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在欧盟“听差”的特殊工种

他们看上去潇洒时髦,他们是欧盟议会各类会议成功举行的保障。有时,他们也是信使,看门人,有时他们伴随着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旅行:他们就是欧盟议会的引导员,也称"衙门听差"。

default

欧盟议会的“听差”Walter Doll

"达赖喇嘛拥抱了我,我站在那儿,他走过来拥抱了我。这当然是难忘的时刻。还有英王伊丽莎白二世来到这里,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每天都发生。只同英国女王和其他两、三个人在一间屋子里,您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吗?"

这是瓦尔特·多尔(Walter Doll)职业生涯中的特殊时刻,也是他特别喜欢回忆的时刻。这种时刻,多尔总是身穿深色燕尾服,佩有一串项链,穿梭于欧盟议会的过道。从1981年开始,多尔就干起了欧盟议会引导员这个行当。这一职业也被称作"衙门听差"。其实,多尔本来是申请欧盟议会司机这一差事的,但阴差阳错,他当上了引导员。多尔说:"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我只想走出家门,干点别的事情,跟国际沾边的事情,我干起来很带劲。"

现在,多尔为议会27个国家的议员服务。此前,他专门指定为德国籍的议长波特林(Hans-Gert Poettering)的办公室服务。两年半以来,多尔频繁地外出、加班,不过,也见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人,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或者法国总统萨科齐等。多尔接着说道: "还有贝鲁斯科尼。我们收到他的邀请,他也邀请了我,这一点不同一般。在意大利总理的私人住宅里吃晚饭,当然是很有意思的事。"

在多尔陪同议会议长去外国旅行之前,他已经在卢森堡、斯特拉斯堡以及布鲁塞尔工作过,在议会大楼里搬运过很多印刷品。开始时,衙门听差的工作并没有意思,很多事情都是不断重复。多尔说: "组织文件,分发文件,装饰会场,制作议员的姓名卡等等,也就是说所有与会议有关的事情都要做。"

在会议大厅里,议员们怎样入座,坐在哪里,都是引导员的工作。议员的座位是按照政治倾向规定的。一个基本规则是:左翼党坐在左边,右翼党派靠右。不过,如果错了一次,也不见得就是灾难。多尔表示: "这样的事情总是时不时发生,我也出过这样的漏子,那是在开始时,我把社会党人引到了右边,把基督教民主党人引到了左边。这也是一个视角的问题,看你从哪个方向来看这个问题。当然正确的作法是,从主席团来看方向。"

有时,多尔也向好奇的参观者讲述他在欧盟议会的日常工作,有时是同一名来自卢森堡的同事一道讲述。目前,这里还有100多名国家雇员身份的引导员,不久后,就会剩下85人。引导员的权力不可藐视,他们可以根据会议主席的决议,必要情况下将议员赶出会议厅。他们讲述的有关赶出议员的那段,总是最受听者的欢迎。多尔说:"他是在挑衅,我们出来后,看到等在那里的大约20名摄影记者"

在同参观者交谈过后,多尔赶紧到更衣室脱下深色西服,换上燕尾服,带上领结。

刚把沉重、金色的项链戴好,铃声大作,会议开始了。然后,人们就看到多尔已站在了会议大厅,议会主席布泽克宣布会议开始。并不是736名议员全部到场开会。但有一人引起了多尔的注意。多尔说: "他就是我们前任议会主席,我要去向他问候。"

他同波特林握了握手,说了几句问候的话语,然后,多尔就又回到大厅的后半部分,并关注着辩论的开始。之后,他又回到更衣室。脱下燕尾服,换上正常普通的西服。

作者:Susanne Henn/李鱼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