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在德国智商过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头脑发达、四肢简单、情商低、难相处,美剧 《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诠释了众人对高智商人的普遍印象。然而记者遇到一些真正IQ爆表的人,他们或许会颠覆你的看法。此外,中文学习和智商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Mensa Jahrestreffen 2016 Mitglied Zhang Lunjie

骑赛格威(Segway)电动平衡车环游波恩的德国门萨中国会员张伦榤

(德国之声中文网)“220度再加135度、平行线、直角…… ”光听海德(Peter Heide)提到的概念,不难以为这是一节数学课,殊不知这名IT专家正在教跳交际舞。

而他的学员也并非凡人,海德介绍,普通人可能要通过镜子、墙等其它物品的位置来记忆舞步,但是门萨(Mensa)的会员基本都能很快地理解和记下精准的数字。

海德口中的“门萨”是一个分布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国际高智商俱乐部。目前德国有约12500名门萨会员。门萨会员来自各行各业,唯一的共同点是智商超过130。据统计,全球仅有约2%的人满足这一条件。

Mensa Jahrestreffen 2016 Tanzkurs

海德(左)的舞蹈课:头脑发达,四肢也可以很协调

在德国,各地的门萨成员除了平日里开展兴趣小组活动以外,每年还会在一个特定城市参加一次大型的年会。年会活动为期多天,内容丰富多彩:瑜伽课、城市观光、讲座、游戏…… 应有尽有。海德的舞蹈课就是其中一个活动项目。讲课的老师也大多都是门萨的会员,正如计算机达人海德,他自己喜欢上跳舞的原因之一就是想证明人们眼中的“IT男”“书呆子”也可以舞姿飒爽。在他的舞蹈课上,不难发现,确实不乏有模有样的舞者,但也有肢体颇为僵硬的学员。

谢耳朵确实存在

今年约有1000名成员齐聚在波恩举行的德国门萨年会。不少活动都有人数限制,一般要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今年30岁的霍特(Julian Hoth)这次就因为没能“抢到”自卫防身术课程而感到遗憾。霍特七年前抱着想认识有趣的人的目的加入门萨,几乎每年都会参加年会,确实也认识了不少志趣相投的朋友。

Mensa Jahrestreffen 2016 Mitglied Julian Hoth

年轻的霍特担任大学讲师已有六年之久

霍特在上学期间就发现自己智商高人一等。他发现自己可以比许多其他同学更快地理解东西,能看到许多人看不到的事物之间的关联。想上防身术课程可不是因为智商高而受人欺负,这名温文尔雅的大学讲师平时就爱好习武,也因此结交了不少武友。热爱运动、交友的霍特也追过美剧《生活大爆炸》。他承认自己虽然不能对号入座,但是他的朋友圈里确实有类似剧中人物那样的奇葩天才。

聪明被人欺

相比霍特,52岁的涵特尔(Beate Henter)在学校里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她甚至曾因为无法忍受同学的欺凌而考虑过转学。她也是在读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与众不同,常常因为过于好学而莫名引起其他同学的不满,早饭被夺走、被扔纸球曾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出了问题,因为她对同龄女生的爱好如购物、追星和打扮等完全不感兴趣,从而遭到排斥和孤立。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上大学的涵特尔后来成为了一名制药助理。但是她总是爱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聊天,但又害怕给同事留下不合群的印象。

Mensa-Mitglied Beate Henter

涵特尔表示自己每次都很高兴能来参加年会,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参加门萨入会考试之前,涵特尔回忆说,自己甚至考虑过去看心理医生。通过考试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虽然有别于常人,但这并不坏事。在这个组织里她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如今,加入德国门萨已近12年的涵特尔在各种活动中结识了不少朋友,其中包括自己的丈夫。涵特尔坦言,外人眼中的门萨会员可能会有些古怪,”我们很贪玩,有时甚至露出一些孩子气。对自己感兴趣的事会很投入,旁若无人的投入”。


开发大脑 学习中文

就像涵特尔爱好学习外语一样,马铭(Marcus Ring)的热情在于学习中文。在本届年会上,他还应邀在一场个人讲座上分享了自己学习中文的方法。前年才入会的马铭成为门萨会员和学习中文不无关系。在学习这门语言的过程中,他阅读了很多有关学习和记忆方法、以及大脑运作方式的书籍。为验证自己的读书成果,他才参与了门萨的入会智商测试。

