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大陆佛教法师不避忌讳拜谒达赖喇嘛

1月8日,中国汉传佛教活动家圣观法师在印度拜谒了达赖喇嘛,交流的话题除佛法修行、 中国宗教信仰状况、中共对藏民族的政策等,还包括中国当前的政治热点话题。

default

达赖喇嘛

中共当局认定达赖喇嘛为"分裂国家分子"后,鲜有中国大陆人士公开与达赖喇嘛见面,圣观法师此次印度拜谒达赖喇嘛,以坦然的态度完全公开行程,双方的交流话题甚至直接触及中共专制。圣观也请达赖喇嘛在国际上为系狱的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进行呼吁。目前,圣观已经安全回到中国,尚未遭国家安全部门盘查此次会面情况。目前他暂留广州弘扬佛法。德国之声也就他拜谒达赖喇嘛一事对他进行了专访。

达赖喇嘛是当之无愧的最伟大的和尚

记者:是什么样的机缘使您决定到印度并在最后能够成行?

圣观法师:去印度是我由来以久的愿望,我出家是很偶然的一件事,是在1991年皈依的。1999年时,我做个一骑自行车环游中国的环保宣传活动,我当时很想走一趟玄奘法师路,但因缘不太聚足,所以没有成行。我之所以想去印度,首先因为印度是佛教及全世界佛教徒的根,作为佛教徒,我很想去朝觐一下;其中在佛教目前所有修行的大师中,达赖喇嘛是当之无愧的最伟大的和尚,我对他也敬仰已久。我从2001年就开始筹备这件事,当时的想法是就是去朝圣,如果能见到达赖喇嘛就更好了。他知道了我的信息后,专门抽出时间,而且谈的时间很长,这就了了我的一桩心愿。

对政治的探讨是每个佛法修行者的份内事

记者:请您谈一谈和达赖喇嘛当时交流的内容?你们在佛法上、中国一些政治问题上有看法上的不同吗?

圣观法师:对宗教的情感和宗教的见解上,我们非常相通,所以我们谈了佛法问题。也谈了目前中共统治下的宗教现状和刘晓波的问题。我们实际上把政治是看成我们宗教上的一部分,成佛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正辩知",就是正确的辩别宇宙与人生所有的真理; 再有就是"世间解",就是对世间所有的知识、学问也要去了解,所以对政治的探讨是每一个出家人、修行者应该做的份内的事,所以在这点上,法王也做的是份内事,我们踏着法王的足迹,也是做一个佛教徒的份内事。中共的宣传就说出家人怎么能参与政治问题呢,实际上对佛教的不了解或是由于担心政权不稳定的恐惧造成的,很多人说出家人参与政治是别有用心,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达赖喇嘛非常关注国内的民生、政治和宗教生活

记者:您在国内也是非常活跃的佛教活动家,对国内普通公众的生活是比较了解的,您有没有具体向达赖喇嘛介绍普通公众的生活情况?

圣观法师:我们在这方面还是交流的比较多的,我发现我们之间的很多信息都是不畅通的。我见了他就开玩笑说'您是我见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因为他是第一届、第二届的人大副委员长。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而现在他是被中共判定为"分裂国家"的人。其实法王非常关注国内的民生、政治和宗教生活等。他除了担心藏地中共对藏传佛教的打压,也担心汉地佛教人士不能系统的研习佛法,我告诉他是有条件学习佛法的。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儒家文化被共党作工具在中国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大家都想着'修身、治国、平天下',没人去思考用法治来治理国家,其实佛教是一个法治的训练,甚至含有宪政内容、不去搞暴力革命,而儒家文化被共党利用,突出了'暴力革命',大家在经济上、政治上都在搞暴力革命,不愿意接受和平方式,佛法也讲究众生平等、信仰自由,而共产党控制一切、制造仇恨、用特权剥夺自由。这些对普通民众造成了很厉害的影响,普通民众既成为专制的受害者,也为了某种"贪欲"(参与其中)。我也和法王谈了我的这些看法。

对待刘晓波,中共不能与全世界为敌

记者:听说你们也谈到了刘晓波的问题?

