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在美国买海鲜或成朝鲜试核助力!

人们在美国超市沃尔玛或者阿尔迪购买海鲜,可能不知情地助了朝鲜政府核武计划的一臂之力。不仅如此,这样的购物同时也间接推动了"现代奴役",尽管朝鲜人非常钦羡在国外工作。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朝鲜受到国际禁运的同时,该国向国外派出了数万名员工,每年的工资收入估计在2亿至5亿美元之间。韩国方面的消息认为,朝鲜的核武以及导弹计划耗资超过10亿美元。

朝鲜劳工遍布各地的消息并不新鲜,但这回美联社记者首次发现他们生产的产品进入了美国市场,这一行径触犯了联邦法律。无独有偶,朝鲜劳工产品在加拿大、德国以及其他欧盟国家都被发现。除海鲜外,记者还发现了朝鲜工人在木材加工和服装制造业工作,不过,记者无法追踪以上产品从中国珲春市是通过怎样的运输渠道出口的。

今年8月特朗普总统签署的一项法令,将朝鲜工人,不论在海外还是在国内,都定义成强制劳工。美国公司禁止进口朝鲜工人生产的产品,不论它们的产地是那里。违者将受到法律追究。

美联社调查了卷入朝鲜生意的西方公司,它们都说,供应链中,强制劳工以及间接支持朝鲜核武计划的做法完全不能接受。它们当中许多公司表示,将对此展开调查,有些说,已经结束了相关的合作关系。

美国全国渔业研究所所长康乃力(John Connelly)表示,"我们知道雇佣朝鲜劳工在中国可能并不违法,因此我们担心,一些水产公司可能无意之中支持了朝鲜政府。"

朝鲜劳工出口,遍及全球

海湾国家的建筑工地、波兰造船厂、俄罗斯木材加工厂,都有朝鲜劳工的身影。乌拉圭有关部门告诉美联社,去年有大约90名朝鲜水手在渔船上工作。联合国新一轮制裁措施出台后,新的劳工许可不再发放,但不涉及已经在国外工作的朝鲜劳工。

位于中朝俄三国交界处的珲春市,据悉有3000名朝鲜劳工,市里很多招牌都同时使用了中朝俄这3国文字。多年前,为开发当地经济,中朝双方同意让朝鲜合同工集体在珲春市的工业园区工作。此后,园内成立数十家海鲜加工公司以及其他公司。

人们不清楚那里的工作条件如何,但美联社记者注意到,朝鲜劳工的生活和工作被严格看管,他们不允许同记者交流。

朝鲜海外劳工的合同期限一般为2至3年。合同结束前不能返乡探亲。一名中方管理人员说,中方工人同朝鲜工人的工资一样,每月在300美元至385美元之间。但也有人透露,朝鲜工人的月工资在300美元左右,中国工人则会高达540美元。相比之下,朝鲜工人更吃苦耐劳,少请病假,不休假不换班。朝鲜工人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之久,一周工作6天。

海鲜加工厂的原材料来自中国、俄罗斯,有时比如雪蟹(snow crab),则来自阿拉斯加。美联社弄到的海运记录显示,今年以来,从有朝鲜人的中国工厂运往美国和加拿大的海鲜产品已达100个集装箱,超过2000吨。

位于宾夕法尼亚的进口商水产公司(The Fishin' Company)告诉美联社,已在今年夏天结束了同珲春水产公司的合作,但已经进口的产品将在供应链里存留1年以上。这些水产品的包装上有些已经写有"沃尔玛"字样,或者阿尔迪专有的品牌" Sea Queen",而仅阿尔迪在全美35个州就有1600家超市店,因此记者无法查明"问题产品"最终进入了哪家商店,它们在全部同类产品中所占的比例如何。

沃尔玛发言人称,一年前得知某些来自珲春市的产品可能有"劳工问题"后,将它们下架,也中断了同相关供应商的合作。

工厂的一些包装盒上印有德国超市REWE和子公司Penny的字样。REWE集团称,曾有过同珲春东阳公司有业务往来,但目前合同已经终止。

他们小心谨慎,同当地人没有沟通

朝鲜的外海劳工在中国被看管的最严,也许因为平壤担心他们会步数千名同胞的后尘,成为脱北者,或者同生活在中国的韩国人相互联系。韩国国民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兰科夫(Andrei Lankov)说,朝鲜人海外打工,"中国是他们最不情愿的选择,因为在中国,工厂的条件如同监狱。"

珲春市的朝鲜劳工,大部分是20多岁的女工,经过贿赂被中介选中。他们在到达中国前已被分成工作小组,由小组长看管,而同他们真正的雇主关系陌生。他们不允许同中国人接触,有事请都是通过小组长来沟通。

朝鲜女工自己做饭,包括泡菜也是自己做。电视里只能播放朝鲜节目,她们自己举办文体活动。她们禁谈私事。朝鲜工人没有许可不能离开集体住地。宿舍离工厂只有几步之遥,工人们结伴上班,有领导严格看管,以防止发生具有负面影响的事件。这些人没有电话,也不能发电子邮件。工资只拿全部数额的大约30%,其余70%交给国家。

观看视频 01:43

朝鲜宣称氢爆成功 韩国民众依然淡定

一旦可以离开集体宿舍,她们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低档的路边市场。中方商贩说,朝鲜人花钱特别谨慎,情愿买中国制造的方便面,价格只有韩国的一半。不久前,大约70名朝鲜纺织女工来到街边市场,她们询问西瓜和李子的价格,评论长筒丝袜,最后花了一元人民币买了一只煮熟的玉米。

多至10万朝鲜人在海外打工

究竟有多少朝鲜人在海外打工?他们能为国挣多少外汇?对此的说法很不一致。韩国情报机构2014年估测,大约5万名朝鲜劳工分散在全球50个国家,其中最集中的地区是中国和俄罗斯。韩国私立的庆南大学林乙川(Lim Eul-chul)教授在对大量前劳工问询之后,将朝鲜海外劳工数字向上修正到10万人。每年朝鲜政府可从海外劳工获得2亿至5亿美元的收入,这一估计来自学者研究、韩国情报部门的报告以及中国商界。

显然,海外劳工是朝鲜政府重要而可靠的收入来源,同时它在降低联合国制裁的力度。美国认为,朝鲜因出口的空缺每年会损失多达15亿美元。上月中国称,将关闭境内的涉超企业,停止涉朝出口。

尽管种种限制,但在朝鲜,人人都想得到到国外工作的机会。他们在国内的工资常常核算为每月1美元,而大部分家庭每月的生活费在40美元和60美元之间,收入的大部分来自黑市以及小生意。

一名姓Lim的脱北者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科威特当过建筑工人。为获得这份工作,他曾不得不贿赂多名相关官员,送去的礼品包括20瓶酒、30盒香烟以及礼品券等等。九十年代的朝鲜,正赶上大饥荒。拿到这个工作机会后,Lim说,"我感到像中了头彩。人们对到海外工作充满了各种幻想。"这名1997年逃到韩国的中年男子说,每天能喝上牛肉汤,吃上白米饭,已是相当满足,至于是不是拿到120美元的工资并不在乎。

 

李鱼/苗子(美联社)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