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天边一朵云:非常色情的非色情电影

柏林电影节进入后半程,台湾导演蔡明亮的“天边一朵云”作为参赛的两部华语影片之一在2月16日亮相。这是一部杰出的作品,它的出现使得大部分已经亮相的参赛电影有些黯然失色。影片中的色情场面惊世骇俗,蔡明亮在记者招待会上坦然地说:“阴毛无罪”。

default

竖立在柏林波茨坦广场的柏林电影节广告柱

“天边一朵云”讲述的是一个都市青年的爱情故事。这一概括听起来缺乏想象力,但是对于越来越失去想象力的现代人,用不俗套的语言去讲一个爱情故事是极为困难的。蔡明亮从来不是用语言去讲故事,他的使命是用画面去传达感受。相对于画面,语言过于精确了,而生活或者说生活着的人是如此充满不确定,不论是行为还是情感都是如此。蔡明亮甚至说:画面都过于精确了,一张笑脸的背后就一定是笑吗?因此,影片中的男主人公没说过一句话,而女主人公说了两句话外加几声呻吟。

影片的主人公是连姓名都不需要有的,过着大都市爬虫一样的生活的一男一女。女主人公唯一的身份标志是兼职的影碟小店售货员,唯一的特征标志是无论是在马路上还是在公寓的楼道里都踢踏作响的硬底拖鞋。她只知道同在一个高层公寓出没的男主人公是一个从前靠卖自行车为生,现在大白天躺在公园里睡觉,无所事事。女主人公对于这名颓废怪异而不乏厚道的男青年萌生了好感或者说欲望,而这名男青年虽然不决绝她的好感,也对她产生了好感,但是却总是躲闪她的性冲动。就在女主人公在缺水的夏日台北街道和角落中不停地满足收藏矿泉水塑料瓶的怪僻时,平行的影片叙事线索就是男主人公在公寓里拍制作简陋的成人片谋生。最后,女主人公意外发现了男主人公的秘密“职业”,在公寓房间当作摄影棚的拍摄现场,她看着男主人公像奸尸一样挥汗如雨地“工作”。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具有震撼的力量:男主人公在昏迷的日本女色情演员性器官内进行了各种活塞冲程一样的动作后,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将岩浆喷射到女主人公的嘴里。一张被嘴巴塞满的半张脸的侧面特写长久定格-泪珠滑落,喉咙吞咽声汩汩。爱情在高潮中崩溃。这一最后的镜头将观众牢牢钉在了座位上。

Berlinale Wang Fengbo und Tsai Ming-Liang

台湾导演蔡明亮与德国之声记者潇阳

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个法国新浪潮主义式的长镜头:地铁地下通道的转角处,女主人公和成人片女演员从不同方向走进镜头,然后再走出去,一共用了一分半钟。观众像是在看一个安装在通道口的视角和焦距固定的监视录像器,而这么乏味的镜头在蔡明亮在蔡明亮的电影里有着一种让人屏息观看的张力。蔡明亮对德国之声记者说,因为演员从这头走到另一头需要这么长时间,他只能拍这么长时间,他甚至嫌这一镜头还不够长。“细节,我要让你看的是就是真实的生活细节”,蔡明亮说。

记者招待会上,蔡明亮对纷纷就影片动机提出疑问的记者说:“能说出动机的电影就是个失败的电影。我想我的观众通过画面能感受到我想说什么。”对于影片中大量的|做爱长镜头,蔡明亮说,有的人可能感觉到的是美,有的人感觉到的是恶心,这都很正常,因为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感受。

尽管蔡明亮一再表示他的电影是给人看的,是不用用语言来说的,他还是非常耐心地对每一位记者的提问给予了充分的解答。他说:“我的每一部电影都与身体有关。身体是什么?身体可以很美丽,也可以很丑陋;可以很高贵,也可以很下贱。身体是有阶级的,是可以被贩卖的。生命很短,身体会衰老,我们不能控制这一过程。身体就像天上的一朵云:天空是永远存在的,而云却是漂泊无根的。云朵在天空中有相遇,有分离,来去很偶然,很不确定。我们习惯于滥用我们的身体,用身体来赚钱,包括拍色情片,我们对身体的使用是混乱的,我们因此而付出了代价。”

蔡明亮说,如果你非说这是一部色情电影,这也可以。影片中穿插了几段荒诞的歌舞剧表演,因此甚至你把它当成是歌舞片也行。“我的电影不是商品,不应该有类型。我的演员也不是商品,不是有价格的娱乐品和消费品。”影片男主演李康生也说,与蔡明亮合作的演员都被他的魅力所吸引,他们都想做一件有创造力的工作,因此蔡明亮手下的几个主要演员都很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去拍电视片赚钱,这在台湾是个例外。李康生幽默地说,这种信念还能坚持多久,他自己也心里没数。

这部影片会因为大胆的性爱描写而在台湾会被禁止吗?蔡明亮说,“这部电影是一部非常色情的非色情电影。性能反映出人的最阴私的那部分恐惧,我关心的是人的尊严,人的问题。台湾习惯上将露出阴毛的电影定义为色情电影。这反映了我们社会的对性的一种观念。阴毛有罪吗?我相信台湾官方会表现出宽容。”

有一位德国记者说,他刚看完参加电影节全景单元的香港电影“桃色”,导演杨凡说这部电影因为大胆的性爱描写和性虐待镜头在香港恐怕是不能被上映的,即使上映观众也会像看色情片一样,不好意思公开说自己想看。蔡明亮说,我相信台湾观众不会有这种看色情片的心理障爱,“因为这是蔡明亮的电影,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走进电影院。他们知道蔡明亮不会去拍一部快乐的性电影。”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17.02.2005
  • 作者 潇阳,柏林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GEU
  • 日期 17.02.2005
  • 作者 潇阳,柏林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GE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