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今日西湖,明日南海?

香港人能否夺回政治讨论空间?抑或未来的整个南海周边,也将被中国政府治理成今日西湖的维稳模式?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上报》发表时评人莫之许文章《G20大会与局部戒严体制》指出,杭州G20大会大规模使用体制直接支配的强制力量,对社会有相当深度的动员,扩大管控对象、进而针对所有社会成员进行监控,使得这一模式超越了只针对特定群体的维稳模式,更像是无差别地针对所有成员的局部戒严状态。

莫之许认为,体制试图通过自2008年奥运会以来使用的这一模式,有地效应对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突发聚集。2008年拉萨“3.14事件”、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西藏和新疆地区均出现了与此类似的局部戒严状态。如今的G20安保,无非是在为此进行演习和准备。对于专政体制来说,“颜色革命”是其挥之不去的恐惧,而从民间对G20安保的各种怨言来看,当下为了挽救这一命运的努力,却可能最终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背叛香港的伪建制派”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体面的香港公民》,作者林道群批评“所谓的建制派”说,“本来是一个浅显的道理,我们要的是监察政府、制衡权力的立法会议员,你却自我献媚定位建制,保驾护航附和特首叫嚣,攻击泛民攻击司法独立,围攻学生,怂恿操控新闻出版言论自由恶行”。

林道群引用作者陈冠中的话说,现在香港的所谓建制派其实是背叛香港的伪建制派,“作为最有权有势的香港既得利益中流砥柱、最有资格代表香港的建制一派,竟然不尽自己的本份,不站在香港本土的主场,不捍卫香港共同体的主体利益,不去坚定的遵守《中英联合声明》承诺及《基本法》规范的一国两制、港人民主治港、高度自治,背弃了中立特首、中立政府的特区建制设定”。

重大问题讨论不容回避

香港《明报》发表时评人吴霭仪文章《撑议会:撑开2047前途讨论空间》指出,一直以来,建制派在议会的主要角色,是阻止任何重大问题在立法会得到真正的辩论。今次选举,关心香港的选民,首要目标就是要以选票结束建制派在议会垄断议程的霸权。“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夺回属于香港市民的辩论空间。这是选民的责任,不单止是候选人或当选为议员的人的责任”。

吴霭仪指出,“香港人”的身分认同,是不可逃避的现实。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政治文化与价值都无法容纳“香港人”身分所代表的文化价值,也是不能逃避的现实。如何处理这个现实,是不可逃避的问题。除非中央当局决意走上暴力镇压的不归路,否则这个问题仍需透过理性探讨和辩论去解答。

南海将成为中国的一个湖?

通过提出领土主张,甚至在附近海域造出陆地,中国在地区内的强硬姿态已经引起邻国的敌意,促使一个反华联盟的形成。《纽约时报》发表一组讨论文章《中国的强硬姿态符合其长远利益吗》,达特茅斯学院政治学副教授珍妮弗•林德(Jennifer Lind)指出,这些行动引起了邻国的愤怒,但迄今为止,北京向强势的转变基本上是成功的。中国的邻国面对侵犯并没有做出抵抗。菲律宾的反抗是最剧烈的,但主要是在法庭,而不是在海上。美国立场相对没有那么强硬,可能在强化中国的主张。南海将成为中国的一个湖。

美国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特聘访问研究员艾伦•L•弗罗斯特(Ellen L. Frost)认为,霸凌只会给中国带来短期优势。习近平及其高层同僚对权力平衡持一种过时的看法。他们还没能认识到,亚洲的权力平衡已经不再是一种零和博弈。形象的正当性和软实力是很重要的。霸凌可以实现短期的战术成果,但终归是一种失败的战略,该地区稳定的根基是由美国作后盾的区域主义及和平常态。中国没有真正的盟友。互信的朋友是用市场规模和优惠贷款都买不到的。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