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坦克人”摄影师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他的一张男儿孤身挡坦克的照片成为了1989年天安门镇压行动的标志。摄影记者杰夫·怀登(Jeff Widener)向德国之声讲述了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以及他的一生如何由此改变。

(德国之声中文网)能给我们讲述一下"坦克人"照片背后的故事吗?

杰夫·怀登:6月5日的早上,也就是镇压过去后的一天。我从纽约的美联社得到指示,让我试图拍一些军队占领后天安门广场的照片。考虑到

之前一天发生的一切,

这是个挺有挑战性的任务。

最接近广场的制高点就是北京饭店了。我当时骑着车,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从站岗士兵身边混了过去。在一个美国大学生的帮助下,我偷偷地溜进了饭店,并从5楼的一个凉台上用800mm的长焦拍摄了一些挺清晰的照片。当时我拍下的不仅仅是天安门广场的照片,还有一个

意外的收获--"坦克人"

您觉得这位"坦克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杰夫·怀登: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去外面买东西,然后就卷入六四的人。他的女朋友也许在暴乱中被打死,或者受伤了。我觉得他受够了一切,然后走到街上看见开来的坦克,也没有多替自己着想,只是想让别人能体会到他的感受。

您如何看待他的行为?

杰夫·怀登:我觉得他的行为简直不可思议,完全令人震惊。所有的人都说他很有勇气,我同意。但有些时候我在琢磨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如果他因为朋友或亲戚被杀害而感到沮丧,那一刻他所想的就不是他自己。也许他只是对自己的情绪做出反应,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比他的损失更重要。

您觉得,他被4个人拉走后,命运如何?

杰夫·怀登: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我相信,有些人肯定知道,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告诉我们。

Jeff Widener Peking 2009

六四过去20年后,杰夫·怀登又来到北京

您拍摄这张照片时的北京是什么样子的?

杰夫·怀登:没有人愿意上街。过去几天中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6月3日那天,我的脑袋不幸被示威者投掷的一个砖块击中,我当时以为我会死。

当后来一辆载满军人的卡车开过来,车上士兵开枪射击时,我也害怕得要死。我像一个受惊吓的女中学生一样一路跑到一条胡同里,但跑到一半,就气喘吁吁的必须停下来一会儿。我当时想:"我不行了,快要死了。"这是我在那几天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最后,我敲响了美国大使馆的大门。他们终于让我进去的时候,我不停地瑟瑟发抖,浑身摇晃。我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但这已经不是您第一次亲身在最前方经历冲突。您在有潜在危机的环境下工作的感觉如何?

杰夫·怀登:这些年来,我报道了超过100个国家的内乱、战争和社会动荡。我一直喜欢害怕的感觉,并去一些吓人的地方。我就是不喜欢被子弹瞄中的感觉。但是,我还是非常享受我的作品得到大家的认可。

您拍"坦克人"的时候,脑子里想了些什么?

杰夫·怀登:我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人要毁了我的构图。然后,我就和其他人一样感到震惊。我猜想他可能要被杀死。但是他没有,然后我就决定换上双倍的长焦镜头,因为这一切发生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觉得这是一次很惊人的体验。

您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拍下了历史性的一幕?

杰夫·怀登:我当时很快就知道这张照片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全世界所有报纸、杂志都大幅刊登了这张照片。但我一直都没太把它当回事儿,直到美国在线(AOL)将它和登月以及德国兴登堡号飞艇爆炸的照片一并选为全世界最著名的10张照片。我当时看到后感觉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真的是做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

您对这张照片仍然在中国被禁有何看法?

杰夫·怀登:这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我就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

不出来澄清这件事情。

当时冲突双方都有错,这是无法蒙蔽任何人的事情。这张照片现在仍然被禁,真很滑稽,因为全世界都知道它。

只要有寻求真相的欲望,就会找到它。在历史上一些最大的悲剧发生后,牵扯其中的国家都站出来,赔礼道歉,并展望未来。但中国政府看来却不愿这么做。不过,也许有一天会发生。

"坦克人"的这张照片给您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杰夫·怀登: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福也是祸。作为一名摄影师,你也想让人们因为你的其他作品而知道你,并不是就因为那一张走运拍下来的照片。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其他作品也能得到认可。但是我绝对不是在发牢骚,因为这张照片确实为我的事业带来了许多帮助,并为我打开了许多大门。

Bildergalerie Tiananmen

拍完这张照片的杰夫·怀登没有想到,20年后会在这条大街上遇见自己的妻子。

从私人的角度来说,它也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这张照片让我认识了科琳娜(Corinna)。BBC让我飞去北京拍摄一部关于镇压20周年的纪录片时,我走在长安街上的时候看到了这位坐在街边的德国女人。

我和她聊了起来,最后在暴雨中走进了一家老茶馆。大约过了5个小时后,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坠入爱河,并于一年后在夏威夷檀香山完婚。如果在当时的流血镇压发生后,有人告诉我说我20年后会在同样的地方结识我未来的妻子,我肯定不会相信他。

您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呢?

杰夫·怀登:眼前,我正在为一个意大利的摄影作品展做准备。同时,我还计划出两本书:一本是关于我为美联社在曼谷工作的经历,另外一本是关于夏威夷的。这些事情让我能忙一阵的。完事儿后再看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人物简介:杰夫·怀登是一名美国摄影记者。他拍摄的1989年六四天安门"坦克人"的照片让他获得了1990年普利策奖的最终提名。怀登目前在德国汉堡从事自由职业。

采访:Gabriel Domínguez 编译:任琛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