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坚守德国不怕中国冲击-专访德国纺织业之王

他享有德国纺织业之王的称谓,其品牌服装企业Trigema位于德国南部风景如画的巴符州。时光仿佛在此驻足,在全球化的21世纪,人们几乎难以相信在世界的一角还有如此注重传统价值观-勤勉、团结和助人的企业及老板。在德国企业纷纷转移生产基地的同时,沃尔夫冈-克鲁普(Wolfgang Grupp)却为经济所在地-德国广做宣传。德国电视一台每日新闻节目前定期播出克鲁普提倡德国所在地的广告片,10多年来,画面上的猴子与他走进了千家万户。

default

企业家克鲁普的豪宅就建在工厂旁,一位英国主管负责一家四口的日常生活,私人飞机载他走访客户和分店。继承父业的克鲁普事必躬亲。他尤其强调企业家对雇员所承担的道德责任。为了保持德国生产基地,他以身作则,加强对员工的培训,保障职工及其子女的就业岗位。在德国雇员抗议浪潮此起彼伏,公司裁员不断的当今,Grupp的经营哲学的确鲜见。联络专访日期,电话那边恰好传来克鲁普本人的声音,问清原由后,他当即表示,乐于接受采访,日期由我决定。采访原定半小时,但因担心这位企业家安排有变,于是问他有多长时间供我支配,克鲁普先生再次爽快回答,“一切听您安排,我乐于奉陪到底”。。。

力主德国生产基地

Trigema in Burladingen, (Freies Bildformat)

Trigema企业

德国之声:您是德国最大的体恤衫和网球运动服生产商。您尤其因提倡德国经济所在地而引人关注。您经常参加有关全球化进程和德国所在地的电视辩论,德国电视一台有关您的广告片一播就是10多年。请问,在全球化的当今社会,保持“德国基地”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

克鲁普:德国作为经济所在地有很多优势。对德国企业家来说,重要的是要利用这些优势,克服自身的不足。德国的长处在于,我们有着一流的基础设施,有接受良好培训的职工队伍,他们具备生产革新产品,而不是大众产品的素质和能力。

德国之声:这是否也与您本人的政治观点和营销哲学-“德国制造”有关呢?

克鲁普:这与我的政治观点无关。与国外素不相识的人相比,企业职工和身边人的命运更令我关注。作为企业家,我们首先要做到为自己的职工承担责任。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Trigema, Aktuelle Mode

德国之声:在全球化的当今世界,您所领导企业却坚持在当地生产,而且实现了稳定发展。请问,您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呢?

克鲁普:全球化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走出国门,将生产基地转往其它地区和国家。当然,我深知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并努力应对这样的挑战。比如我们通过生产革新优质高端产品,确保德国所在地的位置。“德国制造”意味着高质量和灵活性。我们不能辜负了这样的名声。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生产优质革新高端产品是贵公司与国内外竞争对手的博弈中保持不败之地的原因所在,但不少其它国家的纺织品的质量也在快速提高,贵公司的这一优势又能保持多久呢?

克鲁普:作为企业家,我当然要了解国内外的竞争对手,了解哪些是他们的强项和弱点,从而制定自己的战略。国外生产虽然人工成本低,比如在中国生产,但却有距离远的劣势,所以我们要采取灵活快速的作业方式,满足客户的各种要求,以此弥补生产成本高的不利。生产成本低的外国企业一般只接大订单,而且供货周期长,而在德国生产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德国纺织业之王

Trigema, Wolfgang Grupp zeigt ein Trikot mit einem aufgedruckten Trigema-Schimpansen

德国之声:您被誉为德国纺织业之王。请问,纺织业在当今德国具有怎样的地位?

克鲁普:“纺织业之王”的说法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我之所以有了这个称号是因为我似乎是业内最后一个坚持在德国生产的企业家。

德国之声:而且还获得了成功。

克鲁普:成功是相对而言的。我只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而已。但我想告诉人们的是,即便在全球化的当今,只要方法得当,与时俱进,坚持在德国生产纺织品并不是不可能的。

德国之声:但您没有回答德国纺织业扮演怎样角色的问题。

克鲁普:当然了,从生产角度来说,德国的纺织业已不再扮演重要角色,但在贸易领域的作用则不可低估。所以,对纺织企业家来说,如果各厂家能够提供革新优质产品,同时保证作业的灵活性,那么从理论上来说,确保德国纺织业的就业岗位是完全有可能的。

德国之声:您如何评价德国纺织业的发展前景?

