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得艾滋病,怎么办? | 文化经纬 | DW | 08.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大学生得艾滋病,怎么办?

德国目前大约有7万8千名艾滋病患者或帶原者。上世纪90年代,谁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就等于被宣判死刑。而今天,由于医药技术的发达进步,艾滋病不再是绝症,受感染的年轻人仍然可以策划未来。

default

大学艾滋病倡议组织宣传海报

(德国之声网)2012年8月,阿雷克斯(Alex,化名)准备到德国波恩大学学习之前,在家乡作了艾滋病检查。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每半年一次的例行检查,迄今结果都呈阴性反应。但这次却不一样,阿雷克斯感染了艾滋病。检查结果出炉时,他已在波恩准备就读硕士班。阿雷克斯回忆说:"他们要我再作一次检查,以确定无误" 。于是他再次接受检验,结果还是阳性反应。

波恩艾滋病倡议组织

检查结果出来后,为免阿雷克斯惊慌失措,医生对他好言安抚,并建议他与波恩艾滋病救助组织取得联系。该组织在照顾艾滋病患者或带原者的同时,也辅导他们实行自助。患者们可以在讨论会上交流经验,并提出疑问,除可获得倡议组织给予的答案外,必要时还提供衣物、避孕套或注射器等。

Studieren mit HIV AIDS Initiative Spritzbesteck

波恩艾滋病倡议组织向患者提供支援

波恩艾滋病救助组织的库波绪女士(Stefanie Kubosch)表示:"向组织求助的多半是贫困户、外来移民或吸毒者,其中也有10%像阿雷克斯一样的大学生或培训学徒。"

捉迷藏

来自东欧的阿雷克斯未将自己患病的事告诉周围朋友,当然更没有告诉家人。他说:"这是我个人极为隐私的事,我只跟极少数的人谈起它" 。其中包括艾滋病救助组织的库波绪女士。库波绪说:"大部分感染艾滋病毒的大学生对此都三缄其口,我们也建议他们要小心谨慎,不要轻易谈论。"

AIDS Initiative Studieren mit HIV VERWENDUNGSEINSCHRÄNKUNG

阿雷克斯保护隐私

原因是,一旦说出去就不能再收回了。库波绪表示,大学生最害怕的是歧视问题,所以都对病情保密。阿雷克斯证实,艾滋病议题在大学里并不受关注。至于大学生的艾滋病感染率如何,迄今没有公开的统计数字。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Das Robert-Koch-Institut)估计,截至2012年底,德国的艾滋病患者及带原者总数约为7万8千人,其中6万3千是男性,而非官方数字则可能更高。波恩的另一个支援艾滋病患的援助组织认为,大约还有1万5千人尚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艾滋病毒。

艾滋病非辍学原因

库波绪向阿雷克斯保证,他的病绝不会成为他离开德国或中断学业的原因。她解释说:"最初人们认为艾滋病带原者不能从事外科手术,怕他在手术当中受伤,把病传染给别人。"

Studieren mit HIV Stefanie Kubosch AIDS Initiative

波恩艾滋病救助组织的库波绪女士

今天情况已经不同,染病学生不再受任何限制,可自由选择就读科系,原因是,新的艾滋病治疗药物足以将艾滋病毒彻底压制,使它无法进入血液循环系统,患者在使用药物半年后,一般就不再具传染性了。

现在阿雷克斯用药已经半年多,整体状态获得极大改善。虽然如此,他已无法过完全正常的生活。

大学生活的障碍

自从得知自己患病,阿雷克斯非常注意自己的身体状态。疗程开始之前,他的整体状态极差,晚上不再有精力跟同学们出门娱乐。老师、同学都不知道原因何在。一般课业他都还应付得了,但考试期间就很辛苦了,因为密集学习经常令他感到疲惫、虚脱。

库波绪对于感染艾滋病学生们所承受的学习压力问题非常了解,她说:"德国大学的学习体系是为健康而效率高的人设计的。学生必须达到预期的学习标准,假如长期生病的话,肯定经常无法达标。"

德国艾滋病基金会的资助

Kunstauktion für die Deutsche AIDS-Stiftung in Bonn

德国艾滋病基金会举办艺品拍卖会筹集资金

有些学生就因病无法如期完成学业。因艾滋病而导致学业或经济出问题的人,可向德国艾滋病基金会(die deutsche AIDS-Stiftung)申请资助。该基金会的齐莫尔(Sebastian Zimer)表示:"患病的大学生可以到我们这儿申请大学学费或学期费用。此外,我们也代缴学习材料费或游学旅费。" 2012年共有10名大学生申请了基金会的资助。

年轻艾滋病患的前途

隐瞒病情、身体的病痛以及害怕传染别人,是艾滋病患者的常年忧虑。阿雷克斯表示,他现在改以务实眼光看待艾滋病问题,对他来说,艾滋病是一个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如此而已。他希望顺利完成计算机专业的学习,然后留在德国工作。

作者:Elisabeth Yorck von Wartenburg 编译:杨家华

责编: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