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天然主义在德国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裸体海滩——一个天体主义者可以自由嬉戏的地方。不仅在德国西尔德(Sylt),吕根岛和乌瑟多姆岛(Usedom),许多欧洲国家都有裸体海滩。而天然主义这一概念在大约1900时就产生了。下面我们一起来回顾天然主义运动的历史。

default

德普雷罗裸体公共浴场

天体主义者眼中的自然

一名女性天体主义者说道:“站在草场上,一整天都不必穿衣服,全身肌肤都可以享受到光和空气,这是件非常棒的事情,非常美妙。而且这也有助于人的心灵。”

一名老年男子补充道:“我少年的时候就是天体主义者了。我曾被教导,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裸体的。此外天然主义很健康,人们不必穿潮湿的泳衣。这才是真正的自然。”

天体主义者都在强调:天然主义是自然的。但事实果真如此么?回顾一下历史,不难发现人类还是有所遮盖的。亚当和夏娃被逐出失乐园之后也是如此。米夏埃尔·奇默曼(Michael Zimmermann)如今是汉堡天然主义协会的活动者之一。

他说:“通常人们不会完全裸落地在外面到处跑,毕竟这涉及隐私。起初我遇到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当男人见到漂亮女人时,总是会激动兴奋。”

海因里希·普多尔与 天然主义

自产生之初,问题就伴随着天然主义。19世纪下半叶,针对农村的工业化与城市化,天然主义得到了发展。当时的口号是:回归自然。所谓的生活改革者们也唱响口号,推崇自然疗法,素食主义,无紧身胸衣的新式着装,当然还有天然主义­——作家海因里希·普多尔(Heinrich Pudor)约1900年创造出的概念。

“人民到处变得虚弱,被衣物病毒感染吞噬。这种虚假肮脏的穿衣习惯与酒精、尼古丁紧密相关。我们的整个文化都是单方面地存在于头脑里。”

这话现如今听起来丝毫没有头绪。而海因里希·普多尔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反犹太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但同时又是一个过度计较保养的健康信徒,某种程度上还是女权主义者。当时很多人生活在拥挤,不通风也不透光的房屋,女性都紧束在胸衣里。根据人们那时的生活环境,不难想象普多尔的想法从何而来。1906年普多尔将他的观点综述在了其大部头著作《裸体者,未来的欢呼》里:

“大城市里出售束身衣的店铺是所能想象出的最愚蠢,最无道德的。唯一有所帮助的方法就是成立一个协会,协会成员有权把所有穿束身衣的女人当作最不正派的女子轰赶到街道上去。”

当然,事情没有到此地步。但是天然主义却变得广泛起来。诸如“空气浴场”还有“女性先驱穿革新服饰”等社团纷纷成立。到魏玛共和国末期,已经有十万名有组织的天然主义追随者了。

天然主义 历程波折

FKK in der DDR

前东德时期的FKK

第三帝国时期,这些团体只有同时承认纳粹的种族隔离法才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天然主义运动经历了新的蓬勃发展。天体主义者们成立各种协会,并且统一在德国天然主义协会领导下。该协会的第二把手沃尔夫冈·温尔克(Wolfgang Weinrich)如是说:“我们希望,裸体被人所接纳并且能够在现实中实践,此外天然主义不分性别。始终很重要的是,天然主义牵涉到家庭。人们必须自觉抵制不道德行为的发生。所以有人说:谁想加入我们,就要和整个家庭一起来,否则就呆在家中。因此现在很多协会都取名为:家庭运动协会。”

在受压抑的1950至1960年间,天体主义者时常受到粗俗的嘲笑和自视清高之人的评论。更有言词激烈者认为他们是变态。

一位路人说:“我认为这不道德,但这是时代的趋势。我觉得,可以在家实践天然主义,不需要出去。”

在民主德国,天然主义的热情一度比西德要高很多。原民主德国公民说道:“人们试图探索,如何从穿制服的统一中走出来。恰恰天然主义就是这样一种出路。”

天然主义也精彩

虔诚的天体主义者不仅赤裸着全身沐浴,晒日光。他们还在天体主义者营地度假,预定裸体的徒步旅行,游船旅行,骑马与高尔夫之旅,甚至还有团体旅行。旅游行业早就看出了时代的这一特征,不断为天体主义者提供新的旅行目标。这背后果真隐藏着新的趋势吗?知情人又怎么看?一位奥地利业余活动研究员认同上述观点。

希尔特伍德·沃斯(Hiltrud Voss)与丈夫英格(Ingo)热衷宿营,也喜欢去天然主义度假村。那里一应俱全。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场梦境:赤裸着购物,运动,去酒吧,用餐,制陶还有绘画。整个假期都一丝不挂。

妻子说:“我没有这样做,这对我来说太暴露了。不过确实有人这样。收银台的工作人员当然是穿着衣服的,这也很好笑。总是看到裸体的人而自己又要穿着衣服,我不知道人要如何控制自己。”

丈夫说:“我会去裸体购物,赤裸着站在面包店里买长棍面包,在那里这很正常。而穿着衣服的人确实非常显眼。现在这对我来说并不是精神压力,我已经慢慢学会了如何正常的面对,毕竟大部分人都会这样做。”

这对夫妇最喜欢在法国大西洋海岸的五针松天然主义营地度假。丈夫几乎是全裸,妻子偶尔会用手帕遮挡一下。他们讲述,想要沐浴的话必须要裸体,其他情况下并没有人被强迫整天都一丝不挂。但大多数人会这样。

沃斯女士说:“人们最喜欢的是游泳之后去酒吧。坐在高脚凳上时,人们会把毛巾垫在下面。然后就是全裸着享用酒品或者奶昔。看上去很可笑,不过我不大感兴趣。”

天然主义的新生力量不足

希尔特伍德·沃斯说,在度假中遇到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不仅在法国,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如果去德国的天然主义游泳池的话,也会有相同的发现。沃斯先生讲道:“年轻人还是会扭捏一些。”

天体主义者的新生力量面临着短缺。协会成员的数量从20世纪70年代的十五万人减少到目前的大约五万人。年轻人更愿意遮挡住身体,在洗澡和晒日光浴的时候才偶尔不穿衣服。对于协会的生存与天然主义保护区的问题,年轻人则公开表示不感兴趣。

作者:Heide Soltau/编译:崔简

责编:韩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