克鲁普:德国是我的祖国,我认为,对于自己的国家,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仅纺织业,德国的其它行业要想在未来立于不败之地,就得生产革新高端产品,生产大众产品的时代早已结束。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的革新产品指的究竟是什么?

克鲁普:比如优质高档服装。以体恤衫为例,其面料耐洗不变,质地高贵优秀,对生产技术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Trigema, 4.Stufe Konfektion

灵活快速为制胜法宝

德国之声:但在这方面中国已极具竞争力。众所周知,中国目前已拥有世界最先进的纺织机械,已成为最现代纺织辅料和面料的生产大国。您能否设想一下,德国纺织业在10至20年以后的情景?

克鲁普:我试试吧,预测未来谈何容易。我们必须面对时代的变化。即便中国同行达到了我们现在的水平,我们也还有一大优势,那便是在德国生产速度更快。所以快速、灵活是我们的制胜法宝。比如,我们可以在24小时或48小时内完成客户的订单要求,我们也可以进行小批量,小号产品的生产,以此从全球化进程中获益。

德国之声:您在电视辩论节目中多次指出,在象“舒雅”这样已将生产基地转往廉价劳动力国家的德国纺织企业中,没有一家因此而变得更加富有。绝对没有一家吗?

克鲁普:我认识许多纺织业的同行,当他们的工厂还在德国生产时,他们几乎都是资产上百万的企业家。但我的确不认识一位,在将生产基地转往廉价劳动国家后变得更加富有了。我只知道,不少人的资产反而不如当年,还有一些人因企业倒闭退出了纺织业。

德国之声:您认为,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克鲁普:原因在于,由于他们在廉价劳动力国家进行批量生产,客户对这些大众化产品的价格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希望生产成本体现在价格上。所以这些产品的销售价格大都很低。这影响了企业的盈利。另外,在国外,德国企业根本无法与当地企业同行进行竞争,因为当地企业的生产成本更低。

生产基地-德国再度被看好

Trigema, 1.Stufe_Strickerei

德国之声:这就是说,降低生产成本并不意味着增加利润?

克鲁普:不错。如果我在廉价劳动力国家生产,我就无法要求自己的客户支付理想价格,于是只得在国外销售这些产品,但又无法与当地企业进行竞争,如此一来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最后倒霉的反倒是自己。所以我坚持在德国生产,也因此有底气要求客户支付合适的价格。

德国之声:所以那些于上一世纪90年代将生产基地转往其它国家的企业,其中不乏有名的跨国企业如今又纷纷返回德国。在事事多变的当今,在德国生产再度被看好?

克鲁普:当然了,因为这些企业已认识到,国外的廉价劳动力并不能保证盈利的增加,决定企业能否发展壮大的因素是方方面面的。在国外生产的复杂性和更多的投资等都会影响到企业产品的竞争力。所以现在有不少企业将生产基地撤回德国。转移生产基地的确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给德国造成了损失。我认为,德国企业家的任务在于认清局势,迎接新的挑战,而不是一遇到变化,就决定将生产基地转往国外。

德国之声:回国生产是否也与德国工会的努力有关呢?因为工会已同意要求雇员在工资不变的前提条件下每周40小时,而不再坚持以往的35小时。

克鲁普:工会的强弱其实与企业的强弱是分不开的,我与工会就从未发生过任何矛盾。我和员工们同舟共济,尽我最大的可能为他们支付合理工资。一旦出现问题,我会直接与员工们进行对话,解决问题,根本没有工会组织的活动空间和必要。

Trigema, Wolfgang Grupp

呼吁企业高层经理承担经济责任

德国之声:但我们目前也经历了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尽管不少健康的德国康采恩比如西门子、宝马和汉高等创造了巨额利润,有些甚至达到了创记录的水平,但却相继宣布裁员计划。这是否如不少媒体报道所称与企业领导层经理的贪得无厌有关呢?

