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埃及左派渴望在政治舞台上大显身手

眼下的埃及政坛中,不仅是穆斯林兄弟会和保守派势力联合组成新党派,左翼阵营也在组建新的社团。几周前左派在埃及成立了社会党。

Beim Gründungskongress der ägyptischen sozialistischen Partei am 18.6.2011 in Kairo. Foto: Mamdouh Habashi

埃及左派成立社会党

4个多月前,埃及在席卷北非的一场"茉莉花革命"中实现了政权更替,但是这场民主运动并没有完全结束。尼罗河畔的民主派人士一直在争取参与政治决策过程,他们希望能够真正建成一个开放的社会且实现社会公平。不过在新时期想取得突破并不容易,政治活跃分子马姆杜·哈巴西(Mamdouh Habashi)说:"我们只花了18天的时间就让最高权力的拥有者下了台,但是统治阶层却仍然在位,而且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情况没有一点松动。在所有企业、学校、医院,在所有部委可以说都是既不换汤也不换药。我们必须消除旧体制中的这些标志,这当然也不会是很顺利就能完成的。这一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斗争。"

哈巴西是埃及社会党的创始人之一。社会党几周前刚刚在开罗成立。哈巴西说,社会党并不是社会民主党,而是一股左翼的力量,反对新自由主义派,推崇社会参与和社会民主化。"我们认为民主不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的,民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永远不会终结的过程。"

民主过程不是仅限于每4年或者5年的一次大选,民主应该体现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体现在所有的社会领域。在企业当中职工也应该具有共同决策权。

哈巴西同其它左翼组织的代表一起接受德国左翼党的邀请前往柏林介绍埃及国内近况。埃及民主派并不只是将德国、欧洲作为学习的榜样,埃及发展决策中心负责人哈拉·舒卡拉哈(Hala Shukrallah)说,重要的是向南部阵营国家学习。"我们互相学习。各国间的经验不同。南非在革命之后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经验并成为可继承的遗产。拉美的巴西和智利以及其它国家都推翻了法西斯政权,建立了自己的民主政府,我们也可以从这些国家学到经验。如今我们把目光对准自己的地区。我们自己可以积累哪些经验?我们自己可以创造什么样的模式呢?"

哈巴西和舒卡拉哈批评西方世界对埃及的民主发展进程置之不理。由于担心埃及国内局势不稳,担心自己的经济利益可能受损,西方国家竟然暗中在穆斯林兄弟会身上押宝,因为穆斯林兄弟会承诺,他们不会触碰西方利益。而埃及民主运动对欧洲或者美国来说则具有不可预知性。西方人担心,之前他们和埃及签订的条约可能会变成废纸一张。

作者:BettinaMarx编译:洪沙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