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歧视和民主都有“中国特色”

“煽动民族仇恨”在中国到底是什么意思?香港民主进程又到关键时刻?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一个小日本,拿了一把刀,杀了一口人,流了四滴血。"这是北京一所知名公立学校教小学生写"照"字。《纽约时报》记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发表文章《中国民族歧视渗透进小学语文教育》,指出中国教育中存在公开的族群歧视。

文章说,在中国可以自由发表有关"黑鬼"的评论,黑人可能会被看作是相对较低等的外国人。"一些特定的民族,比如西部地区新疆大多为穆斯林的维吾尔族,可能会在人口以汉族为主的东部地区遭遇严重的偏见。他们会被一些宾馆拒之门外,而一些地方政府可能会发布规定,限制他们的就业和居住"。

文章引用专家的话说,中国政府不允许提起民族歧视诉讼。"他们害怕加剧紧张的民族关系,他们觉得反歧视诉讼案件可能会损害国家的民族团结政策,或是导致身份认同政治。"当检方上周宣布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起诉知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时,"他们的意思是,浦志强居然敢批评国家在新疆的政策,而不是他说了冒犯维吾尔人的话"。

香港民主派的历史责任

时评家李怡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说,香港政治踏入6月的敏感时刻,有如2003年6月23条立法迫在眉睫,现在比12年前形势更为严峻。

李怡说,香港本土思潮近年兴起,尤其在年轻人中更是无法阻挡的趋势,原因固然是中共对香港的政经社全面侵凌,而并非太次要的原因则是香港主流民主派政党没有为香港人的利益出头,立法会支持香港人优先的声音太少,兼且还受到泛民批评打压。

民调中,年轻人对香港人身份的认同、对否决政改,比率都较高。李怡认为,如果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选民在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中,都找不到可以投票的对象,那么香港就无可避免会沦亡。"而香港人中哪些人的责任最大?希望不是我们曾经如此支持过他们的民主派"。

未有民主,先失信心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信任消失的未民主社会》,作者马岳香港是极少数有极发达的资讯、高教育水平和生活水平,但未有民主政制的后工业城市。香港的困难之处是:人民未真正体验过民主政制的运作,但已经对民主的一些核心制度如议会和政党失去信心。

11.05.2015 DW DOKU Hongkong

香港政治踏入6月的敏感时刻

马岳说,香港多年的民调反映,市民对议会和政党信任甚低,但对警察、法院、廉政公署、公务员体系的信心则甚高。港人对政府的信心一直并非建基于民主程序,而是某种专业理性的决策和执行模式,但近年的发展进一步恶化,这些一直颇受信任的体制的形象都迅速破损。

马岳认为,专制政府令人民憎恨政权及其追随者,令不同政治倾向的人民互相憎恨(部分是因为没有选举机制去疏解矛盾)、令人民互相猜忌,猜测各人"是人是鬼",以至令公民社会内出现严重分化,影响社会信任(social trust),对长远建构民主社会相当不利。香港未建立民主政体,对民主体制信心和社会信任便因各种因素被破坏,民主前路倍觉艰辛。

前后工业社会的不同抗争

信报评论员练乙铮评论四川省邻水县几万人参与的"保路运动"时说,这次抗争是为了争取发展机会,与后工业社会里较常见的反发展群众运动南辕北辙(香港、台湾近年发生的若干起"本土行动"便带有比较浓厚的反发展意识)。

练乙铮说,港陆之间的矛盾,好一部分是前后工业社会意识形态不同的矛盾。大陆的人民和领导人思维,还是属于前工业社会或工业社会前期的那种;但香港社会已经进入后工业社会的形态,人民的思想、心理、偏好和价值观都和大陆人很不同,需要不同的管治模式。无奈现今的特府,却不是顺应民情,而是想搞港陆融合,把大陆的那一套管治思想和模式移植到香港。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