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坠机事件两周年:亲朋好友如何应对悲伤

悲痛之余,可以笑吗?在16名同学和两位老师死于非命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庆祝高中毕业吗?德国之翼航班坠机事件发生后,作为心理辅导师,梅西特尔德·施罗德鲁皮佩一直陪伴着哈尔滕这所中学的师生和家长。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西班牙参加交换项目的18名师生永远回不来了,这个消息传到哈尔滕市尤素夫·科尼西实科中学后,一名绝望的母亲立即给心理辅导员致电:"我们这里需要您的帮助。"该校部分师生搭乘的4U 9525航班从巴塞罗那飞往杜塞尔多夫途中在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坠毁。稍后,德国和法国的调查人员确定,坠机事件是副驾驶蓄意制造的自杀事件。2015年三月24日也就是事发当天,拉维亚遗属心理辅导研究所的梅西特尔德·施罗德鲁皮佩(Mechthild Schroeter-Rupieper)立即同一名同事前往哈尔滕。

第二天,应突发事件心理咨询师的要求,他们再次来到哈尔滕的这所中学。施罗德鲁皮佩和一名老师来到五年级的教室,帮助同学们如何应对悲伤。她将学生们的疑问写在黑板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件?他们在天堂里会知道我们很悲伤吗?这名驾驶员刻意坠机时,是怎么想的?"教育学出身的施罗德鲁皮佩说:"你们现在的心情肯定很不好,让我们大家一起来蹦跳,这样有助于减少焦虑情绪。"她总共在教室里逗留了两个小时。"倒着数数字时,你就不会想起那些悲伤的事情。"有个小女孩对她说:"这个方法奏效了。"

然后,施罗德鲁皮佩又来到10年级的西班牙语班,也就是遇难师生生前的班级。她同师生们谈起了应如何应对悲伤情绪。她说:"悲伤可不只是哭泣。有的人会对上帝和整个世界非常愤怒,有的人则一言不发。有的人会讲一些愚蠢的笑话,以转移注意力。总之,没有什么错误的悲伤形式。"此后,施罗德鲁皮佩就经常同遇难师生的朋友和兄弟姐妹们讨论如何释放悲伤情绪,如何继续生活下去的策略等等。同时也和很多家长进行了交流。

观看视频 02:51

德国之翼空难一周年 赔偿争议仍未了

为孩子们奉上故乡的土

惨案发生已经过去两年了。今年的纪念日又有很多遗属会前往法国事发地哀悼亲人,在这里他们有一种能够接近亲朋故友的感觉。遗属们第一次前往法国事发地点前,曾一起讨论应该给遇难亲人带些什么。施罗德鲁皮佩建议说:"你们的亲人死在异国他乡,那就给他们带去一些家乡的土壤吧。或者也可以在家乡和法国坠机地点都播种勿忘我花籽,这样鲜花盛开时,就为两个地点搭建了桥梁。"

今年并不是所有遇难家属都会前往位于法国勒韦尔内的坠机地点。在哈尔滕也同样会举行哀悼仪式,届时大家会共同默哀五分钟。作为心理辅导师,施罗德鲁皮佩表示,每逢祭日,痛苦情绪就又会占上风,身体方面也会有一些反映:比如胃痛,头痛,不舒服以及失眠。

同两年前相比,悲伤情绪互助小组的年轻人们心理应对能力好了许多。他们说:"悲伤情绪会像浪潮一样一涌而至,刚开始时,你会极力抑制悲伤情绪。但慢慢的你会学会适应悲伤情绪,在悲伤的浪潮中随波逐流。因为你知道,悲伤情绪会冲击你,但也会慢慢地自然消失。"开始时,大家都担心这股悲伤情绪永远不会消失,而身处其中的人也会永远消沉下去。

予逝者以安息之地 - 冥冥中的问候

对悲伤者来说,一个可能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而是接受失去亲朋好友的这一事实,为逝者提供一个安息之地,比如说:"我非常悲伤,我再也不叫你起床了,我的孩子,我也不用送你去上学了。对我来说,你现在是在天堂和墓地里。"当然,情绪波动也是在所难免的,比如法国方面有寄来了新发现的遗物。"这是我就会再次意识到,我的孩子在坠机事件中惨死,这时我就会几近崩溃。别的孩子要上大学了,而我的孩子则不能。"

收到新寄来的遗物时,有些父母也会感到高兴,因为他们认为"死去亲人给他们发来的问候"。丽雅的哥哥在她的手机上发现了一段丽雅一边弹琴一边唱歌的视频。一家唱片公司对这段视频进行了再加工,现在听起来又清楚,又温馨。对于丽雅的母亲来说,这简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问候。"现在这位失去女儿的母亲正在全身心投入一个项目: 她要将一个老旧的电影院改建成丽雅剧院。坠机事件后汉莎公司特地成立的一个基金会为此提供了10万欧元。丽雅生前酷爱音乐和表演,今年秋季丽雅剧院建成后将上演一部纪念丽雅的歌舞剧。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