圣观法师:是的,刘晓波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目前还在狱中,我和他也是朋友,无论如何,中共这点做得太过分了,全世界由狱中服刑的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只有纳粹时代的德国和中国,中共不能与全世界人民为敌,我在和法王见面时向他提议,他在世界上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请他在国际上以及宗教界帮忙呼吁释放刘晓波,法王他们以前也在呼吁,这次也做出了呼应。

当年胡耀邦提出解决西藏问题:开放、免税、走人

记者:最近中国当局在藏族地区抓捕了很多作家、编辑、音乐家、商人等精英,达赖喇嘛对这些情况是否很关注,您和他怎么看中共在西藏及新疆的统治?

圣观法师:西藏问题,是由当时"毛周匪帮"干的事,自古西藏就不是中国的地方,西藏和中国真正发生关系是在元朝,当时的西藏和中国同时成为了蒙古国的附属国,在明、清甚至是中央政府时代对西藏没有太多的管理,毛泽东和斯大林、希特勒都是历史上的坏人,毛在那里胡作非为,留下历史问题。当年胡耀邦是想解决西藏问题的,他当年对西藏政策是六个字:开放、免税、走人,要把进驻的汉族人都撤出来的,把县委书记这一级都要撤回来的,结果胡耀邦被邓小平搞下来了,把解决西藏问题的进程给搁置了。为此,达赖喇嘛对胡耀邦是非常尊重和怀念。法王非常关心西藏目前的问题,感觉他是真的爱西藏,甚至比我还爱中国。民主法治是大趋势,世界上邪恶的国家就是中国、朝鲜这几个了,解决西藏问题是时间早晚和模式的问题。

崇拜十七世法王嗄玛巴的人很多。

记者:最近关于十七世法王嗄玛巴(被印度警方发现拥有大笔外币资金)的事情您是否了解?

圣观法师:我这次去印度也到了菩提迦叶,当时在1月3日时,正好十七世法王嗄玛巴要离开菩提迦叶回达兰萨拉,我没有见到他。我当时遇到从国内辗转到印度朝觐十七世法王的一位信众,据我了解,在中国国内崇拜十七世法王的人很多,我这次在印度也看到有从美国来拜谒他的华人信众,虽然他很年轻。 我知道的消息是来自一位居士,他说十七世法王嗄玛巴被印度政府软禁了。我还想说的是,其实一直以来,国内有很多藏传佛教徒从西藏、青海、四川等地来到达兰萨拉,达赖喇嘛有巨大的影响力会获得很多资助,他会安置这些人能够有正常的生活,他一生都在不断的担当这些责任。中共老说达赖喇嘛想搞政教合一,其实中共才是政教合一呢,西藏是佛教信仰的精神圣地。

中共对达赖喇嘛妖魔化的宣传没有影响我的判断

记者:您见到达赖喇嘛后,和中共宣传的有什么差异?

圣观法师:过去在国内看到一些中共关于他的宣传,但我很早认识胡绩伟(德国之声注:胡绩伟原为《人民日报》总编辑、社长,在1989学运后被撤销一切职务,留党查看两年),1993年胡绩伟到西安和西安的自由民主人士等会面,我负责来安排协调这些会面,和他朝夕相处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他作为《人民日报》的总编称:《人民日报》除了日子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加上我出家后对中共的宣传手段,已经看到他们本质上的问题,虽然中共对西藏、对达赖喇嘛都是一种妖魔化的宣传,但这些没有影响我的判断,见到法王以后,感觉和我想象的是一样的,甚至比我想象的更慈悲、修行更好,而且没有想到七十八岁的达赖喇嘛身体特别好,充满活力。

此外,圣观法师在采访中不止一次的提及:"达赖喇嘛很想回国,因为西藏是他的故乡,而对于藏族人来说,达赖喇嘛又是他们的精神上引领者。他没有说西藏要'独立'"。

采访记者:吴雨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