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埃博拉病毒和非理性恐惧

除西非地区以外,感染上奥博拉病毒的危险并不大。但人们对此的恐惧却不成比例的高。这是什么原因?

Hauptbahnhof München

慕尼黑火车站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的直觉可以夸张或者低估危险。但有了信息的话,便可以帮助人们进行理性思索,不过,人们很少真的去研究这些信息。于是便产生了恐惧:调查显示,每10个受访的德国人当中就有6人对埃博拉

谈虎色变

,虽然而到目前为止,德国境内还没有一个人感染上了埃博拉病毒。

问题是,为什么人们在埃博拉病毒问题上会犯错,即除了西非三国以外,夸大埃博拉病毒的传染危险呢?雷恩(Ortwin Renn)是斯图加特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他研究的课题是"风险悖论"。 他说,一旦一个病症的死亡率高于治愈率,我们很快便会夸大这一疾病的危险。"每年德国死于正常流感的人大约在1万至12000人之间。他们只占患者的0.05%。大部分患者都清楚,病会治好的。"

Ebola Opfer Angehörige 10.10.2014 Liberia

西非三国已有5000多人死于埃博拉

正是这个原因,人们并不担心被传染上。但埃博拉患病者的死亡率在70%左右。这便

引起人们的恐慌

。如果少些"跟着感觉走",而是依据统计,启动我们的"理性思维系统",那我们就必须多看看事实和数据:3个过早死亡病例中,为其中2个死亡病例负责的应该是谁?雷恩说,"残害大众的杀手是吸烟、酗酒以及暴饮暴食和缺乏运动。"

夸张埃博拉病毒危害的还有媒体的推波助澜。几乎没有一个新闻节目不是以"埃博拉"开头的。不论报道本身具有多高的质量,事实却是:报的越多,人们得出"也会被染上"的结论的可能性也更高。这里的悖论便是,即便报道说明"除西非地区外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概率极低",大部分人对埃博拉的恐惧还是在提升。

"埃博拉是的生物制剂的伊斯兰国"

索马里和利比里亚之间的直线距离大约为6000公里,前者深受伊斯兰极端分子恐怖袭击的困扰,后者遭到埃博拉的袭击。今年9月初,一名索马里人在慕尼黑火车站出现呕吐病症,媒体惊动,报道的闸门打开后,想关都很难。数十名记者赶往火车站,传闻说警方已大面积出动,隔离室也迅速建起。不过,埃博拉嫌疑案很快就成了子虚乌有,案情自动破解。

Ebola als Thema in der CNN-Sendung von Ashleigh Banfield

CNN: 埃博拉是的生物制剂的伊斯兰国吗?

几个美国新闻台对埃博拉病毒显得尤其神经过敏。在它们看来,埃博拉的威胁超过病毒,不仅不好治,而且还会变异,凶残的性质可以比作恐怖组织。今年10月初,CNN将这一类比夸张到了极限:"埃博拉是生物制剂的伊斯兰国吗? "这样提问的是该台的一位名主播,她还引述了前美国国土安全部一名高官的话,即同埃博拉病毒作斗争就如同与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开战一样,其结论是:"要出兵国外,在边境处建起高高的围栏。"

埃博拉登上豪华游轮

美国公法电视台PBS有记者认为以上的新闻报道太不负责任。该台的欧布莱恩(Miles O'Brien)指出:"他们真该好好地做一做家庭作业,理性地进行报道。可遗憾的是,媒体行业竞争激烈,一些人想,弄些耸人听闻的东西会赢得观众的注意力。我为这样做的同事赶到羞辱。"

然而,恐惧的情绪已传播开来:博拉登上了豪华游轮?该游轮上有一名为埃博拉作试验的护士,于是,这条游轮每一次改变航行,都会成为一条新闻,直到实验室的鉴定结果出来:这名护士没有染上埃博拉病毒。

Isolierstation Uniklinik Hamburg-Eppendorf (UKE)

德国专为埃博拉病人建起50处隔离病房

保持更多的镇静和从容

哈勒-维腾贝格大学的病毒专家科库勒( Alexander Kekulé)说,恐惧传播的速度大大高于病毒的传播。他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说,如果德国出现几个埃博拉病例,也并不奇怪。他说,"但我们还没有发现这样的病例,即埃博拉传染是在地铁里、挨着坐或者间接通过医生诊所发生的。"

他表示,到目前为止记录在案的埃博拉病例都是有过同患者的直接的身体接触,比如医生同病人的接触。"埃博拉不会像感冒病毒那样扩散。"他说,在德国感染上埃博拉病毒的概率接近零。因此科库勒像人们推荐说,最好是保持更多的镇静和从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