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在埃及、突尼斯创建独立工会

北非革命成功了,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是对国家的重建,其中包括创立独立工会。为此,德国艾伯特基金会以在埃及和突尼斯建立工会为题召集了一次研讨会。

An Egyptian man holds a Libya's old national flag during the Friday demonstration in the Tahrir Square in Cairo, Egypt, Friday, Feb.25, 2011. The deputy to Osama bin Laden issued al-Qaida's second message since the Egyptian uprising, accusing the nation's Christian leadership of inciting interfaith tensions and denying that the terror network was behind last month's bombing of a Coptic church in Alexandria that killed 21 and sparked protests. (Foto:Khalil Hamra/AP/dapd)

开罗解放广场2011年2月的抗议场面

得到德国工会支

开罗的解放广场成了具有世界意义的工人运动的象征。埃及的示威者们在这里进行了为期数周的抗议活动,他们不仅抗议穆巴拉克政府,要求得到更多的自由,他们还呼吁伸张更多的社会公正。在本次5月9日至11日的研讨会上,德国工会联盟主席索默尔(Michael Sommer)称赞道,他们的勇气让他深感钦佩。他说,德国工会联盟愿意帮助埃及和突尼斯人民,在朝向民主和创建独立工会的过程中,提供行之有效的支持。索默尔说:

"涉及的问题很简单,比方说组织、筹备桌椅,或者安排会议大厅。要做的是,将活动分子们以及他们的行动转变成一个组织,并给予他们支持,帮助他们提高业务水平。我相信,许多人会认为那里发生的事情难以捉摸。不过,事实上,将人们组织起来,告诉他们该做些什么,比如弄一台复印机等等,都是一些很琐碎的工作。所谓的帮助,就是一些很简单的事情。"


一切从零开始

难度相对高一些的是怎样找到合作伙伴。德国艾伯特基金会驻开罗代表埃肯贝格(Felix Eikenberg)认为,不论在埃及还是在突尼斯,工会组织都同被推翻政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突尼斯,统一工会参与了民主运动,但在埃及,总工会则参与了镇压抗议活动。因此,在埃及,要帮助他们创建新的独立工会。埃肯贝格说:

"我们以艾伯特基金会的代表身份走进企业,组织劳资双方的对话,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们向独立总工会提供我们的支持,帮助他们创建有效的结构,让他们结识德国工会联盟的相关部门,这样,埃及工会同事可以自己得出印象,德国的工会是怎样运作的。这里涉及的都是一些非常具体的事情,因为埃及在这一领域什么都缺,它们现在是从零开始。"

对前景展望乐观

埃肯贝格的同事、艾伯特基金会驻突尼斯代表梅尔策(Ralf Melzer)也讲述了类似的经验。人们在突尼斯也必须从零开始。他说,革命后,给3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的突尼斯旅游业受到重创。现在这些人面临失业的危险:"不仅是旅游业。今年第一季度的出口额下降了26%,同期外国投资也在回落,通货膨胀率从原先的3.7%上升到4.4%。这里出现了很多经济问题,但同时振兴经济的潜力是存在的。"

因此,尽管突尼斯面临艰难的经济困境,但国内却充满令人赞叹的乐观气氛,人们认为,2011年过去之后,明年的经济发展会出现起色。埃肯贝格说,在埃及,人们对前景的展望也是乐观的:"埃及正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但无数的机遇也在眼前。当然,解放广场上的所有梦想,不会全部实现,但现实中的许多东西即将改善或者以及发生了改善。"

工会方面也对北非局势前景同样充满信心。今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这天,国际工会联盟在开罗成立了自己的办事处。

作者:Bettina Marx 编译:李鱼

责编:谢菲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