克鲁普:我们需要诚实有责任心的企业家,而不是为促使股值攀升而不惜裁减工作人员的企业家。只注重短期股市效应,但却做出对企业的长期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的决定对德国的整体经济来说都有害无利。

德国之声:近来我们在媒体上不断看到这样的报道,披露企业高层经理年收入过高,即便业绩不佳也会得到巨额补偿金等,您是业内人士,这样的报道是否反应了部分事实真相?

克鲁普:我认为,如果因我决策失误造成巨额损失,我却获得了高额补偿金,受到媒体批评是应该的。我早就要求企业领导层经理应对自己的决定承担直接的经济责任。比如我就对自己的决定承担全部责任,用全部家产做抵押。所以我做决定时总是非常谨慎,从长计议。不要求企业家对自己的决定承担经济责任,我个人认为,对德国的经济发展是极为不利的。总之,企业高层经理应以身作则,起榜样作用,并承担责任。

出台优惠税收政策势在必行

Bundestag Plenarsaal

德国之声:我想在这一点上,您的想法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但如何才能将这些想法付诸实施?

克鲁普:我一再要求,制定具有约束力的政策,比如将企业高层经理的所得税提高到60%,但凡是勇于承担经济责任的企业家都应获得税收上的优惠。唯有如此,才能在良莠间做出区别。否则就不必对企业高层经理逃避责任感到吃惊了。

德国之声:德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百姓怨声载道,人们并不反对富人越来越富,但却对贫富悬殊的加剧深恶痛绝。您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克鲁普:我个人认为,原因在于,那些做出错误决定的人反而会得到更好的酬劳。反之他们不会这么草率地做出决定。

德国之声: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再指出,您最看重对职工的道德责任感。这是否与您的经营理念有关?

克鲁普:这与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我祖父就对企业承担直接的经济责任。我们与企业职工坐在一条船上。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沉入水底,只顾自己逃生。我与职工分享成功的喜悦,也与他们一道分担失败的痛苦。只有这样,员工们才会有干劲儿,有工作热情。

德国之声:您如何支付您的职工?是按照德国业内的工资表吗?

克鲁普:最低工资的讨论在本企业内是不存在的。新员工也会获得维持生活所需的收入。每小时不会低于8欧元。

Momentaufnahmen, Deutschland entdecken, Frühling

以身作则 从长计议

德国之声:您按照工资标准支付您的职员,还为他们支付圣诞节和假期补贴。也有人认为,您其实不必这么做,因为德国失业率如此之高,您不愁找不到更廉价的劳动力。

克鲁普:在我招聘新人时,我会向他们保证为他们支付圣诞节和假期补贴。我当然要遵守自己的承诺。相反我也要求我的职工兑现在应聘时的所有承诺。要求他们为做好自己的工作付出努力。

德国之声:您认为,除了承担道德责任之外,企业家还应履行哪些职责呢?

克鲁普:企业家对企业所在地区都承担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们聘用的职工都有自己的家庭。所以我认为,为职工创造稳定的就业岗位是最为重要的,这样职工们可以做长远打算,比如购买住房等等,如果工作不稳定,一切都谈不上,整个经济都会受到影响,因为职工购买力势必会受到影响。这也是德国目前存在的普遍问题。德国亟需创造稳定的就业岗位,创造那些足以令职工感到自豪的就业岗位。我们亟需创造令职工及其后代可以信赖的工作岗位。唯有确保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纺织业才会从中获益,德国的各行各业才会拥有未来。

德国之声:我们刚才只谈到企业家的任务和责任。请问,您对自己的员工又有什么要求呢?

克鲁普:我希望,企业职工能够忠实于自己的企业,他们勤劳肯干,对自己的工作岗位感到自豪,愿意与我一道同甘共苦。为了渡过艰难时期,我已将职工每周37小时的工作时间提高到40小时,但以此确保了每位职工的就业岗位,因此大家都没有任何怨言。

德国之声:盈利和金钱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克鲁普:盈利对一个企业来说至关重要,没有盈利和良好的业绩,一个企业就无法长久生存。但盈利并不意味着一切。重要的是大家能够齐心协力,把企业的未来放在首位。

德国之声:幸福又意味着什么呢?

克鲁普:对我来说,最大的幸福是被别人需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