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天安门母亲”:监控已成“新常态”

由六四事件难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表示,去年以来遭到当局强力监控和压制,已成“新常态”。他们在六四前夕再度发表公开信,对当局的做法进行谴责。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6月1日发表的这封公开信中,"天安门母亲"表示,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惨案真相仍未大白于天下,"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天安门母亲"表示,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们从1995年起每年都向两会代表及中国国家领导人发表公开信,其中有三项主要诉求贯穿始终:真相、赔偿、问责。

中国官方从未对"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做出过正式回应。

"天安门母亲"在今年的公开信中称,六四十周年开始,难属们便约定每逢五、十周年之际举行祭奠仪式。虽然当局始终有所阻挠,但祭奠活动在六四十周年、十五周年和二十周年时至少部分得以实现。

2014年,也就是六四二十五周年时,当局对于"天安门母亲"的监控和压制行动升级,“绝大部分成员都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辖区派出所、社区居委会上门“谈话”,在家门口设岗,外出跟踪盯梢”。丁子霖夫妇也被北京国安软禁在外地不得返京,导致祭奠活动无法进行。此后这些监控行动更是成为了"新常态",甚至有成员家中被安装窃听器。

北京政府"选择性遗忘"

公开信称,中国六四之后的历届领导人均对当年的镇压事件"选择性遗忘","自从八九"六四"以后的隐瞒和欺骗,使整个社会变成一个空壳,社会的每个角落被一种到处弥漫着的晦暗、冷漠、绝望、堕落所笼罩,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诚信,没有羞耻,没有敬畏,没有忏悔,没有宽容,没有责任,没有同情,没有爱……尤其是'六四'后的青少年,他们从书报杂志上、从网络媒体上,看不到‘六四’,看不到‘六四’死难者,看不到‘六四’死难者亲属,看不到‘天安门母亲’,以至于使得整个‘六四’这段历史在他们那里成为一片空白。这究竟是谁之过?!"

此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天安门母亲"成员丁子霖也曾表示,中国高层领导人曾在谈及中日历史问题时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真相,承担历史责任,而这些要求

对于六四事件同样适用

另一名难属张先玲则认为,中共当局"早晚要道歉",但短期内改变对六四事件的态度"恐怕没有这个可能性"。

授权"中国人权"组织这封公开信的署名为"天安门母亲服务团队集体讨论",由丁子霖和蒋培坤执笔,并由129人联署。此外,公开信还附上了历年来去世的37名六四难属姓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