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多生了100万:二孩政策迎来小小婴儿潮

2016年是中国农历猴年,也是中国人特别喜欢生孩子的一年。 但是也有很多独生子女家庭不打算再生二胎。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中国政府去年取消了一胎政策之后,郑小雨(音)和她的丈夫就开始计划为自己9岁的儿子生个弟弟或妹妹。

他们的努力成功带来了另外一个男孩的降生。这个男孩也是中国今年100万个额外新生儿中的一员。

正在北京一家豪华妇产康复中心做产后恢复的郑小雨说:"传统的中国人认为孩子越多,福气也就越多。"

几年来,这对夫妻一直梦想着拥有第二个孩子陪伴他们度过黄昏岁月。郑小雨向法新社表示:"我和我丈夫都不是家里的独子。我们是和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

郑小雨和爱人都是国企员工。之前如果违反计划生育规定而生二胎,就有可能失去工作。

中国官方的说法是,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保障经济繁荣的关键因素之一。

但是,对人口老龄化、性别失衡和劳动力萎缩的担忧促使中国当局终止了一胎政策的限制,允许所有夫妇从今年1月1日开始生第二个孩子。

China Eisfestival 2016 Harbin (Getty Images/AFP/W. Zhao)

对人口老龄化、性别失衡和劳动力萎缩的担忧促使中国当局终止了一胎政策的限制

如今,中国正在经历一个小小的婴儿潮,预计今年额外出生的婴儿数量为100万人。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向媒体透露了上述消息。

他在11月份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表示,2016年中国的预估新生儿数量为1750万,这将扭转之前一年新生儿数量下降的情况,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虽然独生子女政策的终结给郑小雨和她的丈夫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目前并不清楚今年的婴儿潮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和政策的变化有关。

不久前的统计数字显示,新生儿数量增加的时期大多为今年上半年,而当时新政策应该还无法显现效果。2016年是中国农历猴年,也是中国人特别喜欢生孩子的一年。 

郑小雨身穿睡衣拖鞋,正在北京禧月阁月子中心进行康复。中心门口停着一排包括保时捷、凌智在内的豪车。

China schwangere Frauen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月子中心成为了一种获利丰厚的产业,目前仍继续繁荣发展

"坐月子" 是中国2000年以来的产后护理的传统,让这些新妈妈们卧床休息,注意保暖并禁用某些食物。    

最近几年,这样的月子中心成为了一种获利丰厚的产业,目前仍继续繁荣发展。 

官方渠道两年前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大约一共有760家这样的机构,总营业额约为42亿人民币。据估计2019年,这一产业的总营业额将翻一番,超过110亿元的规模。

禧月阁月子中心VIP客户育儿部的护士长郑辉(音)估计,今年生二胎客户的数量比去年多了一倍。在这个月子中心,VIP客户每天的花费大约为1000美金。

郑辉向法新社表示,她所服务过的年龄最大的女性为44岁,第一个孩子已经是大学本科的学生。禧月阁月子中心的市场部经理侯燕然(音)介绍说:"很明显的是,今年的市场需求大幅度上升。客户提前预订的时间越来越长 。"目前该中心已经计划在首都开设第三家分店。

她表示,许多女性刚一怀孕就会打电话来预留房间。

China Rudong Kinder (Getty Images/AFP/J. Eisele)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新的计划生育政策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从长期的角度来看,新的计划生育政策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官方2013年放开一胎政策,允许父母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家庭拥有二胎。当时官方的预期是新生儿数量会大幅度增加,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本月,《环球时报》援引一位计划生育政策专家报道称,目前新生儿数量上升的原因是2013年的政策放宽。而如今二胎政策的效应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才会得以体现。

根据中国全国妇联对10000个有子女家庭的调查统计,大约53%的独生子女家庭不打算再生二胎。郑小雨今年38岁,她说朋友都对她怀孕感到非常好奇,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决定是否应该在他们的这个年纪冒险再要一个孩子。

她说:"由于经济上的原因,许多人也不打算要很多孩子……他们都很犹豫。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更早的结束这项政策其实会更好。"

任琛/李鱼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