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天主教会新市场

经数十年冰冻期,梵蒂冈和北京政府相向而行。双方都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在台湾的天主教会可能成为牺牲品。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教宗方济各来说,圣诞节前的日子是拉近关系的好时机。今年第一个基督降临节星期日他是与东正教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在伊斯坦布尔度过的。在罗马教会和东正教会的关系史上,这是一座里程碑。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不和,亦是方济各在土耳其之行中关注的问题。然而,天主教会与中国之间的接近至少同样重要。上星期透出一条对梵蒂冈来说可能意义更为重大的消息:经4年非正式谈判,梵蒂冈和北京同意未来共同任命主教。对天主教会而言,这是重要的,因为,鉴于在西方信徒数量减少,中国成为南美和非洲之外迄今尚未完全开发的巨大增长市场。

中国害怕天主教会

迄今,北京不怎么愿意给国内的基督徒们以活动空间,尤其是不愿提供政治活动空间。在中国,长期来的一条不成为的规定就是,宗教不得介入政治。该戒条也适用于天主教徒。北京相信,当年,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莱赫·瓦文萨的支持下,梵蒂冈在导致苏联垮台方面起了决定性作用。那位前但泽列宁造船厂的罢工领袖在整个80年代抗争波兰的共产主义领导层。1989年6月4日,示威运动在北京被血腥镇压时,瓦文萨赢得波兰的第一个半自由议会选举。1990年年底,他当选国家总统,任期5年。

尤其是因为这一点,25年来,中国领导层迟迟不与梵蒂冈缔结妥协协议。1951年,法律上许可的中国天主教会被毛泽东强迫脱离教宗和罗马。此后,效忠中共的天主教爱国会不与梵蒂冈磋商,而是自行任命本国主教。不愿背离教宗的一部分罗马天主教徒分离出去,组成中国政府眼里的非法地下教会。

Buchautor Frank Sieren

地下教会

这一地下教会的主教们虽由教宗任命,但在北京的眼里,他们不具合法性。直到今天,地下教会的基督徒们依然遭到迫害和压制。大多数祈祷活动秘密举行。因此,即使两个教会合计,13亿人口中,天主教徒数量也不超过1500万。其实,在中国,教徒数量增加的潜力巨大。毕竟,有这么一句老话:让人有信仰比让人改信仰容易。

北京现在做出了让步,因为,在经济飞升的喧嚣中,越来越多的人寻求在信仰中找到支撑。北京显然宁可看到人们成为天主教徒,而不愿看到他们受某一“邪教”的蛊惑。

在双方数月来明显互相接近后,中国方面上周四宣布取得了突破。一旦教宗批准谈判人所达成的协议,梵蒂冈和中共未来将共同任命主教。在这里,天主教会的运作方式也与汽车康采恩相同。若想在中国扩张,任谁也无法绕开国家参与的合资项目。

北京有先决条件

罗马天主教会希望未来在中国大陆拥有官方的合法地位,对此,北京提出了一个明确的要求:梵蒂冈必须终止与台湾的外交关系。教廷是正式承认中华民国主权独立国家地位的唯一一个欧洲国家和世上少数国家中的一个。

这不奇怪。因为,罗马天主教会在台湾早已落户。但是,就像在大多数国家那里一样,务实主义在教宗眼里似乎也更要紧:未来有更多信徒比台湾现在的信徒数量更重要。毕竟,罗马已主动表示过,愿将梵蒂冈在台湾的大使官邸转移至北京。

或许,方济各教宗还由于另一个原因而神驰中国:他是属于500年前将罗马天主教的信仰带入华夏的那个耶稣会的首位教宗。尽管他本人有相关表示,但北京迄今尚未邀请方济各亲自来华走一遭。不过,第一个积极信号今夏已从北京发出:教宗在前往韩国访问途中首次获准飞经中国空域。

记者弗兰克·泽林(Frank Sieren)被认为是德国最重要的中国事务专家之一,20年来在中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