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在柏林访问一个藏人家庭

目前有大约数十万藏人生活在海外。自1959年以来,这些人先后逃离了中国统治。直到今天,每年都有大约数千人走上逃亡的道路。在德国,生活着大约500名藏人。

default

敦布和他的岳母

最自豪的是找到了自己的太太

敦布东卡(Dhondup Donkar)今年30岁,可以说,他是相当成功的。当年他作为一名穷学生来到柏林,7年后的今天,他娶了太太,有一个女儿,还有自己的店铺,能够养活全家。敦布一家居住在一处建于30年代的小区,柏林有很多这样的小区。他们租住的一套房子里,以浅色的装饰为主,很具藏文化风情。墙上挂着唐卡,当然,还有达赖喇嘛的头像。

敦布的夫人已经去小店上班了,她带上了一岁半的女儿,并会把女儿送到幼儿园。他们家做的是纺织品、装饰品生意,货源来自东南亚、印度以及塞尔维亚。收入不错,靠生意赚的钱可以定期邀请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亲戚到柏林来小住。

敦布对这一成就很自豪,他尤其自豪的是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太太。他说:"柏林没有那么多藏人,全德国只有400至500人。柏林大概有20人吧。在20人当中找到知己,不是容易的事。"

tibetische Familie in Berlin

这座佛龛是全家的宝贝

他们的起居室里,最显眼的是工艺精美的立柜,这是全家的宝贝,它是在尼泊尔由一个朋友亲手为敦布制作的佛龛。敦布强调说,这个朋友在尼泊尔很有名,他也为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亲自雕制了宝座。

在敦布家里,他的岳母以及内弟都从锡金赶来做客。岳母达娃每天都擦拭佛龛,这是规矩。每天清晨,全家都要先拜佛,然后,更新水、米饭和甜食等祭品。佛龛前点燃的香柱,是帮助人洁净肉体和灵魂的。佛龛里,也挂有多幅达赖喇嘛的头像,有他年轻时的,中年时代的和作为年长者的。敦布说, "有时我们想,他会怎样一点点老去。我们非常担忧,因为如果他不在世了,会怎样呢?"

"我们希望这样的事情在西藏也能发生"

敦布5岁时离开了西藏,他没有学过汉语,那时,他居住的西藏东南地区还没有汉人。他的父母将8个孩子先送到印度。他们的父亲是一名村干部,他希望他的孩子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们到达印度后,先在那里的藏人儿童村生活了数年,5年后,他们的父母也来到那里。

敦布于2004年来到德国。这是他在尼泊尔的一名亲戚出的主意,这名亲戚说,敦布应该学德语,为他的一个造纸厂和其他出口商做翻译工作。敦布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他在学校已学过很多有关德国的知识,尤其对1989年的两德统一事件记忆深刻。他说:"没有动用暴力,突然间,这座高墙坍塌了。我们希望这样的事件在西藏也能发生。"

"它给了我们有国家的感觉"

作为藏人,他特别关注世界各地发生的大事件。在柏林,好奇的中国人总是向他提问,他同一些中国人甚至交了朋友。敦布说: "他们在中国时,信息是全部封锁的,他们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在学校里学到的是,达赖喇嘛是坏人,毛泽东是最伟大的领袖。现在,他们在国外,在西方,而且有时间了解真相。这样,他们看到,中国人不仅压迫藏人,他们也压迫自己。"

tibetische Familie in Berlin

藏式茶点

3月20日,流亡藏人将选举设在达兰萨拉的流亡议会。数月来,敦布和他的夫人就一直通过互联网关注这场遍布全球的选举以及它的最重要候选人。他们二人都希望在流亡政治中实现新老交替。

就在记者拜访他们前一天的晚上,流亡西藏政府现任总理桑东仁波切拜访了柏林藏人社区。桑东仁波切希望借此机会同敦布这样的藏人以及柏林人进行交流。为此,他们都穿戴得非常讲究,还带来自制的藏式菜肴。敦布说,那时的感觉真好:

"它让我们有了一种有国家、有自己政府的感觉,让我们不再感到孤独。许多藏人支持者也都赶来支持流亡政府。这当然给了我们很大希望。我们唯一的希望是西藏能够充满生机,有朝一日获得自由。"

作者:吴安丽 编译:李鱼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