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无法隐忍,又无力反抗?

评论认为,中国中产阶级的“中国梦”幻灭但无力反抗,港独浮出水面但香港反抗势力未成气候,台湾则要防止主体意识成为新的偶像崇拜。

China Proteste nach der Explosion in Tianjin

(摄于2015年8月)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天津大爆炸周年:幻灭的中国梦,前途未卜》,作者明亮说,这宗爆炸事件,看起来好像和所有其他的事件一样,会在浮躁的社会里,被耐心的维稳技术碾碎,不留下任何痕迹。

明亮认为,天津爆炸后,时代打下了新的烙印,连续发生的高考名额分配抗议、仙桃的垃圾焚烧厂抗议、潜江的农药厂抗议、连云港的核废料处理抗议中,即便损害还没有开始,城市居民也已经有了更为坚决的意志参与抗争。但是,政治高压的大局还没有改变,城市中产面对威胁无路可逃,依然不会认同最彻底的政治反对;同时,他们又无法选择隐忍,参与限制重重的社会建设,也徒劳无功。

明亮说,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一周年,政府依旧控制着舆论,阻止不利政府形象的信息广泛传播。然而政府改变不了的是:经济方面还没有找到更新的模式拉动第三轮高速增长,城市中产在压力重重的生活下,透过天津爆炸看到的是美好生活梦想的危机。

香港反抗势力不成气候

香港《明报》发表评论《选举与港独》,作者玮康指出,今届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参选人问题,由是否签署表明“效忠《基本法》”确认书,已变成审查参选人内心是否推动港独。其实这种所谓推动港独论,可说是中共一直强调的爱国爱港论的变形。

Brasilien - Olympia - Schwimmer Yang Sun und Mack Horton

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霍顿(右)因讥讽孙杨,被中国网友“围攻”

玮康认为,政府可以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是反抗势力根本不成气候。民愤虽大,但却无法凝聚起来,组成强大的反抗力量。这也是雨伞运动失败的后遗症。这种人心涣散的状态仍会持续几年,届时人心再思变,反抗力量才会有可能再凝聚起来。玮康说,从客观条件来说,香港要从中国独立出来难以成功。因为最大的困难是,中共很大可能会动用武力维系领土统一。不过纵使港独不成功,也足以干扰香港政府的管治,因为政府只会不断使用侵害权利自由的方式打压港独,香港政府也只会不断出丑,整个香港社会的现代化整合渐渐崩溃。

中国底层网民装疯?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陶杰评论《失败者的大报复》,认为孙杨服禁药事件演变为一场狂躁的中国民族战争。他们毫不讲道理,全无逻辑,向全世界宣战,只会令人产生对中国人的厌恶反感,而且好像毫不介意。几十年来对西方的笑脸面具一把戳破,这些网民为什么这样疯呢?

陶杰说,中国人现在粗分为两等:有钱而可以出国购物丶留学丶定居的,以及没有钱而钉死在大陆的城镇农村的。大陆成千上万的网民,绝大部分是出不了国丶抑压在艰难的中国社会现实之中的平庸劳碌之众。他们知道,有许多同类有钱有办法,都在国外,而将国际上中国人的形象搞臭,譬如大骂贺顿,令中国人在澳洲受到澳洲人的鄙视,对于大陆无法出国的所谓网民,一点损失也没有。

建立台湾主体意识而非偶像崇拜

台湾《风传媒》发表评论《我们要崇拜那一座偶像?中国神还是台湾神?》,作者林维熊说,如果台湾总统的执政目标不将台湾居民的利益当作其唯一的目标,却将帝国统一放进其执政目标,台湾人民的利益必然被牺牲。举例马英九国民党的执政终极统一目标,为了达到政治统一的目的,必须缩小台湾与中国人民所得的差距,才能减少台湾选民抗拒统一的心理;马英九国民党政权甚至宣传与中国经济整合可以进一步推升台湾国民所得,他们的许多政策削弱台湾经济的长期竞争力。

林维熊说,为了提升台湾政经制度的运作效率,必须建立台湾主体意识。然而为了避免台湾被当成偶像崇拜,为了斩断独裁政客窜起的机会,台湾主体意识必须建立在真善美的基础上,也就是在建立台湾主体意识的同时,兼顾本土台湾人民的利益与地球村责任的融合,成为稳定地球村和平的力量,而非狭隘的民族主义。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