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大坝之争:尼罗河属谁?

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愿意在一座超级大坝的建设问题上合作。但是,仍有一系列冲突,尚待解决。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经历了围绕尼罗河水的多年争议后,埃塞俄比亚、埃及和苏丹三国现在明显愿意合作,高层政界人士有意显示团结,但是,观察家们却提出警告:并非所有争议都已消除。

埃塞俄比亚境内青尼罗河上游的超级大坝项目长期引发相关邻国间的紧张关系,因为,埃及也依赖这条大川。出于对水资源匮乏的忧虑,2013年,塞西总统的前任穆尔西甚至间接发出战争威胁。

无水难富

Äthiopien Grand Renaissance Staudamm

建设中的超级大坝GERD(2015.3.31)

亚的斯亚贝巴政府多年来全力推进非洲这一最大水电工程的建设。取名为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简称GERD)的这一水利枢纽工程位于毗邻苏丹边界的贝尼尚古尔-古穆兹区(Benishangul-Gumuz )。埃塞俄比亚人口9000万,是仅次于尼日利亚的非洲第二人口大国。这个新兴经济体计划在青尼罗河建造数座大坝,满足本国能源之需。GERD造价超过30亿欧元,设计发电量6000兆瓦,相当于4座核电站。埃塞俄比亚不仅想由此减少对原油进口的依赖程度,而且希望给本国工业提供强劲助力。长期蒙受外汇短缺之苦的亚的斯亚贝巴政府还计划向包括埃及在内的非洲邻国出售2000兆瓦电。首批供电合同已经签署。但是,许多冲突尚未解决。

尼罗河流域人口达1.6亿。沙漠国家埃及担心,随着GERD并网发电,埃及农民们会面临无水可用的困境。因为,面积1680平方公里的大坝泄洪后,水就会在炎日下蒸发净尽。1971年竣工投产的阿斯旺大坝已经让埃及有了这样的体验。现在,埃及和苏丹都援引1929年和1959年签署的殖民地时代协议。根据相关协议,两国享有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约90%的水资源,以及拥有对尼罗河上建造计划的否决权。

尼罗河属大家

在多年争议后,3月23日,尼罗河流域国家达成原则性共识。在苏丹总统巴希尔的斡旋下,埃及总统塞西和埃塞俄比亚总理德萨莱尼(Hailemariam Desalegn)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签署了关于建造大坝的协议。德萨莱尼称,这是一份具有指导性意义的文件,将成为相关各方未来谈判的基础;塞西表示,埃及方面希望还会迈出更多步伐,使共同目标得以实现。

Sudan Khartum Abkommen gemeinsame Nil-Wasser Nutzung

埃塞俄比亚、埃及、苏丹三国领导人签署共享尼罗河水协议后(2015.3.23)

从埃及政界发出这样的声音并不多见,因为,自长期执政者穆巴拉克于2011年年初垮台以来,埃及在政治上一直不安定。来自穆斯林兄弟会阵营的前总统穆尔西和新总统塞西都将同埃塞俄比亚的冲突作为转移视线的外交手段。相关谈判被中止。直到2014年秋季,埃及的一个代表团才首次访问大坝建设工地。

亚的斯亚贝巴的和平与发展研究所专家德米西(Abel Abate Demissie)表示,随着3月22日协议的签署,这三个尼罗河沿岸国家在合理分配尼罗河水资源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缓和关系策略

的确,开罗的阳光政策不止于埃塞俄比亚建造GERD以及一系列较小水坝:1995年在亚的斯亚贝巴的一次暗杀中躲过一劫的前总统穆巴拉克导致的冰冻时代结束后,鉴于不稳定的邻国安全关系,现总统塞西愿意改善与地区一强、非盟总部所在地埃塞俄比亚的关系。

Assuan-Staudamm in Ägypten

阿斯旺水坝

不过,开罗大学水专家陶菲克(Rawia Tawfik)持怀疑态度。她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在技术性验证工作完成前,不可能有约束性协议。她指出,埃塞俄比亚未等待可行性研究结果出来前便匆忙将工程上马。她强调,意向性决议必须转换成技术层面上的专项和细致的协议,它不仅涉及GERD,而且也包括埃塞俄比亚未来在尼罗河上的所有建设项目,“只有这样,才能确认,相关项目是否让所有各方受益,抑或只是让一个国家,比如埃塞俄比亚受惠,却使其他国家,尤其是埃及受害”。

自己也着眼于利用水资源、计划建设多个本国水利发电项目的斡旋者苏丹政府的看法则乐观得多。该国水利能源部长表示,“这一大坝(GERD)对埃塞俄比亚而言是一大福音,对其他各国而言是一大收益”。

或许,埃及人很快也会这么看。2017年,超级大坝GERD将竣工投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