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天安门母亲呼吁中国领导人勿采用双重标准

六四26周年前夕,“天安门母亲”如往年一样,再次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而她们的诉求,也同往年一样:“真相、赔偿、问责”。

China Friedensnobelpreis Ding Zilin Mütter von Tiananmen

丁子霖(2009)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们可不是偷偷地跟,而是公开地跟。"张先玲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说道。从上周一(5月25日)起,她家的电梯门口就布置了两人盯梢,而在住处附近,据她目测,监控人员大约有七、八人。张先玲说,不论是出门买菜还是散步,都会有警察或者国保系统的人陪同,她估计这一监控措施,还将持续近一周。不过,比起去年六四事件25周年时持续数月的监控,今年的气氛"总体上是缓和一些了"。

张先玲是"天安门母亲"之一,她的儿子王楠于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北京中弹身亡,时年19岁。几年后,她和同样在六四事件中痛失爱子的丁子霖相识,随后,会同另一名"天安门母亲"尤维洁,她们三人开始了寻访六四遇难者遗属的道路。二十多年来,一百多名"天安门母亲"一直在呼吁当局公开事件真相、追究六四责任人,由此也时常受到当局的阻挠与刁难。

Tiananmen Aktivisten

张先玲(2009)

丁子霖是"天安门母亲"最早的发起人,也是这一群体中最为知名的人物。她的儿子蒋捷连丧生时,年仅17岁。丁子霖对德国之声表示,当局在几天前就通知她,对她家的监控从6月1日开始、6月4日结束。"所以在这几天,我尽量避免外出,尽量避免和这些监控人员打交道。"

"和谐违法、微笑侵权"

和丁子霖稍有不同的是,张先玲和监控人员"有着正常的言语交流":"比如,我去买菜,他们在一旁跟着,就说'我替你拿吧';我就说:'好!'"

去年,张先玲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透露,与十几年前高高在上、视其为"违法分子"的警察不同,如今的监控人员私下里也曾对她承认,道理是在她的这一边。时隔一年后,张先玲对记者表示,这类谈话并不是经常有,不过如今的警察、国保"态度总体上来说很和蔼、很尊重,所以我对他们讲'和谐地违法、微笑地侵犯人权';他们则对我说:'我们这也是工作么!'意思就是'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

双重标准

在张先玲看来,中共当局短期内改变对六四事件的态度"恐怕没有这个可能性",但她同时也强调,这"并非可不可能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早晚都是要道歉、要赔偿、要把事情搞清楚的。"

丁子霖则指出,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在今年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就中日关系向日本领导人喊话:"国家领导人不仅要继承前任所创造的成就,也要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而习近平近期也在公开场合讲过相似的话:"侵略罪行不容掩盖,历史真相不容歪曲。"丁子霖就此表示,作为中国人,她当然支持中国领导人就中日关系作出这一表态;"而习近平、李克强作为中国领导人,不应该持双重标准。在六四问题上,不论如何,这也应该是同一个道理。"

丁子霖还介绍说,"天安门母亲"今年的公开纪念文章,标题就是"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她还强调,"天安门母亲"多年来的要求,始终很简单,就是"真相、赔偿、问责"。

纪念文章中写道:“中国从‘六四’至今的几届领导人,他们的思维定势,都是对‘六四’采取了选择性遗忘。我们要明白无误地告诉今天的领导人:靠强权采取选择性遗忘,只能得逞于一时,人们的噤若寒蝉也不可能维持多久。欠债总是要还的,既躲不过,也赖不掉。”

此外,张先玲向德国之声表示,就她个人感觉,近年来境外媒体总体上依然对她们保持了比较高的关注度,但是来自外国政府官方的关注"明显减少"。她猜测,在经济主导的大环境下,外国执政当局出于利益考量,"也不想去冒犯中国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