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在德土耳其人对公投结果有何反应?

围绕全民公投,土耳其国内数月来岐见纷呈,德国境内的土耳其社区也一样。有人预期,纷争还会趋于激烈。

(德国之声中文网)科隆米尔海姆区(Mühlheim)土耳其色彩浓厚的考伊普街(Keupstraße)上呈现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情景:夜幕降临前,若干女性赶着买上大饼和芝麻面包圈;很多家庭在餐馆里度过这个复活节周日;咖啡馆前,男性青年,三三两两站在那里。一些小吃店里,挂在墙上的电视机播放着尚未结束的全民公投画面。很快,情况显示,引起争议的总统制获微弱多数,埃尔多安总统由此将得到更多权力。

这个暂时计票结果会得到何种评价,还很难说。大声反对,或拍手欢呼?几乎都不太可能:一辆飘着土耳其旗的小轿车大声鸣笛,来回两次驶经街头,车上,若干激动的年轻女性将头伸出窗外高声叫喊。一些路人点头认可。

伊斯坦布尔似遥不可及

同样以拥有众多土耳其住民而著名的科隆厄仑费尔德区(Ehrenfeld)的芬洛街(Venloer Straße)也相对平静:没有车流长阵、没有旗帜、没有欢呼,但也没有抗议。尽管在这里生活、工作的人中很多都来自土耳其,其中一些人还被允许参加公投,但伊斯坦布尔似乎太过遥远。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只能猜测:或许,正碰上小雨霏霏天,让人宁可呆在家里;或许,害怕情绪导致出现这一气氛。因为,很少人愿意公开表明自己站在哪一边。

一名男子这样回答记者的询问:"我在这里生活了17年,持德国护照。-我跟这件事无关。"另一名姑娘也不愿接受采访。而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大都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厄仑费尔德区一家餐馆里的一名客人就是这样。这名男子27年来在德国生活,持有德国护照,因此也没有投票,但他在土耳其的家人则对现政府满意。他说,埃尔多安使很多事情出现了积极的改变,整个社会福利有了好转。

"紧张关系会过去的"

他提到一个例子:全靠埃尔多安指令提供的资金支持,一名残疾青年有了轮椅、有了手机。电视台对此有详细报道。他说,无论如何,德国和土耳其现在都应重归于好,"埃尔多安应有更温和些的表态"。

餐馆里的另一名客人则认为,德-土关系已经走向正常化。他表示,"紧张关系会过去的"。

餐馆主人希达耶特(Hidayet)没有投票,但也赞同总统制。他说,德国政界人士对埃尔多安持的看法常常有失偏颇,而埃尔多安是在选举中得到多数支持的,"埃尔多安可不是独裁者"。

"很多人不知道为何投票"

来自黑森州的一对年轻夫妇埃尔桑(Ersan)和拉比亚(Rabia)也在一家餐馆吃饭,注视着店里那台电视机播放的选举之夜报道。画面上不断显示出来的计票结果让两人激愤不已。埃尔桑说:"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在为什么事情投票。"他妻子也因土耳其人的媒体习惯而生气。她说:"大多数人都通过电视消费新闻,但电视大都是受政府控制的呀。"她指出,要形成自己的见解,日益困难,"现在,电视上说,土耳其胜利了,-这样的语言操控色彩浓厚"。

对以后不定会发生什么的忧虑相当大。拉比亚和埃尔桑尤其担心,言论自由和人权在土耳其会越来越受到限制。埃尔桑表示,"朝向民主制的列车已经脱轨"。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也让两人忧心忡忡。他们指出,埃尔多安最初实施的亲欧路线和许多改革曾获得他们的好感,但是,他2013年对贪腐丑闻的态度让他们震惊。

裂隙纵贯土耳其社区

埃尔桑批评说,"很多人犹如中了魔,-这么快就表示了认同"。他指出,"在德国,人们不会为每一条新公路的建成而欢呼,-它不过是政府必须做的再普通不过的事情。"选战中的新腔调也让他反感。他表示,"很多人说,土耳其现在终于自由了,-难道他们此前不自由?"埃尔桑说,土耳其的问题是,没有真正的中产阶层,未受教育的下层和富有的精英阶层倾向于赞同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

裂隙正贯穿土耳其社区,-部分家庭亦然。拉比亚告诉说,她知道一些家庭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母亲会说:"要是你投反对票,我就不再是你妈"。她说,她在自己的家人那里也有相同遭遇,"我爸爸激赏埃尔多安,视之为救星。由于我持不同观点,我们家里就根本不能提到相关议题。一些赞同正义与发展党的女友也不理我了。"不过,埃尔桑和拉比亚指出,另一些人却表示,"幸亏你在德国"。他们相信,紧张关系还会增加。 他们说,只要埃尔多安还在台上,他们就至少不会再去土耳其。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