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夜猫子的睡觉革命

早上睡不醒的夜猫子在社会上倍受歧视,科学家说这是生物钟的“错”,德国夜猫子自发组成协会,为夜猫子们维权,虽然效果甚微,但志在进行一场睡觉革命。

default

夜深人静,只有孤独的夜猫子还在兴奋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因特网上一度流传的诨语道出了人间理想,自我作主不受社会规范的约束同时又享受金钱带来的优越和自由。不过,自然醒的状态因人而异,有人早上6点起床精神抖擞;有人睡到日上三竿依然在梦呓。

早起的鸟儿不见得更聪明

人们从小受到教育“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是社会对“勤奋”的鼓励和奖励,可是对那些晚上精神十足,早上难以起床的夜猫子来说,生活就不易了。通常,因为早上起不来,夜猫子被冠以懒惰和意志不坚强的罪名。在德国,这两种人有不同的称号“Larche(云雀)和Nachteule (夜猫子)。

早起的云雀并不见得聪明,但是他们在学校的成绩的确比夜猫子好。这是德国生物学家兰德勒对200多名中学生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兰德勒在接受明镜周刊的采访时说,原因在于学校制定的时间表更适合云雀们的生物钟,早上是他们状态最佳的时候,而夜猫子因为被迫早起,早上8-10点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在科学界,这种因生物钟不同而产生的睡觉类型早就成定论。

兰德勒认为,学校8点上课的规定是对大多数学生的歧视。对3000名学生的调查中,他发现12-13岁的青少年生物钟会生巨大的改变,原本习惯早起的孩子由于荷尔蒙分泌的影响突然变得早上贪睡。到了20岁左右,习惯会因人而异出现调整而定型。

瞌睡虫不等于懒虫

Sauwohl

睡得好,吃得香

夜猫子的痛苦在于晚上睡得晚,早上床边至少放3个闹钟还经常发生迟到。要么逼迫自己在上班上学的日子里早起,到了周末大睡一场。这种类型的人并非懒惰或者嗜睡,而是他们睡觉的习惯和社会惯例有时差,是所谓的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 (睡眠周期延迟现象)。

德国权威科学研究所马普所在进行行为心理学研究时发现,人的生物钟不是以24小时为周期,而是以25个小时。这个试验是在完全与外界的光线和声响隔绝,而且没有钟表的地下室里进行的。试验中,人的体温会随着生物钟的规律发生变化,自然醒之前体温升高,中午时分体温下降感到瞌睡,晚上睡觉前体温又下降,人会感觉疲倦。

一场艰难的睡觉革命

尽管科学界为夜猫子撑腰,但现实社会依然无情。德国的一群夜猫子自发组成民间组织“ Delta-t Verein”,为夜猫子争取社会和政治权益,保护支持夜猫子不受社会歧视。当然,该组织的主席沃克先生只在中午12点以后接受采访。

BdT Allgäuer Alphornbläsertreffen

夜猫子不适合的职业:面包师

在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的采访时,沃克对德国的现实状况表示不满。据他介绍,至少20%的人都是夜猫子,迫于社会压力羞于承认。他曾经就职于电视台的动画制作部,9点上班的规矩令他痛苦不堪,最后只好放弃成为自由职业者。

目前该协会有100个成员,大家在民间政界做游说工作,接受媒体采访,争取公众和政界的支持。虽然德国的一些企业实行灵活的工作时间制度,但这是基于照顾有孩子的父母,或者不耽误员工处理私事,并非是为了考虑让夜猫子睡个好觉。

丹麦的榜样

说起丹麦的情况,沃克羡慕不已。在只有5百万人口的丹麦就有3千人加入夜猫子俱乐部,这个由克林女士组织的俱乐部口号为“只有5%的丹麦人从事农业和渔业劳动,为什么我们非得在第一只公鸡打鸣,第一头母牛叫哞的时候起床?”

当德国的沃克还在为协会会费苦恼的时候,丹麦的夜猫子们得到了来自耳塞厂的赞助。众所周知,耳塞是为了保障睡眠质量。媒体报道,政府支持,哥本哈根的中学在2007年的秋季开学给夜猫子班实行12点开始上学。有些雇员可以和雇主签订晚上班的合同。

沃克说,一方面,丹麦的整个社会气氛比较宽松,另外关键一点是丹麦的失业率只有3%左右,所以雇主在对待员工的事情上比较宽容。

德国在进步,沃克至少收到了德国政府残疾人事务专员的回音,表示会对这个话题表态。奇怪的是,为何政府的残疾人专管部门对此负责,沃克解释说,残疾的定义有区分,夜猫子因为自身的自然状态而在社会上受阻,并非是生理缺陷。尽管该协会的网站以幽默的语气在维权,但是对沃克来说显然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

当然,实现每个公民都能睡到自然醒的理想恐怕不能尽早实现,那么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夜猫子们只能以意志、咖啡和冷水浴战胜自己,专家提示作息要严格规律化,按时起床,按时睡觉。周末也不得放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