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台湾人与中国网民,到底谁被卖了?

特朗普上台,台海局势没有想象的那么坏?终结中国审查,谷歌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时评家练乙铮文章《特府斗港独,梅花间竹谁赢了?》指出,香港分离主义思潮影响渐深,让香港人如同上了一堂丰富的社会科学课。这堂课的老师就是宣誓事件,特府拖得越长,老师便教得越深刻,独派的意识传播工作便越成功。

 

文章指出,在香港这种信息开放、人们不甘愿信奉同一种官方“真理”的社会里,每发生一次大型社会运动,都同时是一次全港民众自由学习、更新思想的大好机会。民主政改运动是一次;这次出现的分离主义思潮,更带来了深刻的关于国家、民族、历史等方面的认知更新,是又一次。与此相反的,却是当权派紧跟北方钦定的一套思想。这导致官民之间的认知、文化与价值鸿沟越来越深、越来越阔。

 

人权律师失踪之后

 

台湾《风传媒》发表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成员万延海文章《江天勇律师失踪了!》,指出人权律师江天勇律师“终于”失踪了。和以往不同,这次人们不确切知道他是被谁逮走的,或出现什么意外。

 

文章回忆2011年江天勇被拘后获释,“我们每次通话,他都试图打断,并告诉我,不要多说,他需要时刻汇报。我告诉他,不用担心,需要汇报材料,我可以帮他准备,于是我们恢复了正常一点的通话”。作者说,“作为曾经被拘禁和经历过酷刑的人,我明白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试图撰写文章,分享个人经验,帮助人们找到走出来的道路。我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即便把我卖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作者说,面对江天勇律师的失踪,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只能是给他在美国的太太打电话,问候她和女儿的情况。“再写一篇文章,告诉世人,我没有忘记这个朋友”。

台湾被“卖”了吗?

 

台湾《自由时报》发表文章《“弃台论”不攻自破!》,作者杭东认为关于外界常担心美中关系恶化会冲击台湾的利益,目前看不出来,当然不排除未来美中有可能会出现冲突。就算民主党的希拉里当选,美台关系也不会呈负面发展,共和、民主两党都是正面看待美台关系。

 

文章说,中国年轻一代对台湾2000年经由选举政权和平转移,受到相当大的激励。加上随着香港促独声音逐渐增长,中国对香港的“一国两治”制度是失败的,香港人不再自认为是中国人,并把中国人视为外国人,甚至是蝗虫。而台湾民众更不可能相信香港模式适用在台湾。英国《经济学人》等媒体对台湾未来寄予厚望,认为蔡英文可带领台湾重回“亚洲四小龙”。

 

谷歌能终结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吗?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面对中国,Google 还打算终结网络审查吗?》,作者Charlie Smith为网络自由推行组织 GreatFire成员。文章说,“我们相信,如果要打败网络审查,那么重点就应该放在中国——一个(谷歌创始人)施密特坦承是‘世界上最活跃和热衷于信息过滤’的国家”。

 

文章说,谷歌回避于聚焦中国,正是在避免与“世界上最会审查的国家”对决。 谷歌确实可能成功击退其他国家的审查努力,但却在同时让中国如入无人之境,持续建立完善审查技术,同时将其技术出售给更多国家。尽管,谷歌可能对其在小国取得的进展感到鼓舞,但随着每一天过去,他们就更落后中国。

 

作者主张,翻墙工具越快于中国普及,网络审查终结的那天便越早到来。以中国而言,终结网络审查不需要10年(或以现在算7年),只需要积极推广那些有用的翻墙工具,垫高中国当局封锁这些工具的附带成本。对于谷歌来说,最简单的方法,是收购有用的解决方案。“如果面对中国没有可行的计划,那就让我们和其他人知道:不该再对谷歌抱有期望”。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