Mensa Jahrestreffen 2016

张伦榤今年第一次参加年会

而在上学期间的马铭并不擅长学习外语,所以他才想要弄清为什么他的语言学习能力如此之差。学习中文期间,让他也了解到如何更好地使用大脑。他注意到,德国人一般通过实践和尝试学习新知识,而中国人通常则更擅长记忆式学习,特别是图像记忆。他认为自己现在的学习方法综合了这两种方式,对其通过测试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虽然已成为门萨会员,马铭笑着说:“我觉得自己依旧属于情商高于智商的人。”

马铭在讲座上介绍自己的中文学习经验时,台下数十名对中文学习感兴趣的门萨成员提问十分积极,这一点和海德的舞蹈课类似。

中国会员介绍中德不同

目前门萨德国中有三名来自中国的会员。张伦榤就是其中一位。这名23岁的在读研究生2012年加入门萨中国。2013年来德国学习的张伦榤于今年将门萨会籍转到德国。相比中国只有两百名左右会员的活动,张伦榤认为,德国的门萨规模要大很多。

Jahrestreffen von Mensa in Deutschland Marcus Ring Bonn

爱好刨根问底的马铭两年前才发现自己属于高智商人群

参加过两国门萨活动的他比较说,中国的成员因为人少很快就脸熟了,门萨的活动能起到交友平台的作用,有会员在那里找到男女朋友。“德国这边人多,感觉反而比较陌生,但是可以专门结识兴趣特别相投的人。”而在相处方面,他发觉德国会员比较注重隐私,而在中国,甚至可以在网上通过身份证号查到会员的在籍信息。两边的会员形形色色,有特别不善言辞的,也有随和健谈的。在张伦榤看来,和门萨会员交流的一个优势是:大家反应都比较快,说话不费劲。

张伦榤五年级时考入北京某中学的少年班(四年内学完七年的课程),不到15岁时便参加了高考。他透露,自己在少年班时其实是“垫底”,因为可能自己的注意力有问题,上课时很快就会觉得无聊而走神。

目前在德国用英德语学习计算机专业的张伦榤坦言,上课依旧会走神。他说,虽然知道自己智商过人,但是并不认为好好学习是他的主要任务。他目前参加了门萨德国组织的高级美食兴趣小组。除了研究美食,摄影、尤其是食物摄影也是张伦榤的兴趣所在。

张伦榤介绍,门萨国内的活动起初基本以吃饭和K歌为主,年会也是会聚餐,也有城市会组织射击和保龄球等活动。中国的门萨活动主要集中在北京、广东和上海三地。他还提到,2010年开始活动的门萨中国,由于组织原因于2012年至2014年搁浅,2015年重新成立。

德国门萨

德国门萨仅有两名专职人员,其他都是自愿参与组织工作的门萨成员,例如,身为保健咨询师的卡尔珀涵姆(Eva Kalbheim)担任门萨波恩团队的媒体工作负责人一职。她介绍,作为门萨成员或组织,可以访问全世界各地的门萨组织,这一全球的门萨网络有助于各地高智商人群展开交流。

德国门萨会员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卡尔珀涵姆说,年满14岁的人才可以参加门萨智商测试,但是也有一些更小的孩子展现出智商过人的一面,针对这些小朋友还有其它智商测试,通过这些测试的孩子也可以成为门萨会员,所以德国门萨也有年仅六岁的会员。

Jahrestreffen von Mensa in Deutschland Eva Kalbheim Bonn

卡尔珀涵姆:“精英”这个概念依旧由于纳粹历史而颇具争议

卡尔珀涵姆还介绍,门萨也会为天才儿童的家长组织咨询和讨论会,因为这些孩子通常在学校里都面临或多或少的问题,”总而言之,门萨不仅致力于让社会大众对高智商人群有更多的了解,帮助消除相关偏见,也鼓励和支持高智商者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

门萨成员在各国的发展和被接受程度不同。美国门萨成员通常乐于将自己是成员的事实写进简历,因为这有利于申请工作。而在德国,“精英”这个概念依旧由于纳粹历史而颇具争议。有些成员卡尔珀涵姆说,他们不愿公布自己是门萨成员这件事,因为害怕被同事或老板另眼相看,甚至遭遇歧视。

在和多名门萨成员的交流中记者也发现,有些人确实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更不愿被拍照。看来,作为高智商的精英在德国并不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情。有些人只是享受和自己同类人在一起的欢乐时光,而在日常生活中难免也有不少碰壁的时候。而记者注意到,不论来自哪里,所有受访的成员都有一些共同点:自信随和、思维敏捷、语速较快、爱问好学。虽然所有人都提到确实认识只会学习的“书呆子”,但是像他们这种“正常”的高智商者也大有人在。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