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地方选举中异军突起的德国选项党

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AfD)9月4日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的选举中支持率甚至超过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CDU)。 该党成员都来自哪些阶层?激进到什么程度?其选民都有哪些人?这些都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选项党(AfD)目前共有23500名党员。该党在欧盟议会拥有2个议席,在德国联邦州议会总共拥有104个议席。16个联邦州议会中,选项党在其中的一半议会拥有议席。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的选举结束后,州议会的选项党议会党团将拥有9个席位。除此之外,将有700名选项党代表进入该州的地方议会,也就是地区或者县议会。

2013年成立的选项党政治上属于右翼,与奥地利自由党(FPÖ),法国民族阵线党(Front National )或者英国独立党(Ukip)如出一辙,同属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很多专家认为,恰恰是默克尔的政策导致了选项党的诞生。

联邦总理默克尔的一些决策,如核电下马或者取消服兵役义务,令一些人保守的世界观价值坐标受到冲击,在政治上突然觉得无所适从。

ehemaliger AfD-Vorsitzender Bernd Lucke bei einer Versammlung von Teilnehmern des Vereins Weckruf 2015

德国选项党创建人贝恩德·卢克(Bernd Lucke)

在2008年后的危机管理期间,逐渐形成了一批反对默克尔的政治举措,尤其是反对其拯救欧元政策的反对派,尽管拯救欧元有助于德国走出危机。2013年年初,国民经济学家贝恩德·卢克(Bernd Lucke)终于成功地将这些对默克尔政策不满或批评人士组织在一起,成立了德国选项党。

党内两派

在2013年的联邦议院大选中,选项党差点突破进入议会的5%门槛。由于自民党( FDP)失去在联邦议院的议席,之后许多自民党人加入了选项党的行列。至今,这些小资产阶级自民党人仍旧在选项党内形成自己的一股力量。

然而,选项党从成立之初,就成为所谓的德国新右翼分子,如仇视外国人和持反动世界观的一些小党派、团体和知识分子的新的政治之家。为了赢得更多的支持,该党领导人卢克、佩特里(Frauke Petry)、赫克(Bernd Höcke )和高兰德( Alexander Gauland )也特意与这些完全右翼的势力建立联系。同时也同"反伊斯兰化"运动有接触。

成功的原因

难民危机对"德国选项党"来说犹如一剂催化剂。作为从一开始就对全德国范围内的欢迎难民宣传持反对立场的唯一政党,选项党的民意支持率一下子升至2位数并进入一些重要联邦州的州议会。选项党因此站稳了脚跟,完善了自己的组织结构,并获得国家津贴。在公众场合,该政党打破一个又一个的禁忌,吸引了很多的选民。

Deutschland Landtagswahlen Mecklenburg-Vorpommern AfD Anhänger

选项党支持者为该党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议会选举结果欢呼

长期以来,其它政党一直试图蔑视选项党,并希望它在其新一轮权力斗争中自取灭亡。德国媒体的报道通常也是主要聚焦选项党的右倾趋势或者党内的明争暗斗。

而选项党的基层几乎被媒体所忽略。但正是这些多数来自中产阶级的基层党员往往在地方层面上赢得了不错的支持率。选项党很多医生、律师或者企业家积极投入党的事业。在德国的东北部地区,选项党对基民盟和自民党正在构成严重威胁。

哪些人是选项党的选民?

支持选项党的选民来自各个年龄段,其中也不乏年轻人。选项党的青年组织"青年另类选择"就有很多人反对德国的左-绿主流。在德国东部的一些地区,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投票选举选项党或者极右的国家民主党。

此外,选项党还得以在其非选民阶层挖掘潜力。例如东部地区的变革失落者和全国范围内那些至少受教育水平低下的全球化失败者。同时他们也在一些移民族群中争取支持,例如很多俄裔德国人如今都成为选项党的追随者。

大多数政治学家现在都认为选项党已经成为德国政党中的一支强大力量。然而党内的权力斗争不容忽视。最近该党的两位主席之一梅修恩(Jorg Meuthen)就联合佩特里的反对派向这位女主席发起攻击。

Deutschland Rostock Frauke Petry (r) und Leif-Erik Holm

现任选项党主席佩特里和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选项党主席霍尔姆

佩特里和默克尔一样,都获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而且也出生在前东德。如今,她步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奥地利自由党的后尘,走的是一种较为温和的路线。如果她继续担任党主席,选项党将会继续奉行其较温和的保守方针。如果她不再担任党主席,选项党的激进势力就会抬头。

选项党的未来当然与政治局势的发展息息相关。在2017年9月联邦议院的选举中,选项党能够在联邦议院中获得多少议席尤为关键。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