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在向公民提供信息方面德国环保部门未尽其责

附近的湖水污染程度如何? 市内的空气清洁度是否达标? 每个德国公民都有权向政府有关部门和私人企业如自来水厂或者电力公司询问这些问题。然而,这些部门往往没有尽全力履行其义务。

default

独立的研究机构,柏林环境保护研究所对政府机构、自来水或电力公司提供环保信息的热情程度进行了测试。为此,他们向178家有义务提供环保数据的机构提出了33个有关环保数据的询问。只有一半的回答令柏林的科学研究所感到满意。

该研究所的兹施谢在介绍测试结果时说,公民的询问常常不受重视。例如,各联邦州的环境部应该向人们介绍,他们管辖内的大型工业设施对环境的污染程度如何。 兹施谢认为:"我们已经注意到,在我们进行调查的同时,欧盟也向联邦环境局提出咨询。因此我们得知,这些数据已经被调查过,并有存档。但是,我们从各联邦州环境部却得到各种不同的答复。一些州表示,他们没有这些数据,要想获得数据就必须交纳约500欧元的费用。 "

柏林的科学研究所也对企业的咨询热情进行了检测。例如对同一个问题,就有2人向德国联邦铁路公司进行咨询。其中一人是环境保护联合会的一名成员,另一人是一个不知名的演员。 结果是, 环保人士14天之内就得到联邦铁路公司的答复。而那位演员8周后再次询问,他为什么始终得不到回答。

环境法律师兹施谢说, "估计是铁路公司的人在谷歌上搜索后发现, 这个人在一家很大的环境协会工作。当然铁路公司也要表现出对相关的环保信息感兴趣。因此铁路公司工作人员便说,这是一个重要人物,我必须给予答复。而另一位普通消费者就得不到这种待遇。 "

独立环境研究所也抱怨,公民和信息机构之间的对话是非常片面的。例如,在柏林环境研究所的检测行动中,就有5项咨询被以不知所云为由拒绝给予答复。 兹施谢表示:"引人注意的是,他们从不来函提问或者努力争取澄清。所以人们当然就得出结论,提供咨询方实际上是想摆脱这件事,根本没有人愿意回答问题。 "

在德国,对人们的咨询不予理睬者,不必担心受到处罚。但是在波兰情况则完全不同。兹施谢说,"如果能够证明我没有提交我所拥有的某些数据,我就会受到惩罚。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人员就会考虑,是否改变态度,对公民的咨询友好地给予答复。 "

此外,调查还显示了环境信息法的另一个薄弱环节。法学家之间在争议的一个问题是,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或者像德国铁路公司这样的企业,是否必须对每个咨询都给予答复。这些公司在接受调查时强调,他们提供环境数据应该是出于自愿。通常情况下,应该首先由法院决定是否可以公开环境数据。但是这种程序非常昂贵。兹施谢说, "我们几乎不能要求任何人在这方面行使其权利,因为他们可能会落入昂贵的法律程序的陷阱。 "

令环境法人员感到恼火的是,只有资金雄厚的环保组织,如环境和自然保护联合会、德国环境援助以及绿色和平组织等才能够负担得起类似的法律费用。他认为德国联邦政府有义务改变这种状况,对"知情权"重新作出解释:规定所有涉及公共服务行业的公司必须履行提供环境数据的义务。

作者:Ralph Ahrens/李京慧

责编:叶宣

DW.COM