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细思"鱼蛋革命"

在谴责暴力的舆论之后,香港评论人深入分析"鱼蛋革命"的前世今生及未来走势。

Hong Kong Krawalle nach Razzia

骚乱过后还未恢复正常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从雨革到鱼革,公民社会的范式转移》,作者李达宁认为法治在西方不单是守法,更重要的是保护公民权利,令人民生活不受政府干预。另一个公民社会的价值是理性沟通。可惜中共完全没有退让,自由派没有办法运用公民社会的逻辑去处理问题。至此,公民社会的价值与规范也失去了现实条件。愈来愈多人对这套模式失去信心,也对这些公民价值不耐烦。

李达宁认为,社会舆论现时几乎一致谴责暴动,连参与雨革的自由派都不例外。但那是因为大家还在用公民社会的规范去理解鱼革。骚动者而言,公民社会的运作已失效,有的不是个别的群体和议题,而是无处不在的社会矛盾。所有矛盾都是抗争的燃料,引发一次又一次的总体抗争。"在暴动的当下,所有抗争者都是一体的被压迫者,可以一体地向政府和警政系统挑战"。

反制度暴力的行动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舆论要独立而非中立》,时评家李怡认为,旺角骚乱中,向警察掟砖头和烧垃圾桶的不是"暴徒"。这是三年来警察选择性执法与政府选择性检控,尤其是七警案、朱经纬案,所造成的社会后果。旺角事件是一次反制度暴力的行动。

李怡认为,尽管行动中有失控的、伤及无辜的行为,尽管多数基层警察只是奉命行事,他们当中大都不是"黑警","但正如我们不会因为五四时学生痛打章宗祥、'火烧赵家楼'而否定五四运动,不会因为七十年代时美国学生砸碎店铺玻璃窗而否定美国民运,我们也不应该以一些污点而否定旺角反抗者的整体行为"。公正的舆论绝非中立的舆论,不是各打五十板的舆论,而是独立的舆论;公正的媒体也不是中立的媒体,而是独立的媒体。独立舆论对掌握公权力的体制,应该永远采取置疑的态度。

青年政策的失误

香港网媒《立场新闻》发表评论《请坐稳,迎接更坏的明天》,作者区家麟说,梁振英治下三年多,"短短数年,仇恨滋长,培养了一群他眼中的暴徒,确实是过去几十年港督特首都无能力做到的事"。

区家麟说,青年政策的失误,贫富之悬殊,买楼难,向上流窒息,制造大批抗争成本极低的青年人。特区政府的对策,是普教中、学习简体字,频密交流团、青少年军,摆明洗脑,只会换来几声讪笑,催生反抗的种子。

区家麟认为,"和平抗争无用,暴力抗争死得更快,因为这个政权不放民意在眼内,也清楚知道利益能收买大部分人的心"。"旺角一次骚乱,就叫暴动;下一次,必定开枪,然后颁布紧急状态,可以明正言顺依法为所欲为"。

Hongkong Proteste

骚乱中的港警

充满政治计算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鱼蛋背后──有恃无恐的权谋政治》,作者刘细良认为,鱼蛋革命、鱼蛋骚乱,抑或是鱼蛋暴动,任何称呼都改变不了未来,香港大规模骚乱一触即发的形势。"梁振英认为年初一这场旺角骚乱,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姑息容忍;同理,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地方,都不能容忍姑息一个以政治斗争挂帅,以制造人民内部矛盾为管治手法的行政首长"。

刘细良说,在占领运动后,梁应该要放弃斗争,同青年和解,但他最大的动作反而是拉高矛盾。港独本来不成气候,反被批得气势高涨。须知香港青年激进化并非受港独信念驱动,而是对内地及梁振英的管治手段不满,不满中港矛盾出现时政府总是站在内地一边谴责香港人,也厌倦共产党那套爱国民族主义维稳手法。打港独同时暴露出梁充满政治计算及谋略;他需要树立政治斗争的敌人,捧出一个港独危机。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