也是他挥之不去的内心恐惧,因为联邦难民和移民署只同意给他为期一年的援助性庇护。而一名社会工作者告诉他,他必须在德国生活至少三年之后,才可以申请家人来德国团聚。

得知这些情况后,阿赫迈德收拾行装逃离了难民营。他现在没有固定住址,当然也就无法收取信件和社会救济了。逃离难民营之后,阿赫迈德的生活开始了恶性循环,他也越陷越深,先是吸毒,接下来就操起了皮肉生意。一个老男人答应给他提供半年的免费住宿,条件当然是要阿赫迈德出卖肉体。

Deutschland Flüchtlinge verlassen letzte Turnhalle in Berlin (picture-alliance/dpa/J. Carstensen)

体育馆改建的临时难民营

柏林救援组织"莫阿比特在帮助"的戴安娜·海宁斯(Diana Henniges)认为,阿赫迈德的遭遇绝不是个例,这样的难民还大有人在。海宁斯明确表示,在德难民当中被迫卖淫的人数在逐步增多,其中大多数来自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叙利亚。她说,从事卖淫活动的难民年龄大多介于16岁到25岁,也有个别35岁左右的。而柏林动物园已经成了难民卖淫活动的一个据点。其中一些难民已经接到了遣返令,还有一些难民是从难民营中逃出来的。

缺乏家庭的温暖

很多年轻难民是独自一人来到德国的。有些从事卖淫活动的难民还没有成年。海宁斯抱怨道:"即便有人已经年满十八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心理上就自动是成年人了。政府部门往往忽略这一点。" 由于缺乏家庭温暖和心理依托,很多难民面临着极大的挑战。海宁斯说:"很多年轻人逃难来德国时都认为,他的家人很快就会来团聚。他们一旦获悉只能获得临时性的庇护或难民身份根本得不到承认时,当然是失望至极。"

促成难民走上卖淫之路的因素多种多样,海宁斯说:"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和居留许可有关,也同教育程度有关。来德时间长短以及是否吸毒也都是要考虑到的因素。"

Berlin Initiative Moabit hilft (picture-alliance/dpa/J. Carstensen)

柏林的青少年难民救助组织

 

柏林一家青少年救助组织的拉尔夫·鲁特(Ralf Rötten)对德国之声表示,越来越多的青少年难民为生活所迫,走上了卖淫的道路。这家救援组织向柏林动物园派出了一些社会工作者,为这些"失足男青年"传授性知识。比如给他们讲述有关艾滋病和其他性病的知识。此外,还为当事人提供匿名咨询。鲁特说,去年该组织共提供了大约四百多次咨询。不过,鲁特也不得不承认,很多年轻难民都表示,除了卖淫他们别无选择,因为他们没有工作许可,无法去做普通的工作。也有很多难民的庇护申请还在审核阶段。鲁特说:"在审核程序结束前,他们既不能去上德语课,也不能去学习或工作。"

 

尽管资金紧张,这家青少年救援组织还是为帮助难民作了很多工作。不过,鲁特也不得不承认:"自从有了人类以来,逃难者群体中就存在着卖淫现象。因为他们没有其他办法获得金钱,所以就只好出卖身体了。"

 

海宁斯则认为,难民卖淫现象在德国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这些在柏林的年轻难民处境非常不好,必须向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