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外遇问题在中国的制度化

中国社会的急剧变迁使私人侦探行业应运而生。德文版“花花公子”月刊第八期介绍了上海闵行私人侦探魏武军,绘声绘色地报道了魏武军受富豪的夫人委托,对包养情妇的富豪进行盯梢、摄像,甚至捉奸在床的行动,文章写道:

default

上海的百万富翁博览会

“中国禁止婚姻外的性行为,持有结婚证,才能同床共枕。如果妻子在法庭能出示丈夫有外遇的证明,就可以获得高额补偿。这正是魏武军的业务。他说:‘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人们的观念也日新月异。’他并不反对经济飞跃,但他认为中国失去了价值观,许多人以金钱代替家庭。只要有钱,要什么可以买什么,也可以买女人。

革命胜利近六十年后,纳妾又成了中国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二奶进入了所有社会领域。去年,法院判处一名37岁的男子死刑,此人贪污了四百万人民币,用这些钱包养了八名小老婆。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的外遇问题像中国这样制度化,数百年来,包养年轻情妇是地位的象征,权贵们把她们像活的艺术品一样收藏起来。魏武军说:‘中国的企业家必须有情人,否则没有人相信他是成功男士。’有一次他监视一名包养了十名小老婆的台湾人,这些姑娘白天在一起打牌,晚上老板打电话挑选一个。中国的纳妾与爱情毫无关系,男人用金钱购买美女和声望,他们提供汽车、住房,支付大量的生活费用,许多小老婆这样挣的钱多于任何企业发的工资。”

除了包二奶,养马骑马也是中国新富豪的地位象征。明镜周刊报道了三名中国巨富在欧洲以数十万欧元购买良种马的经历后写道:

“这三名迷上马匹的人属于中国的新精英,他们都是被共产主义之中的资本主义革命冲上上层的,他们都在寻找不能用美元或欧元来衡量的新价值。他们远征欧洲养马场标志了中国出现的新时尚: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老板们早已不再满足于用光彩夺目的别墅和熠熠生辉的高级轿车来显示自己快速获得的亿万金钱,在寻找自己社会地位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养马和骑马,以此作为合乎自己身份、政治上又又无懈可击的业余爱好。

马术过去就是中国上层的爱好。1949年共产党革命后,这项体育长期被视为腐朽生活方式,遭到排斥。上海市中心的跑马场被关闭,只有资本主义香港的中国人仍然热衷于赛马,在这块前英国殖民地,赛马博彩成了全民的集体爱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