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在富裕与叛逆之间的年轻一代

有的希望过上中产的日子,有的则向往更自由的生活,也有的表示,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尽力去做。这是德广联记者眼中的中国新生代。

Asien Schulbeginn Peking

大学又开学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郭敬明系列小说《小时代》改编的同名电影讲述的是大学毕业生在上海创业的故事。这一群人年轻有为,他们的注意力多半集中在事业、别墅和美丽假日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文化科学研究者张颐武认为,郭敬明的作品触碰了当前青年一代的神经,精确地描述了一部分青年人以及他们的价值观和心理状态,也包括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忧虑与烦恼。他的作品通常都是基于对中国年轻一代的心理观察。

很多调查都显示,当今中国的年轻一代相当重视物质消费,希望过上中产阶层的生活,有私家车,有房,可以到处旅游。

不过中国也存在着另类青年,比如来自北京的温丽丽(化名),今年29岁,两年来一直为动物保护组织"彼德"工作。像她做出这样的抉择并非易事。她告诉记者"禁忌太多",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环境都太特殊,这让人有时很头疼。在她看来,中国还没有理解什么是真正的NGO即非政府组织,认为它们一定来自国外并怀有不纯的动机。她说,"在美国,彼德可通过媒体向政府施压,改变公众舆论,而政府必须对此做出反应。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媒体由国家控制,而且政府的权力运作也不同于西方国家。"

Starbucks Filiale in Shanghai

星巴克是中国年轻人很爱光顾的地方

温丽丽不代表中国大多数青年,她在北京长大成人,求学英国5年之后又回到北京。她胳膊上大鲨鱼图案的刺青相当显眼。温丽丽能够感受到中国的社会制度给她带来的限制,她说,"很多人可能根本没有感受到这种限制。以互联网的监控为例。社交网站,不论微博还是微信,都是受到管制的。敏感的关键词马上就被删除了 ,这还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

北京北部昌平县,一间大学生咖啡厅。张健丽(化名)和她的女友正坐在那里啜饮着奶昔。她们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张健丽在高中时就已入党。"我当年在中学的学生会工作,有机会申请入党。我父母对此很支持。我就申请了,就这样我入党了。"

张健丽明年大学毕业,是700万应届大学毕业生中的一员。他们将走上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就连中国政府也不得不承认,目前就业市场的情形对年轻人来说是多年以来最严峻的。不过,张健丽并未显示出畏惧,"总体来说我对国家未来的发展抱有很大希望。我们有大量劳力资源,虽然目前处于调整状态,但长远看,优势明显。我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很有信心,也相信,执政党能把国家治理得非常好。"

Deutschland Frankfurt am Main chinesische Touristen

中国旅游者在法兰克福

张健丽以一种务实的做法为今后的仕途做了一番设计。她说,毕业后希望在金融投资银行工作。记者问她党员的身份在这里是否能添分,她避而不答,只说这个组织毕竟是国家的领导团队。"我入党是因为我有这个机会,就这么简单。"她还表示,她不愿过多干预政事,作为党员,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会尽力去做。平时就过自己的生活。

有学者说,中国青年一代希望成功的压力十分巨大,那是家长的期待以及竞争的激烈。30年来,中国的发展只认准了一个方向:向上。

目前,中国90后的年轻人有1.4亿,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像张健丽一样,希望从中国的繁荣中分得杯羹。但也有不随大流的,如温丽丽:"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不是生活在中国。回国前,有朋友问我是否留在国外,但我还是回来了。现在很后悔。"她说,她很想去泰国,那里更自由,靠近大海。"在那里,就不用想政治上的事儿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