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大选落败不甘心 国民阵线欲卷土重来

在法国新一轮总统大选中落败的极端右翼候选人勒庞(Marine Le Pen)如今计划重新构建她领导的国民阵线(Front-National)党,甚至有可能为该党改名。但现在她首先要做的事情是面对败选后的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一些话题,总能为右翼民粹主义者加分:冗长的欧洲难民问题;一系列伊斯兰恐怖袭击;高失业率。除此以外,法国的国民阵线党还特别会对法国人长期以来受制于德国的感觉加以利用。几个月前还被视为胜券在握的保守派候选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因为给家属在政府中设立虚职的丑闻而败下阵来。尽管如此,勒庞还是在最终的投票阶段输给了年轻的亲欧盟派人士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第二轮选举的结果非常明显:66%对34%。但这个结果对于勒庞来说,仍然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成功,尤其是考虑到国民阵线之前的发展历程:2002年,当勒庞的父亲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在第二轮投票中对决希拉克的时候,后者当时还获得了80%的选票。一个对纳粹大屠杀轻描淡写的人("毒气室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中的一部分细节")竟然能走这么远,这在当时也引发了大规模示威抗议。

国民阵线走得很远

这次,没有人为他的女儿能杀入第二轮投票而感到惊讶了。是的,从两年前开始,唯一最重要的问题一度是究竟哪个老牌党派能与她抗衡。国民阵线早已经成为了法国政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看上去还真有法国人会丝毫不带羞耻感的把选票投给它。历史学家莱本(Nicolas Lebourg)在左翼自由派报纸《解放报》上发文时坦言:"我们也不用遮遮掩掩的,在民众中真的有对右翼极端主义的渴望。"

对移民、尤其是对穆斯林的鄙视在国民阵线的宣传下,已经成为一种潜在的共识,早就影响到了老牌党派的纲领和表达方式。法国社会学家克雷波(Sylvain Crepon)认为,国民阵线已经"成功的将它有关身份认同的政治诉求照射到法国的整个政治光谱中。"这一点在菲永的选战中也非常明显。

Wahlen in Frankreich (AP)

希拉克在2002年的选举中以80%的投票率战胜了勒庞的父亲

另一方面,勒庞多年来一直想实现国民阵线的"去妖魔化"。她先是把反犹太的父亲从党派中开除,然后至少是在表面上赋予了国民阵线温和的形象。她也同样争取犹太人的选票。勒庞曾于2015年表态称:"法国的犹太人正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必须加入那些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威胁有清楚认识的人的斗争中去。"勒庞和国家保守派候选人杜彭艾格南(Nicaloas Dupoont-Aignan)的结盟被视为一个英明的决定。勒庞计划在胜选的情况下委派杜彭艾格南出任总理一职。这样就能让她的国民阵线摆脱编外党派的形象。

在欧元问题上的大转折

勒庞今年88岁高龄的父亲警告"我们必须忠实于国民阵线的基本原则"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应该是走回头路。有关移民和伊斯兰的问题在党内几乎没有什么争议。但是许多国民阵线的选民和一部分党内干部对勒庞在欧元问题上的态度转折表示不解。她本来想要退出欧元区,但在民调显示三分之四的法国人想要留住欧元后,勒庞在第二轮投票开始前突然表态称,退欧对于她的经济政策来说"不是必要条件"。随之而来的就是她选民的各种不安。

Frankreich Le Pen startet Wahlkampf mit Angriffen auf die EU (Reuters/R. Prata)

她的选战口号:"以人民的名义" 

对于为勒庞制定选战纲领的马莎夏(Jean Messiha)在推特上表态称:"正是因为我们动摇了捍卫货币主权的立场,所以才丢失了选票。如果我们彻底放弃了这个立场,就会彻底被淘汰。"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党在欧元和欧盟上到底持怎样的立场,应该是它未来讨论的核心问题。

本来,在勒庞败选后,人们曾将眼光集中在了勒庞家族第三代人的身上。27岁的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 (Marion Maréchal-Le Pen)是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的侄女。她一度看上去像是极端右翼人士中的一名新星。有人相信这位价值观保守、崇尚天主教、在经济上走自由主义路线的玛丽安有能力继承起姑妈政治遗产。虽然两人在是否放弃欧元的问题上有较大的分歧。而这一问题也是败选后的国民阵线内部最具“爆炸力”的冲突话题之一。

在这种冲突下,本周二,玛丽娜·勒庞意外的宣布要休息一下,离开政治圈一段时间。但她也没有完全否定未来卷土重来,返回政治圈的可能性。

无论如何,如今国民阵线希望作为总统的马克龙败下阵来,最晚到2022年能等到新的机会。但是,这个党派必须更早的弄清楚,它是否有必要在意识形态上和人事上做出全新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