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NRS-Import

埃博拉危机:传统是把双刃剑

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西部的扩散让当地人不仅陷入恐慌。他们一直以来的传统习俗受到防治传染病的挑战。他们究竟应该怎么做?

Guinea Konacry Ebola Virus Donka Krankenhaus

在几内亚病人家属等在一座医院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家庭中有成员死亡,已经够令人悲恸。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已有超过800人死于埃博拉病毒,正有更多的人受到感染。失去亲人对那里的人来说还有其他的意义:健康卫生专家警告失去亲人的家属要节制悲痛,不要继续触摸尸体,因为埃博拉病毒尸体带有极高的传染性。按照当地习俗,死者的身体要经过清水洗净,然后入殓。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触摸尸体受到禁止。在塞拉利昂负责一个天主教慈善机构的牧师孔特赫( Peter Konteh)对德国之声表示,目前要做到这点很难:"在我们这里,安葬时是需要身体的接触的。死者家属以及宗教祈祷人员都应触摸尸体,向死者祝福。"他说,他认识几位伊斯兰阿訇因按照宗教习俗与死者告别而被埃博拉病毒感染,之后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医生无疆界组织等都在发出埃博拉病毒极具传染性的警告。他们带来了规定、准则和宣传品。柏林自由大学民俗专业的迪尔格(Hansjörg Dilger)教授说,那里的工作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们对他们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希望他们能够控制局面。"但同时,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理解当地人的感受,也很难进行思考,当地人应采取怎样恰当的行为方式,即便生病和死亡也以尊严相对。

Ebola-Virus in Guinea

医生无疆界的工作人员在搬运尸体

塞拉利昂政府不久前宣布,死者不可再土葬,而是火葬。一些地区有媒体报道称,有些死者家属因此而在家中藏起死者的尸体;但该国也有反向报道:居民抱怨,因不愿触摸尸体,有关部门不上门领取尸体。

对国家机构高度怀疑

对国家系统的怀疑态度并不新,迪尔格教授说,这是因为经验所致。但现在老百姓的犹豫态度却与快速抑制病情的希望,产生剧烈碰撞。这名非洲专家说,"因公共医疗系统的缺失,一般情况下,诊治病人常常并不在医院,而是在家里。"突然之间,要把在家里看护的病人全盘交给国际救援组织,这一道理很难在短时间内说清。

孔特赫牧师告诉记者,有人将生病的亲属从健康中心接回家,因为他们说,没看到有病人活着出去。于是,他们开始寻找非洲传统的"医仙"。同无法接近的白大褂里的陌生人相比,"医仙"们倒是可以减缓病人家属情绪中的绝望。迪尔格教授说,"病疫四散之下,人们很快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会突然死掉?有时候,人们会相信并非基于医学的道理,比如巫术。"他说,这并非意味着,人们对西医完全缺乏理解并加以拒绝,但"亲人突然死亡而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却没有得到医学的回答。 "

预防从祈祷室开始

Ebola-Virus in Guinea

医生无疆界的工作人员在搬运尸体

埃博拉病毒开始扩散时,传统丧礼要负一定责任。在同埃博拉病毒做斗争的过程中,宗教领袖也可扮演重要角色。孔特赫牧师利用礼拜的形式,向人们讲解病情的传播以及预防的手段。一半以上的塞拉利昂人不是信仰基督教,就是信仰伊斯兰教。孔特赫牧师希望,穆斯林、基督徒同世卫组织和政府一道,在传播"正确信息"方面达成一致。他希望,他不仅能给基督徒讲解,也能给其他人讲解。"前天,同慈善机构的几名工作人员,带上高音喇叭,在贫民窟进行了宣传。"他说,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半导体收音机。他也做预防疾病的宣传。问题是,有多少居民能够有条件采取所有的卫生措施。

作者:Julia Mahncke 编译:李鱼

责编:凝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