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自由派面临艰巨挑战 | 在线报导 | DW | 11.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埃及自由派面临艰巨挑战

埃及的非伊斯兰主义者迄今为止还能维持团结。但是亲穆巴拉克的人和属自由派的改革者的冲突仍是个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穆斯林兄弟会被推翻后,埃及非伊斯兰主义的反对派在政治上扶摇直上。他们推举穆罕默德·巴拉迪(Mohammed El-Baradei)作为军方设立的总统的副手。至少到目前为止,许多非伊斯兰主义政治党派和团体还能维持团结。


2012年的教训

没人会忘记2012年总统大选时第一轮的失利。假如他们那时就能够齐心协力,就候选人人选达成一致的话,穆斯林兄弟会也许根本就无法上台执政。现在,6月30日成功号召上百万埃及人上街游行的“草根运动”(Tamarod-Kampagne)反映出了一种团结。据“草根运动”的组织者之一穆罕默德·多斯(Mohamed Doss)说,大多数“草根”组织者均来自这些非伊斯兰主义政党和团体。
但是现在,因为穆尔西已经被罢黜,革命的初步目标已然达到,维持这种团结反而变得越发艰难。齐亚德·阿勒米(Ziad El-Alemi)-埃及社会民主党的组建者之一,也是前议会议员,却对此表示乐观:“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埃及所有的革命者和民间力量都获得了很多经验,就是如何开展街头工作和如何达成共识。我认为,这些经验对所有团体团结起来,建设一个稳定的国家是有帮助的。”


改革阵营和穆巴拉克追随者的角力

对非伊斯兰主义政党来说,一个最根本的挑战就是和前穆巴拉克政权支持者的合作。许多在6月30日那天上街示威的人,都是前穆巴拉克政权支持者。如果没有这些人的支持,穆尔西会否这么快被赶下台还很难说。但尤其对于参与过2011年第一波革命浪潮的年轻革命者来说,与这些人结盟很难。他们自身就曾经历过安全机构的多次暴力和血腥镇压。

Ägypten Unruhen Pro Mursi Proteste 9. Juli 2013

妇女也走上街头


对他们而言,如果军队、警察和示威者能够在胜利广场上联起手来,那将是十分荒谬的场景。在这里,政治妥协绝非易事,因为许多革命者主张尊重人权和进行真正的政治机构改革。因此,齐亚德·阿勒米(Ziad El-Alemi)指出一个过去几年积累下来的重要经验:“如果我们不能主张真正的正义,我们就不能消除革命者和旧政权代表者之间的仇恨。过去几年,我们从双方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唯有完全挥别过去,才能开创新的未来。”


艰难的和解

阿勒米(El-Alemi)非常重视对过去历史的梳理。但是短期内,穆巴拉克政权的支持者与军方、以及与穆斯林兄弟会的和解会变得更困难。因为,所有这一切矛盾在非伊斯兰主义政党之间都有所体现。
现在争执的焦点就显而易见,由军事委员会颁布的宪法声明就是最新的例子。齐亚德·阿卜杜勒·塔瓦卜(Ziad Abdel Tawab),开罗“人权研究所”的代理所长,证实了这点:“昨天我们看到,推动6月30日反抗的最重要群体,被排除在提名总理的决定程序之外。他们也没有任何机会,使他们的权利和理念在宪法声明中表现出来。 ”


和新总统的首次冲突

虽然安全机构的支持者对此并不理会,但在许多自由派那里却引起了极大的不满。首先,由非伊兰主义政党组成的“全国拯救阵线”(NRF)断然回绝了宪法声明。在总统曼苏尔(Adly Mansour)承诺对此进行修改后,他们的态度也有所缓和。现在“全国拯救阵线”声称,只是不赞成宪法声明中的部分条款。

Ziad El-Alemi: Mitbegründer der ägyptischen sozialdemokratischen Partei

齐亚德·阿勒米(Ziad El-Alemi)


对总统曼苏尔和党派之间的首回合较量,齐亚德·阿勒米(Ziad El-Alemi)认为不该过度解读:“总统就职才四天。所以现在就对总统和政党之间的合作做出评价还为时太早。我们还不能说,是否总统不愿意合作,或者这只是一个初期错误。”


与伊斯兰主义者的关系
如何迁就伊斯兰主义者这个问题,也是冲突的焦点之一。宪法声明明确表示,宪法的起草者试图使萨拉菲派满意。对知名经济学家贝卜拉维(Hezam Beblawi)出任总理的提名,也可以被视为军方对伊斯兰主义者的妥协。与穆罕默德·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不同,贝卜拉维不是一位会带来两极分化的候选人。
所有这些冲突,造成非伊斯兰主义政党之间关系紧张。处理好这些冲突,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


作者:Matthias Sailer 编译:简如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