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马照跑,舞照跳”,掩护谍报

林荣基透露中共计划将铜锣湾书店发展成情报站。评论人认为,30年前香港社会以“马照跑,舞照跳”演绎未来发展愿景,掩盖了民主化呼声。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铜锣湾书店案当事人之一林荣基在《端传媒》发表1.5万字长文叙述案中亲历,透露警方威逼利诱强迫他写悔过书,并帮他写下五六个要点。警方还佯装仗义帮他申请取保候审,“现在回想起来,事情有点跷蹊,以我对史先生的观察,我仍然相信他,只是作为一枚棋子,做成他跟我捆绑起来的事情,看来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林荣基还透露,中国当局不仅想摧毁铜锣湾书店,而且还打算让他回港后继续留在书店工作,“他还会跟我联络,向他报告这里的情况,通过文字或照相,他们要了解香港,特别是来买政论书的人,以后要做他的耳目”。林荣基警示说,“倘使大多数香港人,面对大陆强权侵犯,我们仍然不声不响,默默承受,甚至事不关己,冷眼旁观,恐怕更严重的事还会发生;他们既然可以用暴力摧毁一家书店,也就可以用暴力摧毁我们每一个家庭”。

“马照跑,舞照跳”换不来现代化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安裕专栏《东西南北:香港往何处去》,评论梁天琦被拒参选立法会事件,认为它不但是一个人的可以参选与否,更是人们难以相信特区政府会把镇山之宝的程序公义丢在一旁。作者说,此事件折射出香港仍然处於漫长崎岖的寻索真正“一国两制”过程,寻找的结局何在仍是未知之数。

七月一日香港的示威集会

七月一日香港的示威集会

文章说,30年前,香港社会有流于庸俗的以“马照跑,舞照跳”演绎未来发展愿景,上述两者尚且被视为所谓现代化“要素”云云。“事实上,纸醉金迷之间,却对追求民主化呼声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无法讨论日后可能衍生的各样命题,包括本土化与港独思潮”。今次立法会参选事件,违悖一贯以来的程序公义与法治精神,正是香港仍然停留于现代化丶却难以一蹴而就成为现代城巿的佐证。

时评家因同情港独被解除稿约

《信报》创始人之一林行止在该报发表文章《香港大气候人谋不臧,信报小气候不惜人才》,评论时评家练乙铮被停写《信报》专栏事件。文章说,总编辑对人事调动丶作者去留,有绝对决定权,但是“改版停栏”的决定如此仓卒,对一位在不同岗位服务报社四分一世纪丶说得出与《信报》“荣辱与共”的“资深评论家”来说,“一通冷漠无声的电邮便砍断多年关系,老编无论是出与什么苦衷丶受了什么压力,这份轻率的决绝,实在是有辱斯文,未免太失礼了”。

林行止说,在“占中运动”期间,时评人莫不全神投入,但即使取态中立丶独立的,只要认同“占中三子”的确有理有节的主张,便被当权者划进反对政府阵营,政府决策层由中央委任,上纲上线,反建制便等同反中央。在这种背景下,终于孕育丶激发出以青年人为主导的“港独思潮”。练乙铮同情年轻人,把主张“港独”引申为“二○四七年香港二次前途问题的主张”,进而推演出“法理港独”的论述。林行止表示虽然不认同“港独”,但不应当成为“解除稿约”的口实。

“中国式广告”好得有点怪

广告人李又宗在《风传媒》发表文章《今儿个,我们谈中国式广告》,评论中共宣传广告《我是谁》,认为“这广告拍得好当然不在话下,文案好题材好丶导演好演员好,只是都好得有点怪,怎么好像跟我认知的中国共产党有段差距?”

李又宗说,“中国式广告卖的是一种概念,一种不是概念的概念;它跟你很靠近丶但是又好像很遥远;你对它再熟悉不过,却对它感到很陌生;它什么都说了,却感觉什么也没说;你们处在一种山盟海誓,却又随时会背信负义的精神状态”。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