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城市涂鸦:恶搞的乐趣

用颜料罐在雪白的墙壁上喷涂绘画,这样的行为究竟是艺术还是恶搞?根据德国法律,情节严重的非法涂鸦者甚至面临牢狱之灾,这在以艺术家自居的喷涂者看来有失公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场辩论也许永无止息之日。

default

城市是他们的画布

菲利普完全知道在墙壁上涂画是严格禁止的,但他不肯善罢甘休。他说,“工业界靠我们这些人生存。他们专为我们生产成罐的涂料,靠我们赚钱。他们一方面说,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了,另一方面又从我们这里盈利上百万。没有再比这更差劲的了。”

年近30岁的菲利普在大学里学习版画设计专业。他的朋友阿奇是生物系的学生。两位穿着牛仔裤,T恤衫的年轻人都生活在科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同时也非常费钱的爱好,就是在墙壁上喷漆作画。

在过去的数年中,仅在科隆市私人建筑上的涂画,每年所造成的损失就超过4千多万欧元,给公共建筑造成的损失也达2百万欧元。基于这一原因,科隆市从1998年专门成立了阻止在墙壁上喷漆作画的联合会组织。其任务是探讨减少损失、保护私人建筑的最好办法。反对墙壁涂画联合会的协调员盖斯女士说,由于存在着颜色和喷漆多少的差别,清除这些涂画的费用也就不同。“每平方米的费用大约在50至200欧元之间或者更多。”

德国法律严禁在公共建筑上涂画。违者将受到严厉的罚款处置,甚至被判处多达2年的有期徒刑。阿奇从18岁就开始在墙壁上涂画。到现在他已经被抓到过2次,受到法庭的审判。“我交了不少钱。一部分是清洗费,还有一部分是律师费用。但这吓不倒我。如果我在第3次或者第4次被抓到时受到有期徒刑两年的判决,我无论如何是不能接受的。”

Grafitti

几乎在每一个欧洲大城市,人们都能看到墙壁涂鸦。爱好者们不会放过任何一处空旷的大片的房屋空壁。尽管菲利普如今已经有了体面的工作,成为图片设计师,但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这项非法的嗜好。菲利普说:“这也是一种形式的抗争。我不能容忍的是,为什么麦当劳、伯格金、可口可乐的广告铺天盖地,就不能留一点儿空间给我们?谁在意过我们的感受?”

涂鸦不一定都是非法的。很久以来,颜料罐就是艺术家手里的一种创作工具。很多迪斯科舞厅和酒馆饭店也在室内的墙壁上装饰着喷漆绘画,借此吸引年轻顾客。年轻人之所以喜欢随意喷洒的涂鸦之作,是因为它能够强烈表达现代都市生活感受。

几个月之前,阿奇也得到了一次荣登大雅之堂的机会:他能够光明正大地在科隆一家快餐店的墙壁上作画,挣一笔外快。隔三差五,他总会得到一些这样的美差,赚钱谋生,但他永远也不会放弃非法的地下活动。阿奇说:“人们一旦出了钱,就不能随你自由挥洒。为了满足雇主的要求,你就不能百分之百地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对于菲利普来说,心慌意乱、提心吊胆,在危险的地段完成不可完成的使命正是非法涂鸦的美妙之处。如果有一天,国家宣布了涂鸦的合法化,菲利普等人是否还会乐此不疲?“70%的人可能都会洗手不干了。因为这样一来,乐趣也就没有了。涂鸦只是一个小圈子里的事,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菲利普认为合法化必将杀死涂鸦这门艺术。“如果所有的人都能来画画,画画就不再好玩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