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大众“王国”回归日常?

赢了权力斗争,带着优秀业绩:大众总裁文德恩应该能够昂首挺胸地迈入大众集团股东大会会场。尽管如此,他还面对许多棘手问题。

Archivbild Ferdinand Piech

皮耶希谢幕之后的大众何去何从

(德国之声中文网)和以往一样,大众汽车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将于周二(5月5日)在下萨克森州首府汉诺威展会区的一间巨大会议厅里举行。和以往一样,与会的股东们将有机会参观大众集团旗下12个品牌的最新型号汽车展示。也和以往一样,会场会准备热气腾腾的美味小香肠供与会者大快朵颐。

非同寻常的信号

然而,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有两位重要人物的身影将不会出现:费尔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 Piëch)和他的妻子乌尔苏拉。这在四个星期以来听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突然就成为现实。从1993到2002年担任大众集团总裁,一周前还是监事会主席的皮耶希,将不会参加汉诺威的股东大会。这位大众集团中族长式的人物已经卸任。这家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的股东大会将有一位工会代表人物出席:胡伯尔(Berthold Huber),德国最大的工会组织金属行业工会(IG Metall)前主席,如今是大众集团雇员方的代表。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接班人很快敲定

Julia Kuhn-Piech und Louise Kiesling Bildcombo

监事会的两张新面孔,也是皮耶希家族成员

如今的一切和费尔迪南德·皮耶希原来的计划大相径庭。原本他希望阻止大众现任总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出席,想要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就把他赶下台。故事梗概是这样的:皮耶希公开表示收回对文德恩的支持信任,但却低估了后者的坚强后盾,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和妻子辞去了监事会的职务。令人意外的是,在4月30日,大众很快就为他们夫妇俩任命了继任者:设计专业出身的露易丝·基斯林(Louise Kiesling)和房地产经理出身、2014年起就在MAN商用汽车公司监事会任职的尤利娅·库恩-皮耶希(Julia Kuhn-Piëch),这两位女性分别是皮耶希的外甥女和侄女。

大众汽车维持家族企业传统

监事会成员的组成体现了企业各大股东之间的实力对比。在大众集团,两个家族左右着企业的前途命运: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这两个家族拥有超过53%的股份,并且在监事会占有五个席位。因此,尽管规模庞大,大众仍然是一个家族企业:集团下属的12个品牌每年创造的销售总额高达2000亿,几乎相当于芬兰一国的经济总产值。在分布在全球的118家工厂里,大众共拥有60多万名雇员。他们创造的业绩是:每年出产大约1000万辆汽车,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的丰田汽车。

大众法

大众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是下萨克森州,占有20%股份,且拥有少数派封锁权。也就是说,下萨克森州的两位最高代表--州长和经济部长可以封锁监事会的决定。这一规定写入了所谓的"大众法"(VW-Gesetz)中。这一"法律"源于二战刚结束的时期,占领国虽然允许大众继续生产,但却将企业交予国家管辖,保障了下萨克森州的特别权,包括上面提到的否决权,尽管普通股东若仅持有二成的股份是不能拥有这一权力的。2013年,这一规定又得到了欧洲法庭的确认。

大众汽车的另一个大股东就是卡塔尔酋长国。这个海湾国家通过卡塔尔控股公司(Katar Holding)持有该集团17%的股份。在监事会中,卡塔尔占有两个席位,其中一个将在汉诺威的股东大会上得到重新任命,卡塔尔航空公司(Qatar Airways)的总裁阿尔贝克尔(Akbar Al Baker)是新人选。此外,还有不到10%的原始股份由其他股东分散持有。

问题任务一大堆

大众监事会一共20个席位中,有一半由雇员方代表占据。比如颇具影响力的企业职工委员会主席奥斯特罗(Bernd Osterloh)。这样的平衡分布并非大众的特色,而是《企业职工共同决策法》(Mitbestimmungsgesetz)所规定的。

尽管在大众高层的这场权力争斗中,总裁文德恩似乎已经取得胜利,然而他却要面对股东的批评性质询。因为一方面必须迅速澄清人事安排问题,另一方面该集团还面临着结构改革。大众的核心品牌大众汽车(Volkswagen)所存在的问题,集团在美国市场遇到的困境,都需要解决。然而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这种一贯的族长式领导风格已经过时了。大众需要进行彻头彻尾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