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习特通话又如何?

习近平与特朗普终于通话,然后又会怎么样呢?从“六四”解密档案可见,英美情报机构有时很不靠谱

(德国之声中文网)《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特朗普把澳大利亚推向中国》,作者休·怀特 澳大利亚人希望华盛顿可以抵制北京的野心,或者巧妙地做到这一点而不引发战争,但奥巴马无效的"转向亚洲"行动削弱了他们的信心。而特朗普正在让情况变得越发糟糕。

休·怀特说,无论谁当上总统,在未来几年里,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保持平衡都会是澳大利亚面临的巨大挑战。但是,特朗普上台后,我们所面临的选择之严苛、选择速度之快都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虽然特朗普明显想对抗中国,让人担心他会引发一场危机,但他那种“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观念表明,他不会长期维护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而特朗普认为盟友并非必要。

 

台湾与中国在特朗普眼中,绝对不是自由与极权的差别

台湾《自由时报》发表文章《川习床头吵床尾和?》,作者苏多认为,无论对特朗普的评价如何,不变的事实是特朗普再怎么狂妄,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生意人理性计算得失,不做亏本生意,在国际政治上亦复如此。台湾与中国在特朗普眼中,绝对不是自由与极权的差别。

苏多说,特朗普这种只爱肌肉,不爱内涵的心绪,即使一时之间与中国强硬对抗,但终究会被中国那种拳头至上的野蛮人所吸引。特朗普只重商道,不重王道。中国的崛起,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国家资本主义,而且政治控制毫不放松,一言以蔽之,就是商道加霸道,本质上与特朗普大有契合之处。特朗普与习近平一通电话,就送上承认一中政策的大礼;美中一旦解决了贸易歧见,床头吵变成床尾和,也是合理的发展,台湾人根本不必太惊讶。

遏制中国,是少有的共和民主两党都支持的政策

台湾《上报》发表评论《与习近平通话,特朗普真"重设"了对中政策?》,作者黎蜗藤认为,近年中国喜欢强调习近平"应约"和某位外国元首电话;"应约"这个字眼,在中国看来,是别人有求于己,满足了"天朝上国"的心理需要。这次是美国主动,但中方文稿中,却没有出现"应约"一词,可推估双方台面下交手的相对气势。特别是,白宫强调是"在习近平的要求下",特朗普才说出"确认我们的一个中国的政策"。在中国的新闻稿中则隐去了"习近平要求"这点。

黎蜗藤说,美国在现阶段就会否定"一个中国政策"是不可想象的, 但这不意味着,美国在接下来的中美谈判中,会放弃以台湾作为施压中国的手段。遏制中国,是少有的共和民主两党都支持的政策,特朗普和建制派的差别只是对一个中国的态度。中美之间的固有矛盾摆在那里,特朗普的谋士们的立场也清晰不过,美国已频频作出加强盟国联系的举动。

国民党跟共产党是如出一个模子的兄弟政党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为什么国民党在你心中那么坏?》,作者陈昭南认为,国民党败战来台后立刻进行整党,被改为完全彻底的"列宁式政党",这跟解放中国的共产党是如出一个模子的兄弟政党--"以党领政"。所以以前称呼统治机器的顺序一定是"党、政、军、特"。党才是居首的最高领导机关。

陈昭南说,当年在中国的国共斗争,中共反国民党就是以争取民主为口号,全力挞伐国民党的专制独裁与封建保守。国民党败退来台后的反中共策略则以共产暴政相回应。中共取得政权后,果真验证国民党当年之预言,三反五反、大跃进直到文革等等翻天覆地的政治运动都让中国人民陷进巨大苦难之中。照理说,国民党若坚持反对中共反民主的暴政立场,且以台湾实践民主之成就,继续支持大陆之民主化,而不是像今日个个视中共为上国之主,到处朝拜当年其所讨伐之对象。则中国人民或台湾人至少还会尊重其始终如一,"贯彻始终"。

"六四"事件,解放军"兵变"与"内讧"乃夸大其辞

China 1989 Platz des Himmlischen Friedens Tian'anmen-Platz Pro-Demokratie Demonstranten vor brennendem Panzer in Peking (picture-alliance / dpa)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从英国新密件三看六四事件》,作者黄东认为, 六四事件谣传至今的最大谬误,一是指摘学生在天安门不懂见好就收,给官方制造镇压口实;二是第38军没有沾上血污,杀人最多的是第27军。实难理解这些大错特错谬误,竟然也出现在世界一流的情报机构。当年代号"51034"的第38军,在天安门和西长安街上杀人如麻,成为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屠城第一军"。反而成了替罪羊的第27军,却基本上是清白的,除了两个师属侦察连等参与捣破保卫天安门广场学生指挥部、协助抓捕学生领袖外,没有发现军方及民间记载的杀人纪录。

黄东说,外界所谓解放军"兵变"与"内讧"乃夸大其辞,同样有迹象是高层炮制混淆视听的手法,可惜连西方情报机构也信以为真。不过有部队抵制与消极执行命令倒是真的,这些部队包括第20、第28、第39、第54集团军。而第28军是唯一成建制没有抵达上级指定执勤位置、故意令全体任务失败的部队。中情局所指"空军没有参与六四清场"同样大错特错,当时代号"39155"的第15空降军,其下辖的第43、第44空降旅,在杀向天安门途中凶残程度仅次于第38军,是为"屠城第二军"。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