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在实践中学习

央行先是收紧货币,现在又大开钱闸。专栏作者泽林认为,在中国金融体制复杂的改革过程中,政府还有不断修改的必要。

中国央行打开了钱闸,向商业银行注资5000亿元人民币,折合约630亿欧元。这是过去数天引起金融市场关注的重要消息。中国的5大银行中每个都会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得到1000亿元的贷款。按官方的说法,这是常规措施,因为从本周三开始中国进入"黄金周",整个一周全国基本处于歇息、休假状态。

听上去满在理的:人们外出旅行购物需要现金,因此银行必须充实自己的储备。不过,这么多钱还是不必要的。这里牵涉到更多内容,而不仅仅是一个短期的货币流动性问题。大印钞票的指令来自上层,因为中国央行并不是独立机构,而是隶属于中国共产党的。

矛盾的信号?

乍一看,新近为货币流动注射的强心针放出的是一个矛盾的信号。去年夏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张的完全是另一套方式。当时他想显示,他对计划中的金融改革非常认真。这场改革包括银行的私有化以及金融市场逐步开放。不久后,他指令不再向国家银行大量提供贷款,而顷刻间,银行失去了相互间的信任,贷款利息上窜不已。这是对这一体制的功效进行的尝试。利息的确升高了,但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作用。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泽林(Frank Sieren)

那么现在是要返回原处?现在不是收紧贷款,而是向市场注入更多的资金。改革就此结束了?不是。北京还在继续认真对待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政府只是认识到,使用粗暴的方式只能让改革背腹受敌。

困难时期的改革

北京为计划中的对银行领域的必要改革选择了一个艰难的时期:对银行贷款有急迫需求的工业界正在出现疲软。中国今年达到计划的7.5%增长率的目标,已越来越不现实。今年8月,中国工业生产急剧滑坡,堪比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时期的情况。

因此,向银行临时提供强心剂,是北京试图一举两得的计划:第一,银行得到资金后便有了必要的活动空间,落实改革意愿。第二,降低贷款利息。此举不仅能帮助中国工业界,同时也是帮助中小企业和新成立公司更便利融资。不过,这一来回摇摆的变化会让世界金融市场做出负面反响。但更重要的是,此举显示,中国政府也没有办法预知未来,也只能对推动中的改革计划进行必要的修改。

有关央行行长的传言

北京并非在这一领域毫无主张。有关现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将被撤换的传言,应该同上周的另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言没有多大关系。后一个传言称,政府内部就金融改革路线发生严重分歧。对周小川即将卸任还有一个更简单的解释,即他即将年满67周岁,确实该退休了!目前,中国央行仍在驳斥周小川离开央行的传言,因为他在国际金融领域享有很高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