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在黑暗中写作:一位盲人记者的日常生活

目前有二十多位盲人在德国从事记者行业,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便是其中之一。二十三岁时,他因遗传性的眼部疾病而双目失明。汉克对写作有着惊人的热情。眼睛的缺陷反使他的写作更加精确,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乱七八糟的描述了。一个盲人是如何在现代职场中打拼的呢?

default

盲文键盘

以阅读网页为例,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坐在电脑前,语音合成器将网页文章用单调的声音朗读出来,他便是这样来阅读德国之声网页的。机器的声音以很快的语速为他一行一行地朗读,因为他的眼睛看不到。而且他是一位记者。与他的大多数盲人同行一样,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是一位勇于克服困难的自由职业者——在德国有7位盲人记者有固定职位;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广播部工作:其中两名便在德国之声的广播部。

因为没有人愿意给其提供工作机会,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便于19年前在马堡创立了自己的记者办公室。从那时起,他便源源不断地为失明的和视力正常的实习生提供工作机会,以帮助他们进入记者这一行业。在当今的媒体世界,速度和机动灵活至关重要,而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通过努力实现了自己梦想的职业。

汉克认为,“对于新闻业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你看到了什么,而是你报道了什么。而是人们可以从你的评论中获得到点什么。起决定作用的是你的头脑。而作为盲人我们或许比其他人更懂得该如何思考。”

那么失明的人如何在黑暗中写作呢?在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的办公室,编辑部的日常生活通常是如此进行的:杂志和公文夹放满了壁橱,一个色彩华美的“百水”宣传画张贴在写字台上。这里几乎一下子实现了无纸化。因为电脑使每篇文章变得可听,并且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所键入的每一个字符也都会发出相应的声音。汉克说,他们能够用十指进行盲打,就如同每个好的秘书那样。他能够很快地输入文章。在书写方面,语音合成器与传统的盲文打字仪相比,极大地提高了工作速度。弗朗兹-约瑟夫· 汉克将其与电脑键盘配合使用。多亏了这个细长的机器,盲人可以用指尖进行阅读。

1829年法国教师路易斯·布莱叶发明了盲文凸点符号字法:他取出字母并用凸点将其标志。点印在纸上后,盲人便可以借助用手指触摸这些点来进行阅读。盲文字母表由六个点组成:共两行,每行三个点。所有的字都可以用这些点形成的三十个可能组合来“翻译”出来。盲码是如此的国际化:盲文是全世界唯一统一的文字。

汉克说:“将这两种机器共同使用,互相配合,一直都是有意义的。我自己是一个听觉灵敏的人,二十三岁时才开始学习盲文,那时手指都已经有些角质化了。对我来说,听发音是最快的一种可能性,而对于那些天生失明的人来说,盲文点写法是很重要的一种方式。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安全网络,我可以用它来检验每个确定的字是如何拼写的。通过盲字印法我可以同时掌握拼读。”

网络也为盲人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HTML开始时只由文本组成,以前这对盲人来说是很理想的:他们可以从网上搜索到很多文档和书籍,而这些都是通过盲文无法获取的。不久,这无穷的信息渠道便在盲人和非盲人之间树起新的鸿沟:图解和画面使得今天的万维网变得十分生动,标志和互动的链接取代了过去纯粹的“书写语言”。一个可视的人能够很容易地用鼠标点击相关的链接。而专供盲人的语言软件却不得不将这些画面打碎,否则便无法正常运行。可惜软件制造商和网络的程序设计者常常忘记了,在这些画面和图解中存放盲人需要的注解。仅仅是很细微的举措,便能够使许多事情变得简单很多,这位盲人记者感到很气愤:“仅仅是简单地在图解中加入文本注解,人们却因为疏忽和大意而常常忘记去做。这正是一个完全可以避免的障碍,它却阻止了我们获得信息的多种可能性。”

尽管现代技术已十分先进了,但日常生活中仍充满了障碍。盲人在职业世界中又会受到哪些阻碍了?根据一项调查显示,155.000名盲人和500.000名严重视障者中只有不到30%能够获得职业机会。而且趋势是越来越糟糕。因为随着德国不断上升的失业率,残疾人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尽管国家在职业市场上给予了盲人一些必要的补贴,可是这些钱一般到年中的时候便用完了。而大多数对于雇佣残疾人承担义务的德国大企业,宁愿支付每个月200欧元的罚款,也不愿意按照法律规定聘请6%的残疾人作为员工。

汉克说:“在四千五百万人失业的情况下,我们进入了非常的赛跑时期:精神最充沛的才是最快的,踩别人的肩膀往上爬才能有机会。”

汉克深信,盲人必须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如果能够获得相应的支持,盲人可以承担与明眼人同样的工作,可是大部分雇主却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人们忽视的是什么呢?汉克说,“盲人是很好的倾听者。或许他们对于人性和生活能够发掘更多。”

他说:“有些事情我们必须用头脑来做。安东·德·圣艾修伯里曾说过一句很美丽的话:如果人想真正认识什么事物的话,那么他必须用心来看。我相信,我们不是用眼睛,而是用我们的所有感官来感知。很多人会忽视这一点,当你手中拿着一样事物的时候,你也在闻它、尝它、抚摸它,而不仅仅是看它。而他们却认为,只有眼睛见到的才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